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高灵预警 > 第二十四章 诈尸了

第二十四章 诈尸了


  洛川的雨不知从何时起又下了起来,淅淅沥沥,似乎在尽力冲刷着城南街道上那些腥臭不已的褐红液体。
  借着街边幸存路灯昏暗的灯光,陆玖瘫坐在洛止戈的身旁,呆呆地望着熟睡在一旁的,那张世间少有的美妙脸庞。
  此时的城南街道,陆玖目所能及的一切地方,都已然在先前与八岐的战斗之中化为了废墟了。
  就连原本坚实平整的柏油路上,也都散布着些许深浅不一的圆形巨坑,在淅淅小雨的冲刷之下,不断积攒起一个个浑浊的泥坑。
  硕果仅存的几条破旧路灯,虽然已经弯曲折叠,只能在短路的电光中勉强闪烁着昏暗的光,但也依然在尽力地照亮着陆玖仅存的世界。
  而在陆玖的不远处,那条一度是人们内心深处最为恐怖的噩梦的巨蛇八岐,此时却已经是被暴怒状态下的陆玖,给硬生生地拆解成了八块,再无声息了。
  那堂堂异兽之王的珍贵躯体,此时却只能像是巨大的垃圾一般,被人任意地丢弃。
  只能静静等待着岁月的流逝,最终化为一滩腐臭的烂泥。
  可即便如此,那个给与自己温暖怀抱,咬紧牙关将自己死死护在身下,并且有着绝妙面庞的天然呆美少女,却再也无法醒过来了。
  陆玖抬起了头,任凭雨水淹没了泪水,只是静静地朝着远处依然繁华喧闹的洛川市区看去,随后不自禁的叹了口气。
  所谓英雄,也许就是背负着普通人的喧闹,舍命的兀自前行吧。
  过了好一会,大概是终于从初次使用能力后,那布满全身的虚脱感中恢复了过来。
  陆玖这才准备僵硬地从地上爬起,顺便思索着自己一个人应该怎么处理洛止戈的尸体会比较好——毕竟自己那质量一般的廉价手机,早在八岐出场的那一刻起便给他摔了个粉碎了。
  所以此时的他,竟是尴尬得连呼叫场外援助都无法做到,只能静静等待着警局或者事务局在接到邻居们的报警后赶来,亦或是全程自食其力了。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不论是警局亦或是事务局的干员,都丝毫没有要赶来的迹象,起码陆玖并没有听到那足以振奋他内心的警笛之声。
  也许是警局和事务局的人都在处理了另外的危机,所以应接不暇了吧?
  他这样想着。
  而就在他强忍着肌肉的酸痛,费劲地俯身来到洛止戈的身旁时,那具原本在陆玖的认知中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动态的尸体,竟是兀自地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咳嗽声。
  陆玖顿时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但随着那声咳嗽的响起,原本已经了无生息了的洛止戈,其胸前的山峦却竟是奇迹般地再次起伏了起来。
  陆玖不禁想起了先前所见过的那些丧尸,不由得有些心虚。
  但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在僵硬地咽了咽口水后,试探性地朝着洛止戈问去。
  “洛,洛小姐,你还好吗?”
  “小陆...我,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洛止戈虚弱但却正常的声音顿时传来,陆玖这才算是放下了心来。
  想来也是,他坐在洛止戈身旁这么久,却都一直没有闻到以往丧尸出场时那股特有的尸臭味道,那么洛止戈又怎么可能会变成丧尸呢。
  想到这里的陆玖连忙赶了过去,搭了正奋力起身的洛止戈一把,将她扶到了一旁某面已然瘫倒的墙根之下,背靠着歇息。
  “你还活着,真好。对了,八岐呢?
  我在灵能耗尽之后便失去意识晕了过去,之后的一切就都无从知晓了。
  是唐师兄他们及时赶到,成功将八岐击退了吗?”
  听到洛止戈的问话,陆玖顿时心虚地看了看四周被自己撕扯成碎块的大蛇八岐。
  但即使犹豫再三,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向洛止戈解释自己是怎样突然拥有了与她如出一辙般的能力,并且成功地将油尽灯枯的大蛇八岐给生撕成了碎片的。
  毕竟,连他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然而聪明如洛止戈这般的存在,早就在陆玖的犹豫中发现了丝丝蛛丝马迹。
  在简单地扫过了一眼战场,并且经历了短暂的震惊之后,八岐已然身死于觉醒后的陆玖之手的真相,便已经了然于洛止戈的内心之中了。
  虽然她早在与八岐的战斗之中,就已经大致猜到陆玖也许是一个有着极其强大的源质,却不知为何还尚未觉醒的奇特存在。
  否则八岐又何必冒着身死的危险,拼着老命也一定要将陆玖给吃了呢?
  但她没想到的是,觉醒之后的陆玖居然能够这么强大,强大到能够直接将作为异兽之王之一的八岐给撕成碎片。
  虽说当时的八岐在与自己一番血战之后,一身实力应该已经是十不存一了。
  但即便如此,八岐就算仅凭着它巨大本体的本能力量,也依然能够轻松地将B级评价以下的适能者们给秒杀掉。
  也就是说,陆玖竟是在觉醒之初,便已经拥有了不亚于B级适能者的超强实力了。
  要知道,就算是那位自己的师兄,作为洛川市灵能事务局局长的唐束,也不过只拥有着B+级的评价罢了。
  如此一个实力强劲而又潜力无限的适能者,一旦身边没有导师加以正确的三观引导的话,只怕是又会诞生出一个一如多年前‘新世界’一般恐怖的存在了吧。
  嘛,不过,像是陆玖这般拥有着无限热血与正义的中二少年,应该是不会做出像‘新世界’那般几乎颠覆世界的恐怖举措的吧?
  想了想那个即使是手无寸铁,也要穿越人海以图将自己从困境中救出的嫩头青年,洛止戈不禁舒心地笑了起来。
  而就在她正准备张口恭喜陆玖成功觉醒之时,那款别在热裤口袋之中,一直受着龙鳞保护的电话,竟是在此时突然地响了起来。
  “喂?”
  “喂,是,是洛小姐吗?”
  电话那端的声音显然有些慌张,甚至就连说话也变得有些结巴了起来。
  就像是,就像是害怕得在颤抖一般。
  “洛小姐,我是陈杉,警局副局长陈杉,西郊废厂,快,快!”
  甚至都没有等待洛止戈的回复,陈杉在一股脑将自己的话说完之后,便匆匆地将电话给挂断了。
  “西郊废厂是吗?还好,虽然先前伤得不轻,但那原本已然见底的灵能能量,却意外地已经充能完毕了。”
  咬紧着牙,在陆玖的帮助下才强撑着从地上战战巍巍地站起来了的洛止戈,笑着如是说道。
  下一秒,随着一声发泄疼痛般的爆喝,那对在与八岐交战中已然被撕裂开来了的龙类翅膀,竟是再度从洛止戈的脊背处生长而出,焕如新生。
  “等一下,我也要去。”
  而就在洛止戈正准备振翅而起之时,眼神坚毅无比的陆玖却突然叫住了她。
  这一次,该轮到我保护你了,
  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