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超凡领域 > 第56章:弱鸡认证

第56章:弱鸡认证

陆篱看了周幻一眼,改变了之前的看法:“看来职业选手的实力,也是参差不齐。”
  
  周幻明显是被鄙视了,居然成了职业选手弱鸡的代表,但还不好反驳,毕竟刚刚被人家给虐了。
  
  “你别乱说,幻哥曾经也是冠军职业选手,而且不只一个冠军!”辛棋反驳道,此时他成了周幻的代言人。
  
  “哇,这么弱也能混到冠军,是妹妹带躺的吗?”陆篱不屑地说。
  
  “他们两个根本不是一个队的,怎么带躺?”辛棋积极解释。
  
  周幻却有些尴尬,辛棋不论怎么吹,也改变不了他今天的弱势地位,究其根本原因,就是自己的刺客玩得不够好。
  
  其实周幻的刺客放在职业圈,除却装备劣势,也算能拿得出手的,毕竟在单挑中他还能够战胜窦林。
  
  但今天在周幻面前的两个女人,实在过于恐怖,恐怕职业圈超过八成的人,在她们眼里都是弱鸡。
  
  “你们聊,我先走了。”严潇跟所有人告别。
  
  “有空找我玩!”陆篱热情地说道。
  
  “好。”严潇说完,便离开了烘焙店。
  
  众人目送严潇离开,陆篱的表情由热情变为冰冷。
  
  “妹妹都走了,你们还赖在这儿干嘛?想白吃白喝啊?”陆篱下了逐客令。
  
  “大姐,你给我们钱我们都不想吃。”周幻终于说话了,谈游戏他今天没什么脸,但说到吃喝,作为吃过的人,他还是很有话语权的。
  
  “那你们还想干嘛?”陆篱问道。
  
  “我们……”周幻居然一时想不起自己呆在这还要干嘛。
  
  “我来说,幻哥。”辛棋及时救场:“这位小姐姐……”
  
  “谁是你姐姐?我很老吗?”陆篱质问道。
  
  “你不是25岁吗?我当然叫姐姐啦。”辛棋说。
  
  “你多大了?”陆篱问道。
  
  “我21。”辛棋答道。
  
  “看不出来啊,小小年纪,长得这么着急,活腻了吧?”陆篱最后这句狠话来得毫无征兆,却又和前面无缝衔接。
  
  “这……”辛棋居然被吓到了,突然就短路了,平时虽然装得很社会,但是一到社会上来,马上就感受到了社会的残酷。
  
  “说话,又没捂你的嘴。”陆篱说。
  
  “姐姐,我们想邀请你加入我的战队。”辛棋弱弱地说。
  
  “不是他的战队吗?到底是谁的战队?”陆篱问道。
  
  “我们说的都是一个战队!”辛棋解释道。
  
  “你也是职业选手?”陆篱打量着辛棋。
  
  “我还不是。”辛棋说。
  
  “我说的吗,这小个子怎么能当职业选手。”陆篱随口就吐槽了辛棋的身高。
  
  辛棋的身高的确不高,但也没矮得很夸张,只不过陆篱比他高而已。
  
  “这……是不是职业选手和身高有什么关系?”辛棋有些委屈。
  
  “没关系,我就随口说说,主要还是菜不菜的问题,我懂。”陆篱说。
  
  辛棋无端端又被嘲讽了一波,和陆篱对话的确浑身难受。
  
  “瞧你这个小个子,一看就挺菜的!”陆篱又补了一刀。
  
  辛棋心态已经崩了。
  
  “幻哥,我想回家。”辛棋都快要哭了。
  
  “稳住!”周幻安慰了一下。
  
  “妹妹也是你们战队的?”陆篱问道。
  
  “不是。”周幻小心翼翼地答道。
  
  “我早就猜中了!妹妹的实力不可能跟你们玩!”陆篱说。
  
  “你真觉得我很菜?”周幻突然问道。
  
  “对啊。”陆篱毫不犹豫地回答。
  
  “好吧。今天是我菜了,不过以后我们一定还会见面。”周幻说。
  
  “我怕你还没见过我就已经死了。”陆篱不屑地说。
  
  “你也别狂,幻哥这是小号,如果是过去,打得你满地找牙!”辛棋突然来了个小爆发。
  
  “ANW还有小号的吗?是我太长时间没上线,出了新功能?”陆篱问道。
  
  “没有,我的意思是,幻哥以前的ID注销了,现在只玩了……”辛棋自然不知道周幻的刺客具体玩了多长时间,一下卡壳了,转而小声问周幻:“幻哥,你这ID玩了多久?”
  
  “我哪记得?不到一个月吧。”周幻小声地说。
  
  “幻哥才玩了不到一个月!”辛棋大声地说:“他之前可是冠军拿到手软的职业选手,ANW公认的第一射手!”
  
  “第一射手?”陆篱很是疑问。
  
  “没错!幻哥坐在第一射手的位置上,屁股都坐出了老茧,根本没有对手能够撼动,无敌实在太寂寞,为了与民同乐,于是果断删号,玩了个小刺客。”辛棋这一套编得有声有色。
  
  周幻听得一愣一愣的,他都不知道自己这么无敌,这么潇洒。心想辛棋这小子,个子不高,抬高别人倒是有一手。
  
  “他说的是真的?”陆篱问周幻。
  
  “咳,差不多吧。”周幻有点心虚,不过看到陆篱好像被唬住了,干脆将计就计。
  
  “那你不是傻X吗?”陆篱冷不丁就是一记吐槽,而且还爆了粗口。
  
  “哪傻X了?不够潇洒吗?不够霸道吗?敢问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做到?”辛棋反问道。
  
  “你们跟我在这拍动画片呢?用得着这么中二吗?为了装X已经不计成本了是不是?”陆篱继续吐槽。
  
  “怎么能使为了装X呢?”辛棋继续争辩。
  
  “难道还有其他目的吗?”陆篱反问。
  
  “额……”辛棋再次被呃住,想了半天,本质还真就是为了装X。
  
  陆篱怼的虽然是辛棋,但真正尴尬的是周幻。特别是辛棋编的那一套故事,乍一听酷得飞起,但是仔细一想,属实蠢到家了。这种故事也就骗一骗无脑热血的小学生。
  
  “行了,我们就不浪费口舌了!走。”周幻选择偃旗息鼓,带着两人转身离开。
  
  “等一下!”陆篱喊道。
  
  “还有事吗?”周幻回身问道。
  
  陆篱跑了过来,表情有些神秘。
  
  “妹妹的联系方式,你有吧?”陆篱小声地问道。
  
  “有啊。”周幻答。
  
  “你给我一下,刚才我忘记要了。”陆篱挠了挠头,这时候的她和刚刚的毒舌好像不是一个人。
  
  “不给!”周幻潇洒地带着两人走出店门。
  
  和陆篱较量了一下午,此刻周幻终于扳回了一城,心情好了那么一点点。
  
  陆篱看着离去的几人,突然笑了一下。
  
  其实陆篱的心里并没有嘴上那么看不起周幻,在和幻想曲交手之前,她根本没想到对方能够有那种实力,不然五狙连发这种恐怖的技巧,怎么会那么快就出现?
  
  而严潇则给陆篱留下了更加深刻的印象,虽然双方没有分出胜负,但是陆篱总感觉再打下去,自己很悬,严潇的实力仿佛深不见底。
  
  其实这一次见面,陆篱表面上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但实际上她对这几人都进行了细致入微的观察。
  
  甚至对此行打酱油的辛棋和丁光,陆篱也观察良久,一个满嘴跑火车,一个一言不发,陆篱觉得这一对也蛮有意思的。
  
  陆篱的这种习惯,和游戏中断舍离的身份非常相符,这就是一个杀手的本能。
  
  陆篱之所以拒绝加入战队,主要是对于团队赛没什么兴趣,另外也碍于自己在游戏中的身份。她不想暴露在聚光灯下,不是因为性格低调什么的,而是因为仇家实在太多……
  
  游戏里的断舍离,是来无影去无踪、杀人如麻的顶级杀手,根本无人敢惹。但是现实中的陆篱,虽然依旧霸气外露,但终究也只是烘焙店里研究黑暗料理的小厨娘。
  
  周幻等三人走在街上,如同霜打的茄子,一个比一个蔫。
  
  “幻哥,没搞定这个大腿,怎么办?”辛棋满脸愁容地问道。
  
  “没办法,这就叫有缘无份!不过还有一个小腿,应该好搞。”周幻安慰道。
  
  周幻所说的小腿,指的是窦林名单上ID为深邃的刺客。本来窦林说联系好之后让周幻见见,但始终没有消息。
  
  周幻刚刚经历挫败,急需一些好消息来治愈一下自己,于是迫不及待地拨通了窦林的电话,打算拿好消息来安慰一下自己。
  
  “喂,窦林,你给我联系那个刺客搞定没?怎么没信了?”周幻问道。
  
  “那个什么……上回怎么说的来着?”窦林磕磕巴巴地有点含糊其辞。
  
  “我去,你不是忘了吧!我看你满脸的毛,还以为是个靠谱的人!”周幻问道。
  
  “没,没,我想起来了,是深邃对吧。”窦林有点虚。
  
  “对啊,不是说你帮我搞定吗?”周幻质问道。
  
  “价格出了点问题。”窦林弱弱地说。
  
  “你不是说500一场吗?”周幻问道。
  
  “现在深邃已经加入了一支队伍,那边给他1000一场,我们找他得加钱。”窦林说。
  
  “那你就加呗,不是你帮我付钱吗?你个大老板差这500块钱吗?”周幻咄咄逼人。
  
  “我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窦林也有点急。
  
  “那你的面子呢?当初不是很大吗?怎么现在一文不值了吗?”周幻很生气。
  
  “人家是给我面子,现在又不是帮我的战队,你的战队就另当别论了。”窦林强行解释了一波。
  
  “你就说现在怎么办吧?”周幻有点不耐烦了。
  
  “要不你换个人?我这还有便宜的!”窦林马上给出了方案。
  
  “便宜没好货!我又不傻!”周幻坚决反对。
  
  “你不是要找断舍离吗?有断舍离,你们牵条狗都能赢!”窦林还在东拉西扯。
  
  不过窦林提到断舍离,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周幻一听直接爆炸了。
  
  “搞了半天,你就是想赖账了呗,不管,我就要那个什么深邃!一万块钱你也得给我弄来!”周幻也耍起了小孩子脾气。
  
  “要不这样,明天我把深邃约出来,咱们唠唠,怎么样?”窦林一看糊弄不过去,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
  
  “又让我自己唠?你倒是把自己拎得干干净净。”周幻还在气头上。
  
  “我怎么干干净净呢?只要你能唠到500,这钱我就给你们出,怎么样?”窦林给出了条件。
  
  “行,我就唠唠。你把东西准备好,不行我就打他。”周幻恶狠狠地说。
  
  “啊?在我的地方,动手不好吧?”窦林有点慌。
  
  “动什么手?动脑!你准备一下ANW设备。”周幻解释道。
  
  “你提醒你一下,千万别跟他单挑。”窦林的语气充满了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