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快穿之boss大人有点萌 > 第四十章:末世重生之左拥右抱 拾伍

第四十章:末世重生之左拥右抱 拾伍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入目的是男人英挺的鼻梁,一瞬间混沌的大脑并不能分清目前的处境。
  御小白还以为自己在末世之前的小公寓里,打了一个哈欠蹭了蹭男人的胸膛,又闭上眼睛,打算继续睡觉。
  然而,闭上眼睛一秒钟不到,少年再次睁开,撑着床爬起来,看了一眼周围陌生的摆设,才反应过来现在是末世,他们在逃难。
  男人尚且没有醒过来,眼睛下方一层黛青色,看起来休息的不好。
  这是攻略对象第一次比他醒的晚哎,御小白有些意外的眨了眨眼睛,掀开被子,掠过男人轻手轻脚的下了床。
  走出门,看到院子已经发黑的血迹,少年努力让自己不去回想昨晚耳边的惨叫声,他将目光投向了院子里唯一的一口水缸。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水缸里面昨天晚上有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男主的后宫之一。
  少年慢悠悠的走到水缸旁,居高临下的看去,只见一只脑袋在四处张望。
  “……”这模样……看上去有点像乌龟……不过这是女主哎,为什么觉得这么搞笑?
  少年嘴角往上扬了扬。
  早晨的朝阳温柔泄下,像是爱人的亲吻,丝毫不见末世的残酷,但谁都无法说服自己相信这个人吃人的世界能有多么美好。
  聂言言看到身边的影子,放弃了去找一个什么东西磕破水缸出来的办法,她顺着水缸一滚,调转方向,看向昨天晚上有过一面之缘的少年。
  “嘿,小朋友快救姐姐出来,姐姐奖励巧克力给你吃。”
  “……”我看起来像是喜欢吃巧克力的人吗?御小白嘴角一抽,顿了顿弯腰就打算去把女主拉出来。
  刚刚伸手,就看到水缸上出现一道道裂纹,然后“嘭——”一声,碎裂。
  终于可以出来了,聂言言从地上爬起来就扭扭脖子,扭扭腰,活动筋骨。
  御小白收回之前的动作,转身看去,不出意外的看到了男人站在门口,甚至不知道去哪里洗了一个战斗澡,此刻穿着白衬衫,头发还滴着水。
  男人对上少年的视线,将正在擦头发的毛巾朝少年脸上一丢,不冷不热的吐出几个字:“进去洗澡,最里面的屋子。”
  “哦。”少年接过毛巾乖乖回屋,一边走一边偷偷去瞧男人,直到关上洗澡的门。
  刚刚一定是攻略对象用的异能,可是他不是治愈系吗?刚才那又是什么?控制系?精神系?难不成攻略对象变成了多系异能者?
  御小白有点蒙,为什么攻略对象不安剧情出牌?
  ·
  将困了一夜全身酸痛的关节扭了一边,聂言言才看向对面这个帅气的男人。
  颜好身材好,气质也好,这就是她书里完美的男主角啊!不会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子出现了吧?
  聂言言吞了吞口水,伸出一只爪子:“嗨,帅哥,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小女子只好……”以身相许……
  “厨房在你后面,材料昨天晚上有剩下的。”说完,男人连一个余光都没有留给女人,转身便走了。
  “……”mmp!她怎么觉得自己被救出,就是为了去做饭啊!不行,得争取一下下帅哥的关注度,“哎,帅哥你是精神系异能吧?”
  正回屋的十银脚步一顿,又恢复平静,完全没有理会聂言言的话。他到底是什么异能,他自己也不知道,可能是精神系吧,不过看样子这个女人似乎知道很多。
  ·
  眼睁睁的看着男人进了门,聂言言遗憾的叹了口气,认命的去厨房做饭:哎,现在的帅哥一个个的都这么高冷吗?啧啧,不过好帅好喜欢!
  要是换个人,肯定是作的让人恶心,但是帅哥的话,简直不要太酷!也不知道有木有女朋友,好想追哦!
  ·
  洗澡之后,御小白在空间戒子翻了一遍,发现……里面全是吃的和药品,根本没有衣服……当时太兴奋,忘了收集衣服了!QAQ怎么破?
  而且……似乎……渣男的书包里也只有吃哎!为什么带衣服不提醒他一下?
  但是,他是真的很不想穿之前那汗津津的衣服。
  所以,他决定,还要挣扎一下,于是打开门,露出一个湿漉漉的脑袋,朝外面看了一眼,对着坐在床边的男人喊到:“十大哥,我……没有衣服穿。”
  男人转头看了他一眼,直接朝他走过来,手上空无一物。
  不知道为什么,御小白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忐忑的看着靠近的男人。
  男人走到门旁,灵活的钻进房里,啪的一声关上房门,并且用精神力在周围布了一层隔音效果。
  总有一种要死的错觉,御小白刷刷两下,退到墙根站好,仰头看着前方隔着水汽站着的男人。
  男人进来以后就没有再动,他站在门后平静的盯着少年,略带疲倦的说:“慕凡,现在就我们两个人,有些话我想和你说清楚,我不希望再看到昨天上午那样的事情。不管你想什么,现在到处都是人吃人,你得听话,知道吗?”
  御小白知道男人在说什么,心里也委屈,瞪圆了眼睛不让自己落下风,“你和别人亲在一起,我看到了,空间戒子你为什么不用,我说了你还敷衍我!”
  他承认齐白之前确实趁他不备,亲了他,但是——敷衍吗?他并不觉得自己敷衍过少年。
  十银怔了怔,明白了少年的意思。他从来没有想过隐瞒少年任何事,他又何必隐瞒?
  “我不知道那枚戒子有空间,何况你说的空间戒子也太不可思议了。至于齐白,大人的……”事与你小孩子有什么关系?
  最后那半句,在看到少年眼中的紧张和不安咽了回去,慢悠悠的化成一句:“抱歉,让你不安了,不会再有下次了。”
  “骗人!你刚才要说什么?说完!”少年眼眶有点红,委屈的瘪了瘪嘴,忍住了露出自己的柔弱,他想知道,他在这个世界把这个男人当做唯一的依靠,这个男人又到底把自己当做了什么。
  “没骗你。”男人叹了一口气,上前将光溜溜的少年抱进怀里,也不管被少年身上水珠打湿的衬衫,“好了好了,是我不对,我错了,保证没有下次好不好。”
  埋在男人怀里,一时间好像又回到了末世之前,男人对他极尽温柔的日子。
  迟来的温柔,这么多天的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以为会被抛弃,系统也不在的不安,瞬间爆发了。
  少年呜咽一声哭了出来,可是又不想哭出声,咬住男人胸口,把哭声藏在肚子里,只是一抖一抖的小声抽泣。
  很疼的,男人却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他搂紧少年,神色复杂。
  事实上他早就进入了思维误区,一直把少年当做弟弟看待,可少年却对他是另一种感情,于是敏感,小心翼翼,并不是懦弱,而是害怕失去。
  若是少年之前不因为伤心而闹脾气的话,他恐怕一直迟钝的不会明白少年的心思。
  也是他天真,曾经少年本来就爱慕他,被十泽浩设计之后,又怎么可能把他当普通哥哥看待?
  他对另一半没有什么要求,也不介意到底是谁,只要顺眼就行,之前是觉得少年还小,不懂事,对他的感情不一定是爱情,现在的话……于情于理,还是将人放在身边更好……
  ·
  等情绪缓解,御小白才不好意思的擦了擦眼泪,抬起带着戒子的手,“十大哥,你的戒子。”他在这个世界没有异能,没有依靠,只能抓紧攻略对象,把自己以最无害的模样,呈现给攻略对象,来换取真心。
  男人只是看了一眼,摇了摇头:“你留着吧,放点需要的东西,我用不上。”
  “嗯?”有空间不好吗?非得背书包?难道还要试探自己?
  在少年走神的瞬间,男人低头吻住了少年。
  御小白呆了呆,连忙闭上眼睛,伸手去按男人,想把人按到后面的墙上。之前穿越过来就被上了,这次一定要找回自己的尊严!
  奈何在男人眼中却成了拒绝。
  男人一把握住少年的两只手,禁锢在身后,另外一只手扣住少年的腰,吻得有点狠,看上去有点危险。因为拒绝,让所有男人都有的侵略性爆发,变得危险起来。
  大脑陷入混沌之前,御小白悲哀的发现:完了,这个世界自己就是个弱鸡,QAQ接个吻都啃不过对方!
  
  ------题外话------
  十银:我怀疑你在诱惑我(胸口痛,被咬的)。
  御小白懵逼:我只是单纯的想咬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