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一剑万古平 > 第73章 荣家

第73章 荣家


  参加选拔的人都看到了江流和李复短暂的一战,也看到了他硬接李通的一幕,对江流的实力都是心服口服,后面两天的两轮比赛,对江流来说非常轻松。
  大部分对手都选择直接认输,也有几个诚心想要和江流切磋,对于这样的对手,江流也表现的很友善,没有利用身体上的优势,只使用普通的剑技和他们交手。
  不过江流对剑技的精深掌握,还是让台下的一众大佬赞叹不已。
  第三轮比赛,江流没有选择越阶挑战,只是战胜了五名同阶的对手后,获得了代表神泉郡参赛的资格。
  两天的比赛结束后,江流专门让秦野引见了他的母亲,江流持晚辈礼感谢了一番。
  然后和秦野秦雪,约定了在王都会合的时间和地点,江流拜别姐弟二人,离开了恭和王府。
  秦野本来想跟江流一起走,不过出去两三个月,回来两三天就要走,秦雪一番威逼利诱,秦野也无计可施。
  而且不久之后,玄灵剑宗也会安排参加天骄赛的弟子出去历练,秦野想想也就没再坚持。
  江流离开亲王府,并没有直接离开郡城,而是先找了间奢华的客栈住了下来,反正身上的金币平时也没处花。
  江流打算在这郡城之中玩上一两日,这神泉郡的郡城可是江流见过的最大的城池了。
  在亲王府中本已经是叨扰,而且秦野姐妹又身份显赫,江流自然不好给人多添麻烦,现在离开了亲王府,江流觉得自在多了。
  江流在客栈里泡了个澡,换上刚买的新袍服,自己看着非常满意。
  “我怎么这么好看!”
  江流像个纨绔晃晃悠悠的踱着步子,来到客栈前面配套的酒楼吃饭,奢华的客栈配套的酒楼,自然也够档次,江流扮了一回阔少。
  “小二,帮我整一桌最贵的!”
  “客官,你就一个人,怕是贵不到哪去啊!”
  江流想想也是,一个人撑死了也吃不了多少,的确贵不到哪去。
  “那就上酒!好酒来两壶!”
  这时一个十七八岁,明艳动人的女子出现在江流眼前,毫不客气地在江流对面坐了下来,浅浅的笑着说道:
  “这位公子这钱,今天怕是花不出去了!”
  江流身体往椅背上一靠,女子剑师五阶修为,江流故作不知,面带微笑,说道:
  “这位美女,这是为什么呢?”
  前半句虽然略显轻佻,可也还算正常,后半句那腔调跟宋大宝似地,贼贱贼贱的。
  那女子显然想不到江流会有这样的表现,眼神有点懵圈,不是说是个惊才绝艳的天骄吗?不是说有狂霸之气吗?
  难道是我认错人了?!
  女子虽然心里懵圈,脸上却一直保持微笑,定了定神,决定还是先确认一下,说道:
  “想不到江公子,竟然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江流腹诽,这叫可爱!那为啥我以前每次看到宋大宝说这话,都很想抽他呢?
  “哦?这么说来,你认识我?”
  明艳女子微笑着点点头:
  “还没有,不过这顿饭之后,咱们就认识了。”
  “你要请我吃饭?”
  “公子可愿赏脸?”
  “不行!”
  江流故意停顿了一下,见女子眼中露出一抹失望,才接着说道:
  “这个位子是我的,坐在这里只能是我请你。
  你要是想请我,咱们不妨换个地方,如何?”
  明艳女子这才知道江流是在逗自己,眼中闪过嗔怪,笑着道:
  “那自然好!”
  女子将江流带进一个宽大的包间,显然是这女子之前就订好的,桌子上也很快就摆满了菜。
  “美女,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江流觉得吃饭之前还是先把话说了,万一一拍两散,翻起脸来也没心理负担。
  “别叫什么美女了,我叫荣婉儿。
  来找江公子,是想替家兄谢谢江公子。”
  江流刚出神泉就被秦野拉回了亲王府,除了秦家几人和参加选拔的一些人,江流别人连见都没见过,更别说有什么交情了。
  江流一脸疑惑的问:
  “不知令兄是谁,为何谢我?”
  见到江流这幅表情,荣婉儿笑了笑,一直江流在主动都自己,这回总算自己主动了一回。
  “家兄日前荣升郡城城主,现在江公子应该知道,为何要谢你了吧。”
  荣婉儿笑意盈盈地说道。
  那日,李通因为自己被秦野的母亲呵斥,当时并没有说要免职啊,再说了就算被免职了,自己也是无心之举,新任城主对自己也无需言谢啊。
  江流平静的说道:
  “如果是这样,那这饭我还是不吃了,我并非有意为之,你们也没必要感谢。”
  江流站起来就要离开,女子情急之下拉住了江流的衣袖,发觉不妥,又赶紧松开,说道:
  “江公子莫急,听我把话说完。”
  这回荣婉儿不敢再欲言又止了,开门见山地将事情说了个明白:
  “我们荣家是初阳国经商的世家,生意遍布八郡一都,但家族在修行一途一直没有人能脱颖而出。
  我家兄长算是数十年来,家族中最好的修行苗子,目前快四十岁了也不过剑宗二阶。
  所以家族虽然坐拥巨额财富,但没有自身实力做保证,总是战战兢兢。
  不过你日前击败李复,郡守府罢免了李通,家兄荣立得到擢升。
  成为一个郡城的城主,凭这个官方的身份,能够结交更多的人脉,对我荣家有多大的作用,估计江公子无法想象。
  所以我们荣家对江公子的感谢是真心实意的。”
  江流听了荣婉儿的话,他对荣家的这顿饭倒也可以泰然处之了。
  江流尴尬的笑了笑:
  “既然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两人这才在桌子上开动起来,果然是高档酒楼,各种菜式,色香味形俱全,还有荣婉儿这个美女不时给自己斟酒,江流完全不顾形象,吃的肆意妄为。
  荣婉儿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都是浅尝辄止,江流的吃相简直让她瞠目结舌,本来想说的话,都找不到合适的时机说出来。
  不过好在江流很快就吃饱了,端起茶水喝了几口就准备走人。
  “江公子,我荣家也算是世家,自然不可能只用一顿饭来感谢如此恩情。
  明天晚上,在城中的荣氏商行会有一场拍卖会,无论公子看中拍卖会上的任何东西,只管拍下来就是。”
  说着,荣婉儿将一个紫色的令牌放到江流的面前。
  江流明白荣婉儿的意思,自己将东西拍下来,到时候不用付钱直接拿走,江流真是想答应下来,自己需要几柄剑,剑阵还没玩过呢。
  可是自己的确是无心之举,江流还是不想挟恩图报,江流说道:
  “无功不受禄,荣姑娘的美意,在下心领了。”
  荣婉儿笑了笑,说道:
  “那婉儿就要公子一个承诺,公子日后有能力了,照拂荣家一二如何?
  不过公子也不必多心,荣家百年来,遇上修行天才都会结下善缘。
  这就是荣家百年来没有强者,却能不倒的根源。”
  江流想了想,将桌上的紫色令牌收了起来,既然荣婉儿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江流自然也不用多矫情。
  自己的一个承诺换几样东西,想想就觉得,这很公平!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