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高灵预警 > 第十七章 殇

第十七章 殇


  虽说那黑色的小东西朝着人们突来地速度极快,在黑暗中仅凭肉眼实在是难以捕捉到它的具体位置。
  但哪怕是陆玖并没有来得及出言提醒,带头的邓禹和泽瑞也是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在开启灵能后十分轻松地便躲过了这小东西的突袭。
  显然,已然经历了两次偷袭的警局和事务局众人,现如今对丧尸们的突袭手段,已经有了一个相当程度的认知了。
  无非就是优先攻击没有衣物保护的,作为人体最为脆弱的脖颈和头部罢了。
  对于这队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精锐的干警们来说,大家只需要稍微注意一些,不要让自己的危险部位暴露地太过明显,从而被那只看不清形态的小丧尸给袭击成功就行了。
  而适能者们则几乎不太需要担心这些问题。
  众人只需要在保持警惕保护自身地同时,等到那几名适能者们大发神威,成功地将这最后的埋伏也给处理掉,
  今晚的危机就算得上是解除了一半了。
  在从臭味来源确认了这是西郊公墓附近最后的埋伏之后,就连陆玖,也是这般理所当然的认为的。
  在见识过这些丧尸在事务局的适能者面前不堪一击的样子后,陆玖并不认为在突袭手段已经完全失去了效果的此时,它们还能够对自己一行人产生什么威胁。
  虽说此时的这只,看上去要比先前出现的丧尸们都更为敏捷。
  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而事情地进展,也尽都如众人所想。
  在邓禹和泽瑞这对事务局金牌搭档的完美配合之下,甚至只花费了一分钟,那先前一直令众人提醒吊胆的最后一只丧尸,也已经落入了泽瑞的手中。
  “快,阿禹,抓紧时间。
  这鬼东西挣扎得太厉害了,我也坚持不了多久的。”
  开启灵能后双臂已然化为了两棵粗壮藤蔓的泽瑞,在死死地缚住了那偷袭的黑影后,略带兴奋而又着急地朝着不远处的邓禹叫到。
  作为洛川市灵能事务局的金牌搭档,拥有超长藤蔓双臂的他,主要负责的便是对敌人的远程控制及骚扰打击。
  而防御和进攻,则都是由自己的搭档邓禹来完成。
  他双手所释放出的微型冲击波,不论是将敌人击退,亦或是用来重创敌人,都是十分适用的武器。
  而邓禹唯一地缺点,则是他的灵能对自身的肉体毫无加持,以及在面对那些灵活地对手时没有合适的应对手段。
  所以他才需要泽瑞这个搭档,来相互补全彼此的缺陷。
  而此时的他们,也一如既往没有辜负组织和彼此给与地信任。
  在一阵试探和博弈之后,泽瑞抓紧机会,用藤蔓牢牢地将那怪物捆在了歪脖子树上。
  能力范围十分有限的邓禹,不得不一边在右手的掌心处蓄力起冲击波,一边冲着那颗束缚着小怪物的歪脖子树走了过去。
  “啧,居然是只丧尸猫阿,怪不得这么灵活难抓。
  不过,也用再多做挣扎了,一切到此为止了。”
  经验老道的塔即使是在这种装逼时刻,也依然空出了左手用以防备未知的突袭。
  只需要等到自己右手的冲击波蓄力到一个可观的程度,他便可以出手将事件完结于此。
  三,
  二...
  原本在心中默默倒数着蓄力程度的邓禹,竟是突然生出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连忙惊慌地举起左手,抬起头朝着四周看去。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阿禹,快阿!”
  泽瑞的催促之声顿时又在他的耳边响起。
  算了,也许是自己今天遭遇了太多的莫名事件,因此有些过于神经质了吧。
  他摇了摇头这样想着,并将最后那个‘一’默默地读条完毕。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冰冷地刺痛之感却陡然从他的小腹传来。
  一时间,他竟是再也无法控制住身体里流动的灵能。
  那原本归属于他自我灵魂的能量,竟是在这一刻,失去了对他意识的响应。
  他满是不可思议地朝着自己地腹部看去,
  在那里,一根满是倒刺的猫尾巴,赫然已经插入了自己的身体。
  沁入灵魂的冰冷感正从那里朝着自己的灵魂深处阵阵袭来,他仿佛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灵魂正在脱离自己的身体。
  不仅是视线竟也开始渐渐变得模糊了,甚至就连原本已经在掌中蓄力完成的冲击波,也由于失去了灵能输入的原因,正在逐渐消散。
  这就是丧尸化地过程吗,真是有够痛苦的呢。
  邓禹想要自嘲地笑笑,却发现自己甚至连扯扯嘴做做表情,都变得无比艰难了起来。
  “邓禹!你在干嘛,快阿!”
  泽瑞绷紧着牙焦急地再次催促到。
  由于黑夜的缘故,他无法准确地观察到邓禹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毕竟在开启灵能的时候,他是无法移动的。
  但他那束缚着丧尸猫的粗壮藤蔓乃是他双臂所化,所以此时的他,也正理所当然地承受着那丧尸猫挣扎撕咬时所带来的疼痛。
  虽说传递到他神经中的痛感已经经过了灵能的大幅度削弱,但却依然足以疼到让他几乎崩碎了牙冠。
  “泽瑞。”
  邓禹几乎是绷紧了神经,才终于从嘴中蹦出了音节。
  “干嘛!”
  “帮我,照顾好十六。
  记得告诉她,我喜欢她,三年了。”
  “靠你个神经病这种时候说这个干嘛,要表白明天老子出钱帮你买花都行。
  但你能不能先把这鬼东西给干掉阿,老子已经痛得要死要死的了!”
  吃痛的泽瑞显然没有反应过来这是自己搭档最后的遗言,他只是暗自在心中为这个怂了三年,终于要鼓起勇气了的好兄弟高兴着。
  “再见了,唐局长,泽瑞,老爸老妈...
  还有,十六。”
  下一秒,他猛地睁大了眼睛,那原本由于丧尸细胞的感染而已然快要失去光泽的双眼,顿时又点亮了奇异地光芒。
  “陪我一起下地狱去吧,混蛋!”
  在右掌中蓄力已久的冲击波终于朝着既定的目标穿刺而去了,不论那丧尸猫再如何挣扎,被泽瑞死死束缚住的它终究是没能逃过这一劫,在一声惨叫中再无声息。
  感受到手中的目标已经成功被击杀的泽瑞这才解除了灵能,有些吃痛地甩了甩手,但也不忘夸赞一下自己的好兄弟。
  “嘿,咱们的配合永远都是这么地无懈可击,你说是吧好兄弟?”
  只是这次,他没能等来邓禹的回应。
  我应该能够算得上是英雄了吧?
  可惜十六,我好像再多看你一眼,再一眼......
  灵能事务局洛川分局B级干员“冲击波”邓禹,英勇就义。
  ......
  ......
  “噢?是这样吗?那唐束居然有个快要死掉的女儿阿,真是有意思。”
  某个伸手不见五指地漆黑之地,一道阴恻不已的声音,竟是莫名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