零点看书 > 国潮1980 > 第四十三章 开宴

第四十三章 开宴


  酒席是在边家摆的。
  杯盘碗筷都是指着各家各户拼凑出来的。
  四家人的八仙桌也聚在了一起,分成了长幼两席。
  热热闹闹,一大屋子人,欢声笑语不断。
  扇儿胡同2号院的邻居们,这还是破天荒头一次,聚得这么齐全,凑在了一起吃饭。
  李主任也如约前来赴宴,坐在了首席正当中。
  开席的时候,大家自然率先要向他敬酒。
  边家和米家人也都争着谢他。
  在场的人还都想请李主任给大家上两句。
  结果谁都没想到,大伙的巴掌“呱唧”了几下之后。
  李主任发言居然特别实在,一点虚头巴脑没有,直接就奔了实质核心。
  “大家都别谢我啦,也别敬我酒。其实这事儿说到底,关键还是在于咱们卫民的礼让啊。”
  “不瞒大家说,当初老康跟我说这事儿,我都不相信,居然会有人甘愿把自己的工作机会让给旁人?这觉悟也太高了点。”
  “当然,现在咱们大家都明白了,其实这并不是什么觉悟问题,而是人情啊。我得说,就是这份人情把我给感动坏了。我才会不惜力去跑这件事。上面呢,也和我是一样的,才会破例批准咱们的不情之请。”
  伴随着这番话,大伙儿都不禁看向宁卫民。
  罗家人满是赞佩之色。
  边家人和米家人是由衷的感激。
  各人的具体不同之处在于,边建军和边建功哥儿俩,目光里有着心虚和歉疚。
  边大妈、米婶儿和米晓冉,却是激动得眼圈通红,泛上了泪花儿。
  米晓卉这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呢,就像看个大英雄似的对宁卫民目露崇拜。
  而边大爷和米师傅,则不约而同对视一眼站起来。
  共同举起酒杯走向宁卫民,代表家人要敬他一杯。
  这样的情形,让毫无准备的宁卫民可吓了一跳。
  他赶紧起来端起酒杯,从年轻人那桌迎了上来,弓着身子跟两位长辈碰杯喝了。
  于是在大伙儿的一片叫好声里,李主任哈哈笑了几声,才又继续说道。
  “现在回过头再想想,实在有意思得很。这才多久啊。去年的情形大家还都记得吧?当初康师傅和卫民都凑在一起回来的时候,我是最担心咱们扇儿胡同2号院这邻里关系的。”
  “那时候真为这一老一少紧张的关系发愁,急得满嘴大燎泡。又哪儿会想到,最后他们会自己就把关系捋顺了,咱们这院儿又会变得如此和睦啊。”
  “这只能说人间自有真情在,远亲不如近邻这话是对的。人们都说夫妻是缘分,父母儿女,兄弟姐妹是缘分,其实能凑在一块儿当邻居也是缘分。”
  “说心里话,我真心羡慕咱们2号院的邻居们。我觉得,大家能住在咱们2号院,有彼此这样好的邻居,那真得是几世修来的福分。”
  “往后咱们大家伙,就这么和和美美好好儿过日子,互帮互助,互相礼让,我相信对咱们2号院来说,再大的难事也不会真是难事,遇到任何困难都会得到圆满解决。大伙儿的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
  这话确实激励人心,全院儿的居民听了都不由诚心的鼓起掌来。
  甚至罗师傅还接了一句下茬。
  “您这话说得太对了,我们大家伙,也都希望下辈子也凑在一起当邻居呢。”
  这话一说,在场的人全都笑了。
  只是接下来,李主任的话就略显沉重了,真是大家没能想到的。
  他居然当众做起了个人检讨。
  “可我还是得说一句啊,这件事尽管有了个好结果,却让我很惭愧。因为给咱们胡同的孩子们找工作,实际上是我的责任啊。”
  “让大家这么着急上火,只能说明是我工作没做好,没能及时替大伙儿解决实际困难,是我对不起大家。”
  “所以在这儿,我给大家道个歉。同时,我也得谢谢卫民啊。是他帮我弥补了过失,是他帮了我一把啊。他的工作问题,我一定想办法……”
  话到这儿,自然就有点显尴尬了。
  李主任这真情流露,让大家伙感动是感动,却真有点无法承受,也无法适应。
  好在宁卫民不是没见过场面的主儿。
  就在大家诚惶诚恐的时候,根本不用康术德提醒,他已经接过话来扭转气氛。
  “李主任,您可别这么说,这事儿不怪您,大家心里都明白。”
  “您是个实实在在的好干部,真心为咱们附近的居民着想。我们能遇见您这样的父母官,也是福气。”
  “还是您那句话对,咱们大伙都得互帮互助才能克服困难,要单指一个人,什么事儿也玩不转。”
  “其实谁该谢谁啊?谁又对不起谁啊?这是一笔罗圈儿债……”
  说着他端起酒杯,走到了长辈这桌儿来。
  “各位大爷大妈,大叔大婶儿,这几年大家伙儿为我操了不少心,受了不少的累。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呢。”
  “我虽然没爹没妈,可从回了咱们这个院儿,就从没感到过丁点孤独。还从各位长辈身上,学回了怎么为人,怎么处事。”
  “我得感谢大伙儿啊,尤其得感谢康大爷能包容我过去的年少无知,包容我的不懂事。其实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我也要敬大伙儿一杯。”
  说完,一饮而尽。
  这时又是罗师傅说了句实在话。
  “好不当央儿的,今儿这是怎么了?怎么弄得跟感谢大会似的?”
  “行了,卫民,你的感谢大伙儿都听见了。那咱们可说好了,等大伙儿这杯酒一喝,可就是最后一站了。”
  “就拿我来说,我就不去感谢老边和老米今儿做东请我作陪了。要不,挨个都这么谢完了,咱们大伙儿就得谢到晚上去了。一口菜没吃,就得全喝醉了。”
  “哈哈哈……”
  罗师傅开的玩笑引发了彻底开怀大笑。
  这次是真的开宴了。
  大家再不彼此客套,都举起了杯筷开动。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啊。
  一切的滋味儿就这样在彼此相碰的杯中酒里,在大家轮番布菜的相让中。
  一口一口被人们品味着,吞下肚儿去了。
  而释放出来的,是神清气爽,是万物勃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