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超凡领域 > 第23章:迟到的葬礼

第23章:迟到的葬礼


  比赛逐渐进入尾声,星海占尽优势,浪一浪虽然在对方的集火中牺牲,但是也成功换掉了敌方重炮手掌心雷,这就是ANW刺客在团战中的宿命,能换掉一个就不亏。
  星海唯一的瑕疵在于恐北,他偶尔会有吟唱法术断档的情况,导致错过杀敌机会,不然比赛可能已经结束。这也是他从咒术师转型为魔法师的弊端,他还是需要更加努力地进行适应性训练。
  虽然可滋战队损失两员大将,但依旧顽强防守,他们的抗击打能力的确非常突出,在整个联盟也排在前列。
  但是抗击打能力再强,也抵不住一直挨打。公孙无忌被天之蛟再次抓住空档,一套连招射杀。
  “惊人的判断力!可滋战队没治疗了,完了呀!天之蛟抓机会的能力强得可怕,这简直是射手职业的教科书!千万不要在他面前露出一丝破绽,不然一定会付出惨痛的代价!”品哥继续惊叹于天之蛟严丝合缝的表现。
  周幻看完这一幕,放下了手中只起到掩饰作用的书,开启了小游戏之旅。在他心里,这局比赛已经结束了。
  损失治疗的可滋战队全面崩盘,在星海战队的总攻下迅速落败。
  星海战队的这场战斗进行得十分流畅,如果不是恐北的偶尔失误,简直就如教科书一般。
  天之蛟在这局比赛中大放异彩,回击了所有人的质疑。虽然没有傲途战队夜行魔在揭幕战上的绝地反击来得惊世骇俗,但这主要源于本场比赛星海战队打得过于顺畅,根本不需要某个人的逆天发挥。天之蛟究竟有多大潜力,还需要更强的对手来激发。
  来到现场的主场观众被打得一片死寂,而星海的粉丝反客为主,集体高呼着新宠儿的名字——天之蛟,这是属于他们的天之骄子。
  星海与可滋的第一局比赛毫无悬念地结束了,在现场观战的刘梓涵原本希望这场比赛是星海崩塌的开端,结果大失所望,直接起身离席。她也明白,再看下去,也只能给自己添堵。
  “你去哪?这么精彩的比赛,不看了?”周浩轩还沉浸在比赛的快乐中,丝毫没有领会刘梓涵的精神。
  “哪精彩了?你也不许看了,没有儿子的比赛有什么好看的?”
  “不是你非要看的吗?”周浩轩感觉很冤枉。
  “我现在不想看了,咋滴?”
  “那这票不是浪费了吗?”周浩轩居然还舍不得走。
  “你到底走不走?”刘梓涵发出最后一吼。
  “走!”周浩轩习惯性地怂了。
  刘梓涵拉着周浩轩离开了比赛场馆,她逢看星海比赛必输的buff今天也没起到作用。
  合光战队在看了这局比赛之后,每个人的表情都稍显凝重,他们深知,这支星海已经和过去完全不同,但相同的是,他们依然会是自己最难缠的对手。
  “武文墨,看到没有,星海这个新人,是不是比你拿最佳新人的时候还要强?”卢献直接点名本队核心射手。
  “强什么强?队长,你别打击小武的自信心。”林睡抢答了这个问题。
  “不是打击你们自信心,而是让你们有点危机感。”
  “你放心吧,这个人和周幻比还差得远呢,小武可是不只一次战胜过周幻的男人!”林睡继续稳定卢献,害怕他又搞什么魔鬼训练。
  “他和周幻根本不一样!周幻的个人实力是很强,但在星海始终显得格格不入,我们能打赢他们,不是因为我们打赢了周幻,而是靠团队的力量!现在他们换掉了周幻,来了这个叫姜拓的,明显更像一个团队了,我们还能不能赢他们,真不好说。”卢献看得很透彻,他们过去能战胜星海,靠的是战术、配合,而不是个人实力的压制。
  “队长,你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林睡还要争辩。
  “行了,大家都少说两句,总之星海依然是我们最重要的对手,我们大家肯定会重视起来。”林醒赶紧打断林睡,出来打圆场。
  “好了,不谈这个话题了,星海的下一局比赛应该没什么悬念了。我们去准备明天的比赛。”卢献也不想把宝贵的时间用在口头争论上。
  ANW的职业战队很少设有教练职位,因为场上瞬息万变,各种战术指挥都需要临场发挥。况且ANW这款游戏刚刚诞生五年,没有战队会看重纸上谈兵的教练,所以每个队的队长都承担着指挥兼教练的工作。
  星海战队在第二局比赛中依然选择了无边沙漠这张地图,这一次他们没有选择埋伏,而是改打突袭战,打了可滋一个措手不及。如专业人士预料的,星海毫无悬念地赢下了这局比赛,以2比0的比分轻松战胜对手,迎来了新赛季的开门红。
  赛后的采访环节,星海战队特意派出了他们的新人姜拓,接受各路媒体的提问,深谙造星套路的星海,自然知道姜拓在此时最具话题性。
  “天之蛟,你赢下了自己职业生涯的首场比赛,此刻你有什么感受吗?”某记者以一个非常常规的问题开场。
  “我感觉很开心,我的队友都很棒,比赛是大家一起赢的。”姜拓的谈吐显得非常成熟。
  “通过这场比赛,你是不是已经觉得自己可以取代星魂?”没想到第二个问题就开始搞事情了。
  “星魂是我的前辈,我很尊重他,也没想过取代他,只是恰好他离开了星海,我又恰好加入而已,他是他,我是我。”姜拓的回答依然严丝合缝。
  “你觉得你和星魂谁的射手更强?”记者不甘心,继续搞事情。
  “我不知道。因为已经没有办法对比了,据我所知,星魂这个ID已经被注销了。”
  “什么?星魂的ID注销了?”后知后觉的记者瞠目结舌。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姜拓爆了个大新闻。
  周幻的室友看了采访之后也已经目瞪口呆。
  “真的假的?幻哥,星魂真的被注销了?”郭丐忍不住询问本人。
  “YES!”其实这不是一个回答,而是周幻的小游戏通关了,他并没有听到郭丐的问题。
  “你疯了吧?那可是星魂!”看来郭丐也是有信仰的人。
  “啊?怎么了?”周幻刚反应过来,看着大家异样眼神。
  “难道你和丁光一样?准备转职了?”郭丐继续发出疑问。
  “什么和丁光一样啊?”周幻还一脸懵圈。
  “你真的把星魂注销了?”丁光少见地主动开口,看来这件事同样震惊了他。
  “嗯,注销了。”周幻终于搞清了问题,并给出肯定的答案。
  “为什么注销?是不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原因?”丁光继续问,同为注销ID的人,他明白要做出这种抉择有多么艰难。
  “没有,我就是不想玩了,所以就注销了,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周幻只能装潇洒,他可不会说是被俱乐部给坑了,逼着自己注销了ID,那样显得自己太智障。
  “太潇洒了吧,那ID身上全是极品装备,连裤衩都是限量版的!特别是那把鬼云枪,那可是ANW最牛X的武器!”
  “都是浮云。”周幻继续假装无所谓,其实听到鬼云枪,他眼泪都快掉下来了,还有那几条限量版的裤衩,都是曾经的宝贝,如今只能在回忆里存在。
  “幻哥,我有点更崇拜你了!咱俩结拜为兄弟吧!不不,你收我当干儿子吧。”郭丐对于星魂的洒脱佩服得五体投地。
  连丁光都开口说话了,于适却一直没有说话,其实他一直在细心观察周幻的反应,知道事情不会如周幻说的那样简单。学霸就是学霸,能透过现象看本质。
  当晚,各路新闻消息铺天盖地,主要聚焦于星魂ID被注销的事情,而关于星海的比赛以及新人姜拓的发挥,几乎无人再提。
  新闻标题依旧是熟悉的味道:“泪目,星魂永远离开了我们”、“震惊!新世界再无星魂”、“是谁谋杀了星魂”、“武功再高,也怕注销”、“星魂之殇谁之罪”、“星魂之死,这一切的背后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媒体的大肆渲染,让星魂获得了一场迟到的葬礼,追悼会也同时召开。
  现实中,有人写文章,有人发图片,有人剪视频,大家都在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追忆星魂“辉煌而短暂的一生”……
  而在游戏中,ANW玩家也在祭奠星魂。有摆蜡烛的,有烧纸钱的,最夸张的是,ANW知名锻造商连夜打造了一座星魂的铜像,将其立于北斗山山顶,供广大玩家瞻仰,还真有人不远万里赶过去献花圈。
  其实游戏中玩家们的各种奇葩举动,不像是祭奠,更像一场狂欢。
  周幻这一整夜都在被人们以各种方式追忆,仿佛他真的已经死了。
  其实所有人都明白,星魂只不过是个ID,他背后的人依然在某处苟活着。大家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娱乐罢了,毕竟随着科技的发展,现实中的人越发无聊,好不容易有个能刺激大家的事,谁都不想扫兴。
  星魂被注销的确也不是小事,想要打造星魂这种级别的ID,并非易事,除了名气之外,他一身的行头也非同小可,可以说价值连城。但ANW是一个无法交易账号的游戏,武器装备认证后也无法交易给其他人。一人一号一直是ANW的原则,所以不论有多大价值,只是相对自己来说。
  ANW玩家都格外珍惜自己的ID,视其为自己在另一个世界的分身。据说在注销ID的时候,人的脑部反馈与自杀的感觉无异。
  大部分人注销ID都出于两种原因,一是有强烈的转职需求,二是对这个游戏心灰意冷。而周幻不属于这两种,他属于因脑残引发的被逼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