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高灵预警 > 第四章 雨夜

第四章 雨夜


  “唐局长,现在究竟是怎么个情况了?”
  纵使淌着暴雨,身为副局长的陈杉也不得不在这个特殊时候立即赶到了警局。
  在前任局长因公就义之后,他虽然还未正式调任到局长的位置,但也已经是洛川市警局实际上的掌权者了。
  “接到上级通知,七个小时前,位于咱们洛川市西南部的昆云市遭遇了异兽的侵袭。就连所在地的天网系统,也被暴力破解,陷入了瘫痪之中。”
  办公室里,唐束紧缩着眉头。
  “靠,昆云市的防备力量是干什么吃的,七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情,现在才上报?”
  陈杉有些气愤地砸着桌子,显然对昆云市的同僚们的表现相当不满。
  可不是嘛,平日里这个时候自己已经躺在温暖的床上,跟老婆唠着嗑了,哪用得着来冒着暴雨来警局里遭这个罪啊?
  “也不怪能他们。谁能想到那位常年活动在瀛洲岛边境,代号为‘八岐’的异兽之王,居然不远万里来到我东夏西南边境,并且破天荒地与代号为‘献王’的异兽之王联合行动了起来。
  纵使有着一名A级的适能者坐镇,但面对着两位异兽之王破天荒的联手,灵能事务局昆云分局的同事们,也依然尽数牺牲了。
  等到昆云市警局察觉到不对,派人前去探测情况之时,便已经过了七个小时了。”
  唐束愤怒地握了握拳头,言语之中满是悲怆。
  “等等,唐局长。你是说...异兽,联合起来了?”
  陈杉猛的一拍桌子,站起了身来,心中顿时掀起了翻天巨浪。
  作为一个勉强算是踏入了东夏政治最中心圈子的人,陈杉很明白,异兽联合这件事的重要性,远大于昆云市灵能事务局分局全灭。
  要知道,许多年前,人类之所以能够在与异兽的战争中获得总体上的胜利,并且顺利的将异兽驱逐出境,甚至建立起天网系统进行防御和检测,这一切都基于异兽之间本就存在着各类矛盾。
  在各自区域活动着的异兽之王的带领下,各自区域的异兽们甚至一直都处于一个互相厮杀的敌对状态。
  这才让基数远逊色于异兽的人类,勉强打赢了与异兽的战争,并且这么多年来一直将异兽封锁在了天网之外的外境。
  然而现如今异兽居然联合起来了,并且还一举撕毁了东夏西南部的天网系统。
  虽说天网系统稍微花费一些人力物力便可以重新组建,但如果异兽们都纷纷开始联合起来,那么人类,势必将要迎来一场艰难而又残酷的战争了。
  “没错。虽说目前看来,只是‘八岐’和‘献王’这两只异兽之王暂时联手行动了,但我们并不能保证其他的异兽之王是否也会效仿此举。如果是的话,那么接下来投入到边境城市的驻防力量,至少得翻上两倍才能勉强足够了,唉。”
  唐束叹了叹气,深深皱起的眉间之中,满是迷茫与担忧。
  “而且这次西南部的天网崩溃了整整七个小时,期间不知道得有有多少异兽偷偷溜了进来,现在各个城市的灵能事务局都已经做好了一级战备状态了。而我们洛川市,我说句实话老兄,就只有我一个B级的适能者存在,实在是难以对抗这些潜在的威胁啊。”
  “唉,唐兄,那就不是我们这些小人物所能决定的事了。我们所能做的,就只有在上面的安排下,尽量做好自己的事罢了。说吧,具体需要我警局怎么配合你们灵能事务局,我陈某人一定全力支持!”
  “那就有劳陈局了。至于人手的事情,我已经上报了总部,相信很快便会得到支援。而现在总部提供给我的消息是:这群异兽突破了昆云市的天网封锁之后,竟是直接销声匿迹了,并没有像以往一样疯狂的破坏城市以及猎杀人类获取源质。
  所以总部猜测,这次两位异兽之王联手的目标,是另一个东西,一个比源质对他们更加有吸引力,而且到现在还未完全出世的东西......”
  轰!
  窗外,顿时再次响起了一个霹雳。
  “那......我们现在怎么做?”
  被猝不及防的惊雷吓得瘫坐在椅子上的陈杉擦了擦汗,抬头向唐束问道。
  “调查一下近半个月来的报案记录,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唉,真希望八岐那畜生的目标不要是这里,我可是真没有什么勇气再度去面对它了。”
  唐束不由得伸出手来,轻抚着自己隐藏在裤管里伤痕累累的右腿,上面满是被毒液腐蚀后,变得狰狞而又恐怖的肉体。
  .
  .
  “嗷呜,嗷呜!”
  在街道四处张望呼喊着的嗷呜的,赫然是已经被雨水淋得湿透了的陆玖。
  “姓陆的臭小子你疯了吗,大晚上的不好好在家睡觉,冒着这么大的雨跑到街上去学什么狼叫啊!”
  住在陆玖家不远处,脾气素来有些暴躁的葛大妈顿时骂开了街。
  这葛大妈是这南城街一带出了名的悍妇,不但脾气暴躁嘴巴毒辣,就连那一身膘肉,也足以令普通人望而生畏了。
  陆玖甚至见过两个企图在她家的小超市里偷东西的精壮小伙,被葛大妈一拳一个给揍晕了过去。
  若是在平日里,以陆玖这种不愿意招惹是非的性格,肯定马上就会乖乖闭嘴。
  可现在的他却只想早点找到嗷呜。
  毕竟这么大的雨,一只巴掌大的小猫,万一淋感冒了,那可就难搞了。
  于是他干脆直接地无视掉了葛大妈的怒斥,继续四处嗷呜嗷呜的叫着,寻找着,任凭身后不断地传来葛大妈的臭骂之声。
  而在陆玖视线盲区的某个屋顶之上,全身通黑的嗷呜正趴在房梁边,歪着头望着陆玖,似乎不是很能理解面前这个人类的所作所为。
  虽然很感谢他留在厨房里的食物,让奔波了好几天都没来得及进食的自己勉强地饱餐了一顿。
  虽说不知道为什么,在不小心和那个人类嘴对嘴之后,自己原本还需要花上三五天才能恢复的灵能,竟然不可思议的立刻全部恢复了。
  不过自己并没有多余的时间来纠结这些问题,也更没有屈尊降贵地做别人宠物的打算。
  毕竟,自己压制着灵能反应,穿越整整十五个城市前往这里,可是有着更为重要的事情。
  自己的身上,可是背负着比自己的生命更为重要的东西。
  想到这里,嗷呜站起身来。
  “再见,哦不,永别了,少年。”
  她这样想着,转身离去。
  若是陆玖有幸能够注意到她的话,一定会惊奇地发现,她的身上正燃烧着与他着火那时如出一辙的淡色火焰,诡异而又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