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高灵预警 > 第二十一章 毒

第二十一章 毒


  待到八岐将自己的愤怒在洛止戈的身上发泄一空之后,洛川市城南街道上,早已是满布疮痍遍地残垣了。
  “我想现在,你应该能够明白我的自信了吧?
  或许在内境这个人类适能者的世界之中,你已经是强大到足以自称为暴虐君王的厉害角色了。
  想必在人类制定的等级评定标准中,拥有这般实力的你也已经到达了极为珍惜的A级评价了吧?
  但可惜的是,即使是那些如你一般存在的人类,又或者是那些比你还要来得强大的人类,他们在长达百年的灵能战争之中,都无一例外的死在了我的面前。
  抱歉,此时的你不论是对于我来说,还是对于整个灵能世界来说,都不过只是一只长得略微强壮点的蚂蚁罢了。
  人类,你真的愿意为这个与你并不太多相干的别人,赌上生命与我死战到底吗?”
  八岐再次利用自己粗壮的蛇尾,将已然被砸到头破血流吐血不已的洛止戈重新放在了自己面前,接着嘲讽般地如是说道。
  “咳,咳咳。
  真不愧是被誉为异兽之王中最擅长心理战术,阴险狡诈的存在。
  即使是身体已经千疮百孔,却也仍要在我面前装出一副风轻云淡的轻松模样,以图消磨我的斗志。
  但八岐,如果我真像你口中所描述的那么不堪一击的话,你又何必在这种关键时刻来跟我多费口舌呢?
  还是说,你真感觉不到你那条尾巴上所传来的阵阵刺痛吗?”
  面对八岐那对待弱者般不屑的嘲讽,已然头破血流染红了面颊的洛止戈却狞笑着,不甘示弱的向八岐回怼着。
  她那完美的类龙身躯之上,此时竟更是莫名地从鳞甲之中,涌出了一层参差嶙峋的龙类骨骼,完完全全地覆盖在了她那原本就已经坚实无比的龙鳞之上。
  顿时,显得更加地狰狞与强大了。
  而其上那些从龙骨之中暴涨而出的倒刺龙牙,更是在不知从何时起,便已然狠狠刺入了八岐那条死死将她卷住的蛇尾之中,划出了条条伤口。
  “嘶嘶嘶。
  所以我最烦聪明人了,一点游戏体验都没有。
  唉,要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生物都跟献王那只蠢虫一样好骗就好了。”
  被洛止戈揭穿后,也就干脆不再强撑了的八岐,
  顿时龇着牙咧着嘴,将已然被戳得千疮百孔的蛇尾,从洛止戈的布满倒刺龙牙的身上给收了回来。
  “那么,接下来你是选择在交出解药后,乖乖地离开这内境之地呢?
  还是说选择在这里跟我好好地战一场,等到灵能事务局的增援到来后,名誉扫地的战败,最后不小心被躲在暗处的献王给吞噬掉呢??”
  终于解除了束缚的洛止戈舒坦地扭了扭脖子,顿时引得脖颈上的骨骼阵阵爆响,在一顿噼里啪啦之中回归到了正位。
  “嘶嘶嘶,那我现在就走吧。”
  似乎是不愿意被灵能事务局或者献王白捡一个便宜,八岐毫不犹豫地便选择了乖乖离开。
  然而就在他收起尾巴,准备转身离去之时,洛止戈却陡然叫住了他。
  “慢着,解药呢?”
  “解药?什么解药?”
  八岐似乎有些不解,阴翳的帅脸上顿时长满了问号。
  “唉,你不会以为我会傻到相信,你这条臭名昭著的八岐大蛇,在交战的时候,不会在尾巴上渗满你的专属的神经毒液吧?
  虽然你的神经毒液对我来说没什么实际性地效果,只不过让我的身体略微有些麻痹罢了。
  但对于普通人来说,比如我那个被你蛇尾卷过之后,便呆呆站在躺地一动不动,甚至连叫喊都无法做到的朋友来说,
  却实在是难以抵挡的剧毒啊。”
  洛止戈摇了摇头,轻轻地叹气着,似乎觉得八岐在侮辱自己的智商。
  “那么就是没得谈咯?”
  见到自己最后隐藏的招数也被人当面拆穿了,八岐顿时也无奈地摇了摇头。
  “所以你以为我们在谈判吗?”
  “不。”
  这一刻,八岐的双眼却骤然亮起,
  “我只是在拖延时间罢了。”
  “你!”
  愤怒不已的洛止戈顿时就要挥拳再向八岐砸去,有着龙牙形态加持的她的重拳,相信十分轻易地便能破开还未展露真身的八岐大蛇的防御。
  虽然维持龙牙形态的消耗十分的巨大,令她原本就贫乏不已的灵能总量负荷加倍,眼看着就快一滴都没有了。
  但此时的她,却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而下一秒,洛止戈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是再也无法动弹了。
  就像是陷入了传说中的梦魇一般,除了思维和意识还属于自己以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已经不再听从自己的号令了。
  “嘶嘶嘶~
  我知道,像我和献王这般的异兽之王,所有的已知资料都已经被记录在了你们人类特殊的教科书之上,供你们学习,研究。
  不管是性格,能力,还是生活习惯个人喜好,甚至连xing癖,你们人类对我都了如指掌。
  所以在确认了你出色的战斗能力之后,我便已经做好了放血的准备了。
  因为我知道,像你这般出众且自信的存在,一定会更愿意相信我是被你打伤的,而不是自愿受伤的。
  可是愚蠢的人类啊,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本八岐蛇王能够在表皮之上分泌神经性的毒液,
  那么为什么就不愿意再多想一想,分明是以阴险著称的蛇王我,为什么不会在血液里混藏着更为恐怖的毒液呢?
  难道只是因为教科书上没有写吗?
  呵,也是,
  那些已经有幸见识过我血液之毒恐怖的人类,哪还有多余的幸运活着从我面前离开呢?”
  他冷笑着,便转身朝陆玖走去,只留给洛止戈一道绝望的背影。
  “嘶嘶嘶~
  等着吧,
  等到一点一点,一滴一滴,
  慢慢被我的血液给融化,腐蚀,最后化为一滩烂泥。
  人类,感受绝望吧。
  嘶嘶嘶嘶嘶~”
  拖拽着受伤的巨大长尾,八岐一步一步地朝着废墟之中的陆玖走去。
  他能够很明确的感受到,面前这个分明极其强大但却意外有着孱弱人类身躯的伟大存在,此时正由于恐惧而逐渐陷入了绝望之中。
  啊,绝望的美妙气息。
  他最爱看的就是这副人类在他给与的绝望面前,渐渐精神崩溃的场景。
  于是他饶有兴致地将头颅恢复了真身,张开大嘴露出自己残忍又锋利的牙,猛地朝着陆玖扑去。
  可就在他只需要再前进一步,便能一口将陆玖吞进肚里之时,
  他却惊恐的发现,此时的自己竟无论如何,也无法再朝着陆玖前进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