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高灵预警 > 第一章 夭寿啦!

第一章 夭寿啦!


  “姓名?”
  “陆玖。”
  “性别?”
  “???......男”
  “年龄?”
  “今天刚满十八。”
  “报案的原因呢?”
  “今早在市场买来的小龙虾不知怎么的居然开口说话了!”
  “......”
  原本低着头认真做着笔录的中年警察大叔顿时愣住了,随即便一脸无语的抬起了头看向陆玖,接着颇为无奈的说道:
  “你以为我们人民警察会相信你的鬼话吗?
  但凡有一粒花生米,你也不至于醉成这样阿。
  小伙子,平日里少做些针线活,精神状态好一些也就不会产生幻听了。”
  瞧着警察大叔那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估摸着平日里应该没少被奇奇怪怪的人们调戏。
  而端坐在他对面的陆玖,则是被大叔一顿说教给羞红了脸,半天唔不出个话来。
  毕竟确实如大叔所说,他今天借着生日和毕业的由头喝了好不些酒,身上着实还有着些许未曾散去的酒气。
  但这并不就代表他说的都是胡话了!
  “好了小伙子,喝醉了就在家好好休息,不要闲着没事来警厅妨碍我们公务了。”
  眼看陆玖半天说不出话来,警察大叔更加确信了陆玖是醉酒后来消遣他的,语气立刻就严厉了起来。
  看眼自己就要被当做妨碍警察公务的醉鬼处理了,陆玖顿时就有些慌了。
  “警察叔叔你要相信我啊,是真的!那只三寸不到的小龙虾,真的突然就口吐人言了。若不是我眼疾手快反手将它锁在了厨房里,估摸着现在已经反被它做成了麻辣味的了。不信你看,我的手指还被它夹出血了!”
  说着,陆玖便竖起了自己被龙虾夹伤的中指,满是诚恳地看向了大叔。
  大叔的右眼角已然抽搐不已。
  但作为一名人民警察,他仍有着最为基础的自我修养,于是只能强忍下爆粗的冲动,对着陆玖挤出了一副和善的笑容。
  “小伙子,看在你今天生日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你妨碍公务之事了,你还是赶紧回家好好过生日吧,再晚些,天就要黑了。
  记住,以后不能喝酒,就不要喝了。
  还有,针线活要节制!”
  说完,大叔便摆了摆手转过了身去,显然是不想再与陆玖这个醉鬼再多费任何一点口舌了。
  陆玖原本微张的嘴欲言又止,但事已至此,他也不知道要如何才能让警察大叔相信他了。
  人们一厢情愿的信任,往往却期待不来另一份信任。
  最终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收回了手指,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随即讪讪然地转身离开了警局。
  那脸上,说不清是落寂还是失望。
  亦或是,两者皆有吧。
  “陈局,你说这世上真的存在能够口吐人言的动物吗?”
  陆玖走后,一直在大叔身旁忙碌的小警员夏新连忙熟练地从兜里掏出香烟,在恭敬地为陈杉副局长点燃后,好奇地问道。
  “......”
  陈局默然无语,只是接过了香烟含入口中。
  在一股脑将一整支香烟抽个见底,呼出一大团云雾之后,他终于觉得内心舒畅了许多。
  就好像方才陆玖带给他的头疼与烦闷,已经随着口中喷吐的云雾一同消散了似的。
  然后他才张口说道:
  “当然有了,那些生活在外境的异兽,大多数都是能够口吐人言的,有些甚至还能化作人类,一般情况下根本无法辨认。”
  “那......刚才那小子说的,难道是......异兽入侵洛川市了?”
  听到陈局所说的话,夏新顿时有些紧张,似乎是被异兽的名头吓到了。
  毕竟刚从警院毕业没多久,还尚未将学到的知识尽数还给教官的他,可是听说过这些生活在外境的异兽们的大名的。
  作为在百年前与人类一同获得灵能的洗礼,得到了进化的物种,“异兽”,显然也拥有着各类超脱普通人类想象的恐怖能力。
  若是出现在陆玖家的那只龙虾也是异兽的话,那么洛川市此时,已然是陷入了危险之中阿!
  “噗,咳咳咳咳......
  臭小子胡说什么,想呛死我阿!”
  夏新的惊世之言一出,顿时将才刚刚喝上一口水的陈杉给吓得不轻。
  后者连忙放下了手中泡着枸杞茶的保温杯,以免激动之下不小心摔坏了这份老婆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晾成人间悲剧。
  “难,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会是了!”
  陈杉顿时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才舒畅的内心再次被人给堵住了,还是用水泥封口的那种,起码得抽三支烟才能平复心情。
  “要知道,那些异兽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被天网系统给完全阻隔在内境之外了。一旦有异兽尝试或者成功突破了天网的屏障,进入到了内境的边境,灵能事务局便能通过天网立刻得到消息,并且前去处理。
  这么多年以来,还从未发生过异兽突破天网成功进入到内境来的事例呢。
  更何况,咱们洛川市可是坐落在内境的腹地,距离外境远着呢,异兽能跑这么远?你小子以为灵能事务局是吃素的阿?”
  陈杉一边说着,一边又从小警员的兜里摸出了他的烟。
  “那,陈局,咱们要不要给灵能事务局上报一下这件事呢?”
  夏新也很识时务地憨笑着凑了上来,给陈杉点上了火。
  “我才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如果每个醉鬼的话都要让我们如此大张旗鼓的应对的话,那灵能事务局不得忙死了?
  再说,他们最近似乎已经在为了什么事情而焦头烂额了,我才不会在这种时候去触他们的霉头。”
  陈杉抽着烟,很是不快的闭上了眼靠在了躺椅上,似乎对灵能事务局洛川市分局的那几位不太感冒的样子。
  “那,好吧......”
  见局长对这件事已经下了定论了,夏新也就不再坚持了,否则自己身上的烟说不定就要见底了。
  而与此同时,离开了警局的陆玖,也已经踩着夕阳,走到了自己居住的小屋附近。
  大概,真的如警察大叔所说,这一切只是自己的幻听罢了吧。
  站在有着些许岁月沉淀的房屋门口,陆玖深呼吸着,在心里这样说服着自己。
  虽然他很确信自己听到了那只龙虾操着浓厚的洛川方言,举起钳子对自己怒吼道“你要爪子!”
  但也许真的就是自己幻听了吧,毕竟龙虾说方言这种事,也太过离奇了。
  可就在他伸出手去准备扭开房门之时,屋内却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