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七彩玲珑甲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大局

第一百七十七章 大局

李世走近黄衫司马公子处,将色盅盖子揭开。
  
  赌场众人尽皆惊呼。
  
  色盅里面赫然三粒骰子,也全部是最大的六点。
  
  燕公子却将眼睛睁得大大的,这次轮到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李世非常佩服司马公子的赌术,因为台面上的骰子,无论你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司马公子赢了。
  
  在司马公子的赌局里面,果然从来都是一局分出输赢。
  
  即便是两人摇出来骰子的点数全部一样,也能分出胜负。
  
  因为他们两人说好了,这一局是比大小,谁摇出来的骰子大,谁赢。
  
  司马公子台面的三粒骰子,不仅是点数最大,而且外形也比对面燕公子的骰子大了一圈。
  
  “你,你,你怎么会变出这么大的骰子?”
  
  燕公子不服气地对着司马公子喊道。
  
  司马公子只冷冷地道:
  
  “刚才我们可是说好了,摇好了的骰子不能改变,而且赌的是骰子的大小?”
  
  “你我摇好以后,我们谁都没有去碰这个色盅,还找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来揭开色盅。”
  
  “现在结果出来了,我这边的骰子比你的大。留下你的银子,你可以走了。”
  
  赌场刘老板见状大喜,将燕公子面前的金子和银票全部收走。
  
  司马公子谁也不看,整理了一下黄衫,自回帘后看书,一个舞女将帘子合上。
  
  李世看见司马公子关上了房帘,有些失落。
  
  “这个公子哥的身形和背影为何那么像沈梦?但他动作、说话和长相又明明是个男的。难道是我太思念沈梦,出现的幻觉?”
  
  “不会的,他一定不是沈梦,如果是沈梦在这里,她又怎会如此冷漠?他根本就不认识我呀。”
  
  “沈梦已经跳下了峨眉山的万丈悬崖,又怎么会是这个赌场里面的绝顶高手?”
  
  李世刚有一点要冲进司马公子房内的冲动,想到这里,又终于忍住了。
  
  “不愧是司马公子啊,这局真是赢得精彩。”
  
  刘老板得意忘形地对楞在原地的燕公子说道:
  
  “刚才你说如果赢了,要我做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我倒挺有兴趣的,想知道你要我做什么事啊?”
  
  燕公子看着赌桌上面的骰子,往刘老板那里无可奈何地笑了笑,显然不愿意在这群人中说出要刘老板做的事。
  
  他倒也爽快,愿赌服输,系紧了背后的古琴,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李世见状,紧跟而出。
  
  他一定不能放过眼前的线索。
  
  “看开点赌场”内厅,鼓乐齐鸣。
  
  舞女们重新换了装束,赌徒们也开始了新一轮的狂欢,恢复了热闹的气氛。
  
  燕公子走出了赌场,往峨眉山方向而去。
  
  两人一前一后,穿过了闹市,李世在后面将他叫住:
  
  “公子留步,在下有一事相询,还望赐教。”
  
  燕公子白衣飘飘,回头转身:
  
  “我并不认识你,刚才输了赌局,我也并没有怪你。”
  
  李世将两手一摊:
  
  “刚才的赌局的确不能怪我,我只是将你们的色盅盖子揭开而已。”
  
  “我们都没有看出来,那个司马公子是什么时候将骰子换成大的了。”
  
  “我这次来找你是有关一件往事。我想要问问你知不知道‘燕备河’这个人?还有,你身上背的是不是女娲泽天古琴?”
  
  燕公子原本不想和李世过多纠缠,但当他听到了“燕备河”和“女娲泽天古琴”的时候,全身一震。
  
  “你怎么会知道这把古琴的名字?”
  
  李世见燕公子如此回答,证实了心中所想。
  
  “那就对了,你的祖上是雷无极将军旗下右将军燕备河。他告老还乡后,远赴大漠。”
  
  “你也来自大漠,你也姓燕,你和他一定有所关联。”
  
  燕公子全身戒备,盯着李世,重新把他上下打量。
  
  “这些都不能说明你是如何知道这把古琴的名字,你到底还知道多少有关我的事?”
  
  李世见自己又猜对了,便继续说道:
  
  “你可知道雷无极将军后人惨遭灭门的惨案?我以前是龙须镇的都头李世,也被恶人陷害其中,现在我一定要查出此事的真相。”
  
  “你的祖上燕备河跟着雷将军曾经进入过伏羲墓,从里面取出了五件宝贝,其中有一件就是‘女娲泽天古琴’。”
  
  “后来雷将军将这把古琴送给了燕备河,我猜一定就是你背后那把。”
  
  “因为在长安城,我曾经目睹过你和洛亲王斗琴。”
  
  “洛亲王用的是‘号钟’古琴,音质已属上乘,你的琴音更是动听,技高一筹,赢了洛亲王。”
  
  “如果不是上古宝物,你在琴技上面的较量,很难获胜。”
  
  燕公子似乎心事重重,神情依然凝重。
  
  “雷无极将军和燕备河的那些往事江湖上知道的人并不多,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世见燕公子依然对他充满敌意,便向他拱了一下手:
  
  “燕公子见谅,你我萍水相逢,刚才我的问题,的确有些唐突。”
  
  “有关那些往事,是我在太湖岭四方山的清风观,向百里求贤前辈求证的。”
  
  “在下见到公子风采,便向公子学了学,赌上一把,斗胆猜了一下,没想到还真是如此。”
  
  “九幽杀手窥探雷家珍藏的七彩玲珑甲,造成雷家堡惨案死了四十余人。幕后凶手还害死了我的师父,和另一个重要的人。”
  
  “所以我一定要替雷家的死难者,我的师父,另一个人报仇,我一定要查出这件事的幕后真凶。”
  
  燕公子见李世神情严肃,眼神中出现的愤恨不像是装出来的,面上表情渐渐舒展。
  
  他还没有答话,一只老鹰“啊”地一声嘶鸣,在两人头顶盘旋。
  
  四周齐刷刷地四个人影落下,将他们围在了中心。
  
  “燕公子,你果然来找刘老板,不是为了赌钱,而是有一事相求。”
  
  “那件东西是否在你身上?赶快交出来吧。”
  
  说话的是衣服已经发黄的陌生人,曾经和李世一起在茶铺喝茶。
  
  他站在两人的侧面,只看着燕公子说话,他并不认识李世。
  
  “这里还有个老熟人,怎么我们走到哪里都能遇到你?”
  
  锁链吴德旺站在李世的对面,他早在赌场里面就认出了李世。
  
  “上次你打伤了惊涛堂的人,我原本不想计较了,怎么,这件事你也有所关联?”
  
  铜锤巴尔图将八十斤重的铜锤立在地上。
  
  “是该算一算那笔旧账了。”
  
  众人头顶盘旋的黑鹰,准确地落在了最后一个,身穿蓝衫人的身上,原来是他养的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