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高灵预警 > 第十二章 英雄的赞歌

第十二章 英雄的赞歌


  “操,真是邪了门了,你说二狗子他们原本好端端躺在停尸房的尸体,怎么就能突然不见了呢?难道还能是自己爬起来跑回家了不成?”
  半个小时之前,就在陆玖在许亦的思维偏导之下,刚刚拐进了那个死胡同之时。
  在洛川市西郊,某个十分靠近公共墓地的烧烤摊上,几个隶属于炸地帮大当家夏千杯的手下,正吹着啤酒撸着串,表情郁闷地交流着什么。
  “可不是嘛,二狗子他们跟着咱也有好些年了,在咱们老大还没组织炸地帮的时候,那小子都已经跟着我在这洛川市里摸爬滚打了挺久了。
  唉,虽说出来混的总是会有那么一天的。
  可谁能想到,最后竟然连狗日的尸体都不得安宁了!
  要我说,肯定是他妈狗日的洪兴的小瘪三,明面上打输了不服气,又只敢在背后动刀子,于是就偷偷将二狗子他们的尸体偷走泄愤了!艹,真是一群王八蛋!”
  酒桌上,某个已经涨红了眼,醉意满满的小矮子,不忿地叫骂着。
  甚至,手中的杯子都已经摔坏了好几个了。
  也亏得这西郊墓地附近由于地理环境问题,向来人烟稀少,眼下这烧烤店里除了他们几人外,就只剩下辛勤烤肉的烧烤老板了。
  否则,刚刚小矮子彭三儿的那段话要是被有心的人给听到了,只怕炸地帮和洪兴这两头洛川市的新旧地头蛇,又将要展开一场血战了。
  “唉,三儿,节哀吧。
  我知道那二狗子从小就跟着你长大的,发生了这事你肯定心里很不愉快。
  但这些事儿,今个夜里跟兄弟们发泄发泄也就差不多了,可千万别被有心的人给听去了,否则咱们又不得宁静了。
  何况咱们这些天也一直守在这附近,尸体的事儿,究竟是不是人家做的,还不一定呢。”
  说话的瘦高个子叫做文浩,也算是夏千杯手下几个最为得力的助手了,更是彭三儿二狗子等一行人实际上的老大。
  所以在这个时期,于情于理,他都得带着兄弟们来守着二狗子他们的尸体。
  可谁能想到,这尸体竟是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给活生生的弄丢了呢?
  “那难道二狗子的仇,就用找他们不报了吗!”
  彭三儿又猛地灌了自己一瓶酒,平日里号称能喝下一缸酒的他,此时竟是意外地有些醉了。
  “唉,大当家的吩咐过了,这几天洛川市里可能有些不太平。
  等这几天过了,他自然会去找洪兴的要个说法的。
  就这么几天了,三儿,你多忍忍吧。”
  文浩叹了口气,又提起一瓶新酒,径直起开了盖,朝着彭三儿递去。
  彭三儿接过酒,也不再多言语。
  夏千杯这个大当家的,不只是文浩,整个炸地帮的兄弟们就没有一个不服他的。
  不仅带着两三个兄弟白手起家,硬生生操持起了如日中天的炸地帮。
  甚至据说就连他本人,也已经是一名评价达到了B级的适能者了。
  既然大当家的已经发话了,那自己这个做小弟的小弟的,也就只能选择把自己灌醉了。
  于是他一口气干完了从文浩手中递过的啤酒,一口气便灌了个干净。
  于是,在连灌了自己五瓶酒后,彭三儿才终于停歇了下来。
  就在众人以为他终于要醉倒在桌上之时,他竟是又自顾自地再开了一瓶酒。
  “三儿...唉...”
  众人都有些担忧,但张开了嘴,却又说不出那些节哀顺变的话。
  于是只能化作一声叹息,由着他去吧。
  “二,二狗子,是哥哥对不起你,你是替哥哥挡刀,才会倒在那里的。呜呜,原本还说,哥哥要请你吃喜酒的,但现在......现在......”
  “没事,三哥,那我现在先喝了吧。”
  彭三儿的身后,二狗子的声音却随着一阵令人难以睁开双眼的狂风,突然间响起。
  一时之间,就连街边原本灰暗的路灯,也开始闪烁了起来,变得那么地不真实。
  “二狗,是你吗二狗,你你你,你活过来了?”
  “对,是我,三哥,我来喝你的喜酒了。”
  “二狗,你回来了二狗!”
  “三儿,别过去,他,他不是......”
  .
  .
  “我......做错了吗?
  英雄的存在,真的是毫无意义的吗?
  在这个时代,真的只有傻子才会愿意去做英雄吗?
  我......”
  城南旧巷的死胡同里,掩着面悲伤不已的陆玖依然处于一个信念崩塌的崩溃状态。
  他依然在思考着,自己只凭着一厢情愿的热血上涌,而不顾后果的挺身而出,是否是正确的选择。
  虽然这次的危机随着少女自身的强悍实力而化解了开来,但下次呢?
  万一下次自己又仅仅凭借着一腔热血,而将另一个压根就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受害者推向了绝境呢?
  那到头来,自己这个自以为是的英雄,也不过是伤害别人的共犯罢了......
  “谢谢你,还有,那个......你并没有做错什么。”
  在一拳将许亦狠狠地揍晕了过去之后,洛止戈一边解除着龙化,一边踱步朝着陆玖走去,竟是意外地十分温柔的对他说到。
  温柔得就好像许亦三人身上的血迹,都与她无关一般。
  “我,真的没有做错吗?”
  蹲在那里像是被谁家丢弃了的破旧小熊似的的陆玖,在听到了洛止戈的声音之后,缓缓地将自己已然满是泪痕的面庞抬了起来。
  “对,你没有做错。”
  看着蹲在自己面前无助又迷茫的陆玖,洛止戈莫名的想起了许多年前的自己。
  当时年仅六岁的自己,在面对着巨大而又狰狞恐怖的异兽之时,也是如此的恐惧、迷茫、又无助。
  她也蹲下身去,竟是主动地一把将陆玖抱在了怀里。
  “我们人类之所以向往英雄,赞颂勇气,是因为我们人类即使是在明知风险和后果的时候,也仍然会选择做我们该做的事情,去挺身而出,去声张正义。
  这世上有的从来都不是从天而降天生的英雄,而是那些一个个原本普通却甘愿挺身而出的普通人。
  相信我,你做的没错!
  从你在那一群看热闹的人中钻出,冒着巨大的风险突破这群混混们的层层包围来到我面前时,你就已经是英雄了。”
  “我......”
  陆玖只觉得一阵温暖袭来,他那险些支离破碎的三观,竟在原本不善言辞的少女口中,渐渐的重铸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少女原本别再热裤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开始嗡嗡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