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高灵预警 > 第十四章 恶臭

第十四章 恶臭


  “洛小姐......你所说的英雄,不会就是指......他吧?”
  陆玖指了指站在对面同样满脸惊愕的陈杉,语气中写满了不可置信。
  一想起昨天自个儿报案时,对方那极其敷衍的态度,陆玖就实在是难以把他和英雄一词联系起来。
  这个大腹便便的中年大叔,怎么看都像是超级英雄电影里那些拖了主角后腿,甚至在灾难来临之际逃得比谁都快的猪队友嘛。
  洛止戈抬起头来,才刚准备否认,对面的陈杉便已经冲着唐束兴奋不已的嗷嗷叫了起来。
  “嗷嗷嗷嗷唐局长,唐局长!
  就是他,就是他!
  他就是那个曾经报案说家里的龙虾突然开口说话了,但我们刚才又没有在他家里找到人的小屁孩!
  快,给我铐起来!”
  随着陈杉的话音落下,几名一直待命在他周围的干警,便立刻就将陆玖包围了起来。
  眼见着一大群荷枪实弹的警员们将自己死死的围在了中央,陆玖顿时就有些懵逼了。
  自己不过是对这位警察大叔能不能算得上是英雄持有怀疑态度罢了,也用不着枪毙吧?
  还好洛止戈眼疾手快,立刻反手将陆玖护在了身后,颇为不解地向唐束和陈杉问道:
  “唐师兄,陈局长,这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无缘无故地,便要扣押我的朋友?”
  陆玖原本紧张不已的内心,顿时涌入一股暖流。
  虽然与少女洛止戈才刚认识不久,但原来她已经当自己是她的朋友了阿。
  不仅将自己从炸地帮的手中救出,顺便还开导了一度陷入迷茫的自己,现如今更是因为自己,而主动站到了自己的身前。
  原来,这就是被人保护和信任的感觉吗?
  很好,那么你洛止戈就是我陆玖这辈子必定要守护的第二个朋友了!
  眼见着陆玖已然被洛止戈紧紧护在了身后,深知洛止戈身份不一般的警员们,见状也都纷纷停下了动作。
  只是依然将陆玖死死的围在那里,以防他突然间暴起伤人,亦或是逃之夭夭。
  “额,师妹你误会了,我们不过是有些问题要询问一下这位小兄弟罢了。
  这位小兄弟先前遇到了一些对于普通人来说十分离奇的事情,我们担心这些事情会不会跟这次的事件有着什么关联,所以才想再对他做一次笔录罢了。
  只是先前我和陈局长去他家里却没有找到他本人,想必陈局也是担心他畏罪潜逃或是发生了其他什么,所以才想要叫人将他先行扣住。
  但既然他是你的朋友,那么想必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了,只需要回警局跟我们交代一些之前的情况就行了。”
  见洛止戈神色认真,表情严肃,大有不说个清楚就绝不放人的意思,
  唐束也不得不赶紧丢掉了手中早已抽完的烟蒂,连忙笑着与洛止戈解释。
  作为洛川市灵能事务局的局长,他本没有要向洛止戈多做解释的必要。
  毕竟在如今这种特殊的情况之下,他的权力甚至暂时比那位洛川市市长来得还要大一些。
  基本可以说是洛川市暂时的一言堂了。
  但即使如此,他也依然丝毫没有要在洛止戈面前摆架子的意思。
  对于这名在一年级就破格获得了预备学生会会长职位,在毕业后注定将会奔赴各个内外境交界之处,也必定将扬名立万成就英雄之名的学妹,唐束显然给与了相当的信任与尊重。
  他挥了挥手,示意警员们现在可以解除对陆玖的围困了,
  紧接着,便微笑着扭头朝陆玖问去:
  “小兄弟,你能否再详细地描述一下你昨天遇见的龙虾说话事件的全过程?
  记得从你一早开始说起,要事无巨细,一应俱全。”
  见只是普通的做个笔录,陆玖原本紧张不已砰砰乱跳的小心脏,顿时恢复了平缓。
  “没事的,只是做个笔录。”
  从洛止戈地身后走向前来的陆玖拍了拍洛止戈的肩膀,也不知道是在示意洛止戈不要担心,还是单纯地示意自己。
  “姓名?”
  “陆玖。”
  “性别?”
  “......”
  “咳咳,年龄呢?”
  在陆玖的沉默中才陡然意识到自己失误了的夏新,连忙假装咳嗽了两声,装作没事一样跳过了性别的问题。
  “昨天刚满十八岁。”
  “事情的经过呢?”
  “昨天一大早,为了庆祝高考结束,顺利从高中毕业,以及成人礼,所以我起了个大早,在简单地洗漱完成后,就到了城南的早市......”
  就在陆玖正努力地回忆着昨天所有事情的经过,并且转述给夏新做笔录之时,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阴风顿时拂过。
  恍惚中,陆玖似乎闻到了更加浓郁的腐烂臭味,这让他不得不连忙停下了讲述,站在那里用力地干呕着。
  “你们,没有闻到吗?”
  陆玖有些疑惑,这些警员们的个人素质也太好了吧,居然没一个因为这臭味而感到不适的。
  “闻到什么?
  莫不是你偷偷放屁了,想要骗我先闻?”
  原本还一本正经地给陆玖做笔录的夏新,顿时换上了一副嫌弃不已的表情。
  对于陆玖这种放屁骗别人闻的行为,他显然十分的不屑。
  对于夏新的误解陆玖再次报以了沉默。
  不过他也能够理解,面前这个看上去跟自己差不多大,估计也刚从学校毕业没多久的小男孩,思维略微跳脱一点也不是不能理解。
  可现如今更让陆玖感到奇怪的是,总不会就自己一个人能够闻到这令人作呕的臭味吧?
  这特殊性未免也来得太令人难以接受了吧......
  而就在陆玖打算继续跟夏新做着笔录之时,那根原本竖立在一旁街边,静静地照亮着底下的烧烤摊的路灯,竟是莫名诡异地闪烁了起来。
  配合着那几近令陆玖作呕的腐烂臭味,分明生活在夏季的陆玖竟是莫名地觉得心中一寒,随即心里开始微微发毛。
  因为他敏锐的察觉到,那股类似于尸臭的味道,竟是随着电灯的闪烁越发的浓郁了起来了。
  而就在这时,原本还在用力地往鼻前扇风的夏新,却突然兴奋了起来。
  “诶,那不是夏鹏吗?
  靠,你小子刚刚跑哪儿去了阿,报完案就玩失踪,害得陈局担心了半天了你。
  干嘛还在电线杆下杵着阿,你电话中那几具尸体呢,去哪儿了?”
  “尸体?他们不就在这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