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高灵预警 > 第二十四章 龙与龙 二合一

第二十四章 龙与龙 二合一


  洛川的雨不知从何时起又下了起来,淅淅沥沥,似乎在尽力冲刷着城南街道上那些腥臭不已的褐红液体。
  借着街边幸存路灯昏暗的灯光,陆玖瘫坐在洛止戈的身旁,呆呆地望着熟睡在一旁的,那张世间少有的美妙脸庞。
  他已经是精疲力竭,丝毫动弹不得了,甚至就连只是扭扭脖子,也都能感受到肌肉的巨大抗议。
  这初次的觉醒不仅榨干了他体内的每一滴灵能能量,让他一滴都没有了,甚至就连他全身的肌肉,此时都被迫地到达了一个极限状态,想必短时间内是无法再做什么剧烈运动了。
  而此时的城南街道上,陆玖所目所能及的一切地方,都已然在他先前与八岐的激烈战斗之中化为了废墟了。
  不,说是激烈的战斗,但实际上却只是实力大减的八岐被自己单方面的蹂躏的过程罢了。
  那原本坚实平整的柏油路上,此时也都无可避免地出现了数量繁多的深浅不一的圆形巨坑——那是他曾将八岐整个的抡起,随后又狠狠地将其砸在地面之上的暴行铁证。
  甚至就连硕果仅存的几条破旧路灯,也已经因为莫名的外力而弯曲折叠,只能在短路的电光中勉强闪烁着昏暗的光,吃力地照亮着陆玖仅存的世界。
  看着这一切虚幻又真实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面前,陆玖不禁有些迷茫。
  那个残忍狂暴,充满着戾气,好战喋血,十分迫切地想要将视线中的一切撕碎摧毁,
  甚至在将敌人击杀后还愉悦地将其肢解分尸,直到精疲力竭再也无法动弹了才被迫停下脚步的恐怖存在,真的是我自己吗?
  陆玖的心中有些害怕,如果这就是真实的他的话,那么是否会有一天,他会完全地失去失去理智,从一个自以为的英雄,变为一头只知道破坏和杀戮的地狱恶魔呢?
  而在陆玖的不远处,那条曾经一度是人们内心深处恐怖的噩梦,此时却被人像玩具般硬生生地拆解成了七八大块的巨蛇八岐的尸首,正静静地躺在那里,无声的回答着。
  他死了,且不仅仅是死了。
  可是,可是,
  陆玖吃力地转过头去,看了看躺在身边已然了无生息了的洛止戈,不禁又愤怒了起来。
  可是即便如此,那个给与自己温暖怀抱,咬紧牙关也要将自己死死护在身下,有着绝妙面庞的天然呆美少女洛止戈,如今却也躺在那里,再也无法醒过来了。
  想到这里,一股恶意竟是再度莫名地从陆玖的胸中涌起,似乎先前的发泄还并不足够。
  若不是身体实在是已经到达了肉体极限的话,相信这个状态下的陆玖一定会再次起身,将八岐原本就支离破碎的尸体再度蹂躏一番才肯罢休。
  可他确实是无法动弹了,他无法再在八岐的身上发泄怒意,也无法轻抚那个因自己而死的少女的美丽脸庞。
  于是他呆坐着,任凭雨水冲刷泪水,就这样呆坐着。
  过了好久,直到那股莫名地冲动终于在雨水的冲刷之下渐渐消失,陆玖才抬起了头来,静静地朝着远处依然繁华喧闹的洛川市区看去,随后又迷茫的叹了口气。
  这份突如其来的,暴虐而又充满戾气的强大力量,对于自己来说究竟有着怎样的意义呢?
  毕竟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这份超脱了他意志的恐怖力量都实在是太过于邪恶与黑暗了,
  甚至令陆玖感到极度地恐惧。
  又过了好一会,大概是终于从初次使用能力后,那布满全身的虚脱感中恢复了过来。
  陆玖这才准备僵硬地从地上爬起,顺便思索着自己一个人应该怎么处理洛止戈的尸体会比较好——毕竟自己那质量一般的廉价手机,早在八岐出场的那一刻起便被压了个粉碎了。
  所以此时的他,竟是尴尬得连呼叫场外援助都无法做到,只能静静等待着警局或者事务局的人们在接到邻居们的报警后赶来,亦或是全程自食其力了。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不论是警局亦或是事务局的干员,都丝毫没有要赶来的迹象,起码陆玖并没有听到那足以振奋他小市民内心的警笛之声。
  也许是警局和事务局的人都在忙着处理其他的危机,所以有些应接不暇了吧?
  就在他强忍着肌肉的酸痛,费劲地俯身来到洛止戈的身旁,决定自食其力之时,
  那具原本在陆玖的认知中必然已经失去了生命动态的洛止戈的尸体,竟是兀自地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咳嗽声。
  陆玖顿时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但随着那声咳嗽的响起,原本已经了无生息了的洛止戈,其胸前的山峦却竟是奇迹般地再次起伏了起来。
  陆玖顿时不知从何处生出一股力气,竟是立刻就爬起身来朝着洛止戈飞扑了过去,并且一把紧紧地抱住了她。
  “洛小姐,你没事了?太好了,你没死!
  太好了,呜呜,太好了,没有人因我而死,太好了......”
  “小陆...我,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但是,你能先放手吗?我快要窒息了......”
  洛止戈虚弱的声音顿时传来,陆玖这才连忙松开了自己紧紧抱着的双手,趁着夜色双颊绯红。
  太好了,那个舍命保护我的少女她没有死,她活过来了!
  天知道先前少女倒在一动不动的他怀中的时候,他的内心有多压抑。
  抹了抹脸颊上的泪水,陆玖连忙搭了正奋力起身的洛止戈一把,将她扶到了一旁某面已然瘫倒的墙根之下,背靠着歇息。
  “你还活着,真好。对了,八岐呢?
  我在灵能耗尽之后便失去意识晕了过去,之后的一切就都无从知晓了。
  是唐师兄他们及时赶到,成功将八岐击退了吗?”
  洛止戈虚弱地靠在墙上,有些好奇地问着,因为她似乎并没有在周围发现事务局干员亦或是警局干警们踪影。
  听到洛止戈的问话,陆玖顿时心虚地看了看四周被自己撕扯成碎块的大蛇八岐。
  但即使犹豫再三,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向洛止戈解释自己是怎样突然拥有了与她如出一辙般,但却狂躁黑暗的能力,并且成功地将油尽灯枯的大蛇八岐给生生撕成了生蛇片的。
  然而聪明如洛止戈这般的存在,早就在陆玖的犹豫中发现了丝丝蛛丝马迹。
  在简单地扫过了一眼战场,并且经历了短暂的震惊之后,八岐已然身死于觉醒后的陆玖之手的真相,便已经了然于洛止戈的内心之中了。
  虽然她早在与八岐的战斗之中,就已经大致猜到陆玖也许是一个有着极其强大的源质,却不知为何还尚未觉醒的奇特存在了。
  但她没想到的是,觉醒之后的陆玖居然能够这么强大,强大到能够直接将作为异兽之王之一的八岐给撕成碎片。
  虽说当时的八岐在与自己一番血战之后,一身实力应该已经是十不存一了。
  但即便如此,就算仅凭着巨大本体的本能力量,八岐也应当依然能够轻松地秒杀掉绝大部分的B级评价以下的适能者们。
  也就是说,这陆玖竟是在觉醒之初,便已经拥有了不亚于B级适能者的超强实力了。
  要知道,就算是那位自己的师兄,作为洛川市灵能事务局局长的唐束,此时也不过只拥有着B+级的评价罢了。
  但看了看四周的一片狼藉,洛止戈的心情便顿时沉入了谷底。
  因为她深刻的明白,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陆玖应该与她一样,觉醒的是某个强大而又难以控制的黑暗力量。
  而这种难以控制且会污染内心的黑暗力量,一旦不加以好好引导的话,那么被负面情绪吞噬的他们便极有可能会成长为‘新世界’那般邪恶的存在。
  就连常年接受厄尔彼塔学院最为优秀的教育以及心理辅导的自己,也时常会有压抑不住内心躁动的情况发生。
  好在在经过这么多年之后,自己已经能够通过暴食来稍微发泄内心的压抑了,但即便如此,自己这些年来暴食的频率,也已经越来越高了。
  嘛,不过,像是小陆这般向往着阳光,拥有着无限热血与正义的中二少年,大概是很难被负面情绪所吞噬,遁入黑暗之中的吧?
  想了想那个即使是手无寸铁,也要穿越人海英雄救美的嫩头青年,洛止戈不禁舒心地笑了起来。
  既然这样,那么在事件结束后就动用手中的特权,将小陆特别招入厄尔彼塔学院之中吧,毕竟这么年轻的B级适能者,就算是在学院中,也实在是不算多见啊。
  而就在洛止戈正思考着该如何与陆玖开口商量入学事件之时,那款别在热裤口袋之中,一直受着龙鳞保护的电话,竟是在此时突然地响了起来。
  “喂?”
  “喂,是,是洛小姐吗?”
  电话那端的声音显然有些慌张和害怕,甚至就连说话声也变得结巴了起来。
  “我是陈杉,警局副局长那个陈杉,西郊废厂,快,快!”
  嘟,嘟,嘟......
  甚至都没有等待洛止戈的回复,陈杉在一股脑将信息交代完毕之后,便匆匆地将电话给挂断了。
  而原本瘫靠在废墙上的洛止戈,在接完电话后顿时咬着牙挣扎着站起了身来。
  从陈杉电话中慌张地语气,以及那不经意间闪过的惨叫声中,她已然明白了事态的紧急性和严重性。
  所以即使是已然耗尽了灵能,即使是身体千疮百孔,就连站立都十分吃力,她也必须得立刻赶到那里。
  “西郊废厂是吗?”
  她低头默念着,随即却惊异地发现了自己体内原本已经消耗一空的灵能,此时竟是意外地已经完全恢复了。
  要知道,在正常情况之下,要想让自己体内干枯见底的灵能完全充盈的话,至少也需要休息上三天才行。
  而此时,自己却不过是短暂地睡了一觉,体内的灵能竟然就已经莫名地恢复完成,甚至快要溢出来了。
  难道是自己昏迷期间,又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吗?
  洛止戈有些摸不着头脑,实在是不太清楚这究竟是怎样一回事。
  但,总归不是什么坏事,何况情况紧急的此时,她也已经来不及再去深究什么了。
  下一秒,随着一声发泄疼痛般的爆喝,那对在与八岐交战中已然被撕裂开来了的黑色龙翼,竟是在爆喝之中再度从洛止戈的脊背处生长而出,赫然焕如新生。
  而洛止戈却吃痛得几乎快要站不稳身子了。
  也幸好陆玖眼疾手快,连忙伸出手去扶住了她。
  “不要太勉强了,你还受着重伤呢!”
  陆玖顿时有些莫名地心疼了起来。
  “不行,我必须得去!承载着厄尔彼塔学院之名,我必须赶到那里!”
  紧咬着牙冠的洛止戈猛地抬起了头,看向眼神之中满是坚毅。
  看着已然虚弱不已但却依然坚毅不屈的洛止戈,以及她那满是焦急的炽热龙瞳,陆玖那原本已经挤到嘴边的诸多劝阻,却竟是再也无法成功地说出口了。
  紧接着,他摇了摇头,像是无奈般地叹了口气。
  “唉,别急啊。我的意思是,这次,我带你去。”
  原本还在纠结着自己突然获得地力量的意义的陆玖,却突然释然般地笑了笑。
  罢了,哪怕因此坠入黑暗,但这一次,该轮到我保护你了,
  他这样想着,随即在洛止戈不可思议地眼神中,点燃起了自己先前所恢复地些许灵能,转身化为了一头与她如出一辙地人形巨龙。
  下一秒,龙与龙振翅而起,一齐划破了洛川夜空的苍穹。
  .
  .
  .
  而在陆玖二人离开了大约半个小时后,那颗最先被陆玖连根拔起的,属于异兽之王八岐的头颅,却突然猛地睁开了眼睛。
  “嘶嘶嘶,真没想到,那分明尚未觉醒的人类型使徒,却居然在这种关键的时候觉醒了,而且觉醒的还是与那头母暴龙一模一样的强大能力。
  嘶嘶,幸好我先找到了那只小龙虾,若不是在吃了它后,获得了那滴人类使徒的血液,只怕今天我就真的陨落在这里了。
  不过,那个人形使徒拥有着极其强大的灵能恢复能力我不奇怪,但那头暴龙女怎么也恢复得如此迅速?
  难道,这是那人形使徒所给与她的?
  西郊废厂是吧?我来了。”
  说完,他便伸出了细长的舌头,像是忍痛一般冷哼了一声。
  随即,它那颗仅存头颅的断肢之中,竟是又在一阵阵膨胀暴涨之后,重新生长出了一条数米长的巨大身躯。
  “啊~使徒之血,多么美妙的存在啊~
  嘶嘶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