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超凡领域 > 第68章:父亲的嘱托

第68章:父亲的嘱托

“爸,你怎么了?”周幻充满担心地问道。
  
  “儿子,过来。”周浩轩忍着疼痛虚弱地说。
  
  周幻立刻跑到了床边,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这么听爸爸的话。
  
  “儿子,爸马上就进手术室了,你妈不让我告诉你,不过我怕进了手术室就出不来了,所以必须要再见你一面。”周浩轩说。
  
  “爸,你别这么说,你一定能出来。”周幻安慰道,眼里已经噙着泪水。
  
  “见你也是想告诉你,你的电竞职业生涯绝对不能放弃,这是你最擅长的东西,也是你最喜欢的东西,你还年轻,不能意气用事,不然将来一定后悔。”周浩轩语重心长地说。
  
  “我知道了,爸,我已经准备打今年的预选赛了,明年我就能杀回CWL,再拿个冠军回来!”周幻说。
  
  “真的?”周浩轩激动地都要起身了,但还是因为疼痛倒下了。
  
  “爸,你别动。”周幻有点忍不住要哭了。
  
  “儿子?你真的准备打今年的预选赛了?”刘梓涵也禁不住问了一句。
  
  “是真的。”周幻说。
  
  “有这好事儿你怎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们呢?”刘梓涵突然喜笑颜开,拍了周幻一把。
  
  “涵姐,我爸都这样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周幻对刘梓涵的态度有些疑惑。
  
  “你爸这样都他自找的!”刘梓涵说。
  
  “我爸得的到底是什么病?”周幻问道。
  
  “阑尾炎。”刘梓涵轻描淡写地说。
  
  “啊?阑尾炎!”周幻非常惊讶。
  
  周幻面临的这场面,更像是爸爸得了绝症,和儿子做临终遗言的情景,结果只是阑尾炎。
  
  “趁早做个手术就利索的事,你爸就是不想做,结果疼得受不了,不做不行了吧,手术之前,还非要见你一面,活该他越疼越厉害!”刘梓涵无情地吐槽道。
  
  “我滴妈呀,你们搞得跟我爸得了绝症似的!”周幻虽然有些不满,但也算松了一口气。刚刚的经历仿佛一场噩梦,还好在紧要关头梦醒了。
  
  “手术不是大事儿吗?开膛破肚,万一出点事,我不就没了吗?”周浩轩对于母子俩的态度十分不满。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恐惧做手术呢?人家换胳膊换腿换内脏的多了去了,还不是活得好好的!你就割个阑尾,就吓成这样?”刘梓涵吐槽道。
  
  “我……哎呀,疼。”周浩轩气得更疼了。
  
  “行了,涵姐,快点让我爸做手术吧,遗言也留完了,这下就算出不来手术室也没有遗憾了。”周幻瞬间变成口无遮拦的败家儿子。
  
  刘梓涵当即联系了医生,将周浩轩推进了手术室,可以看得出,周浩轩对于做手术这件事的确非常紧张,浑身都在发抖。
  
  手术非常顺利,不到半个小时就完事了。一家三口转眼间又在病房齐聚。
  
  “怎么样了?还疼吗?”刘梓涵问周浩轩。
  
  “不疼了。”周浩轩说。
  
  “我就说让你早点做,就是不听,白疼了那么多天,最后也没躲过这一刀。”刘梓涵说。
  
  “就是啊,而且还浪费我一张机票,涵姐,为了买这张票,我可是花光了我所有的生活费,你得补给我。”周幻想趁机卡点油水。
  
  “行了,就知道要钱。说说你的事吧。”刘梓涵问的自然是周幻重返赛场的事。
  
  “我没事啊。”周幻还打马虎眼。
  
  “你不是说你要打预选赛了吗?明年不就要拿CWL冠军了吗?怎么这又没事了呢?”刘梓涵生气地问道。
  
  “那不是为了安慰我爸嘛。”周幻说。
  
  “行,你爸也安慰完了,你走吧。”刘梓涵说。
  
  “先把钱给我呀,还有回去的机票钱顺便给我报销一下呀。”周幻说。
  
  “你都不说实话,我凭什么给你钱。”刘梓涵威胁道。
  
  “好吧,我投降,我那边进了个战队,准备打今年B城的城市赛了。”周幻为了钱只能说实话。
  
  “什么战队,有名吗?”刘梓涵好奇地问道。
  
  “还没有名字,正招人呢。”周幻说。
  
  “我问你有没有名气,结果连个名字都没有,人都不全你还敢进去,是不是又被骗了?”刘梓涵很生气。
  
  “我都给你找好强队了,你不进,非要进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弱队,你是有什么想法吗?”周浩轩也忍不住问一句。
  
  “你们放心吧,这次我连合同都没签,绝对不会被骗!”周幻自信满满地说。
  
  “合同都不签就能进的战队,能是什么野鸡队?”刘梓涵吐槽道。
  
  “反正你们别管了,我有自己的想法。”周幻说。
  
  其实周幻的想法非常简单,一是在这样的战队里,自己更加自由,不会被管制,他已经受够了那些大站队的条条框框。
  
  二是窦林这个人,周幻感觉还不错,有个人实力,也有经营头脑,最主要的是,看得出,窦林对ANW的热爱是非常浓烈的,对冠军的追求也非常执着,不然不可能到了29岁还在心心念念地组战队,周幻想帮助窦林重返职业联赛。
  
  还有第三点,就是室友丁光打职业的梦想,而且这梦想还不是一个人的,而是他和董速两个人的,如果他能够帮助丁光圆梦,那么每天睡在董速曾经的床上,也能心安理得一点。况且丁光那么痴迷于ANW,又有天赋,不打职业的确可惜。
  
  基于以上种种原因,周幻才坚持要加入窦林的战队。
  
  “你那脑子能有什么想法?”刘梓涵对周幻还是一如既往的不信任。
  
  “有想法就行,不论你在哪,只要能为了梦想去拼搏,爸就支持你。”周浩轩却对周幻充满了鼓励。
  
  “你看我爸多会说话,还是男人之间的交流比较畅快。”周幻说。
  
  刚说完,周幻的通讯器响了,一看是郭丐。
  
  “喂,郭丐。”周幻接了电话。
  
  “幻哥,出事了!”郭丐一上来就万分紧张地说道。
  
  又出事了?还好周幻刚刚经历了惊魂时刻,其他的事恐怕都不算事儿了,所以此刻非常淡定。
  
  “怎么了?”周幻问道。
  
  “吴教授发飙了!说你好几天没来上她的课了,已经忍无可忍了,要上报学校处分你。”郭丐说。
  
  周幻一想,自己的确已经不经意之间逃了很多天的课,学校仿佛只是自己租的公寓,而学习这件事不知不觉就忘在了脑后。不过如今周幻已经定下了重返赛场的目标,上不上大学好像也无所谓了。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大不了开除我。”周幻满不在乎地说。
  
  “别啊,幻哥,开除你了,我们怎么办啊?”郭丐显得比周幻还要慌。
  
  “你们怎么了?怎么我逃课还带连坐的吗?现在大学一个人犯了错还要满门抄斩吗?”周幻感到非常疑惑。
  
  “那倒不是,不过你要是被开除了,我们会想你啊!没有你,我们的生活肯定少了很多色彩。”郭丐深情地说。
  
  “你别说得那么肉麻,我又不是死了!”周幻毫不忌讳地说。
  
  “如果我们不住在一起,以后就没有免费的CWL门票了吧?”郭丐终于说到了重点。
  
  “我去,你就为了那几张门票啊!”周幻感叹自己和室友的塑料友情。
  
  “幻哥,当然不是为了门票!主要是为了能和你一起生活!总之你现在回来还有机会,吴教授说了,今天看不到你的人,决不罢休!”郭丐描述得有声有色。
  
  “我现在回不去,我在Y城了。”周幻说。
  
  “啊?怎么说回去就回去了!”郭丐很惊讶,没想上午还在学校的周幻,转眼间已经在千里之外了。
  
  “我爸出事了,我过来听他几句遗言。”周幻说的时候还不自觉地扫了一眼周浩轩。
  
  周浩轩一听这话,当然很生气,但也不好发作。因为周幻说得其实没毛病,的确是这么个事儿。
  
  “啊?我的妈呀!幻哥,你可真有大将之风,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啊!请问你爸爸是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吗?”郭丐好奇地问道。
  
  “没有,反正你就这么跟吴教授说吧,行了,我晚点就回去了。”周幻对郭丐的絮絮叨叨有点不耐烦了。
  
  “好的,节哀顺变啊,幻哥。”郭丐还安慰了一下周幻。
  
  周幻挂断了电话,刘梓涵和周浩轩其实一直在努力地听着。
  
  “什么事啊?说你要被开除了?”刘梓涵问道。
  
  “差不多吧,反正也不想念了,正好。”周幻一身轻松地说。
  
  “那可不行!不念是不念,被开除是被开除,性质可是完全不同的!”刘梓涵还较上了真儿。
  
  “有什么区别吗?”周幻疑惑地问道。
  
  “区别可大了!就跟我和你爸的关系一样,要是有一天我们离婚了,必须是我提的,他提坚决不行!”刘梓涵严肃地说。
  
  “啊?你俩要离婚了?”周幻问道。
  
  “别瞎说!我就是形容一下。还有,这个大学你也不能被开除,上大学当初是你爸的心愿,他自己没完成,全寄托到你身上了。不然当初你打职业的时候,就不会给你办休学,就指望你将来退役了,还能把大学上完,圆了他的心愿。”刘梓涵严肃地说。
  
  “涵姐,不合理吧!原来让我回大学念书是为了圆我爸的心愿啊!我还以为是为了让我品学兼优全面发展呢!”周幻非常生气,感觉自己被这两口子骗了一辈子。
  
  “不光是你爸的心愿!你妈我嫁给你爸,已经够委屈了,他连个大学文凭都没有,我儿子要是再这样,那我不是亏透了吗?”刘梓涵说得义愤填膺。
  
  “妈,你这神逻辑我有点跟不上,现在就是瞧不起我们爷俩呗?”周幻反问道。
  
  “瞧不起你倒不至于,毕竟你还有机会弥补,不像你爸,已经凉透了。”刘梓涵犀利地说,丝毫没有考虑过刚做完手术的周浩轩,就怕此时周浩轩的刀口已经气裂了。
  
  “那要是打职业和上学只能二选一呢?”周幻给刘梓涵抛出了一个现实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