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将军宠妻之独慕花朝 > 第153章 太子禁足

第153章 太子禁足

楚瑞饶有兴趣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楚渊,他挑了挑眉,上前一步,“父皇,既然众位大臣都为二哥说情,相必二哥的为人定不会如范大人所说的那般不堪,还请父皇明查。”
  
  他说的话无异于是在添油加醋,只见楚君安站起身,指着楚渊怒吼:“好啊……朕竟不知朕的儿子有如此本事,竟让那么多人为你求情!”
  
  楚渊把头扣在地上,沉声道:“父皇,儿臣冤枉,还请父皇明查。”
  
  楚君安冷哼一声,“太子涉嫌勾结外人,禁足太子府,没朕的旨意不得踏出府半步!”
  
  楚渊死死的咬着牙,眉头紧拧在一起。
  
  “皇上……”
  
  “谁再为他说情就和他一同受罚!”
  
  没有人再吭声,楚尧也退回自己的位置,唯有楚渊还跪在殿中央。
  
  楚君安睨了他一眼,“这件事交由沈大人查明。”
  
  “是。”
  
  退朝后,几个大臣三五成群的走在一起,议论着方才的事。
  
  “太子这次的事闹得凶啊,这以后恐怕……”
  
  “是啊,这太子出了事,以后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可不就是瑞王殿下了。”
  
  “沈大人,令郎和六公主有婚约,皇上又把这件事交由您查办,看得出来皇上十分重视您啊。”
  
  “不过这件事十分棘手,沈大人可有得忙了。”
  
  沈岸笑了笑,没有参与这个话题。
  
  另一边,沈靖淮如同往日一样来到秀吟宫门口,难得的被宝笙引进屋。
  
  楚玥吟还是一副病恹恹的样子,“沈公子坐。”
  
  沈靖淮微怔了一下,关切道:“公主脸色不是很好,可是身子不适?”
  
  楚玥吟摇了摇头,“没什么大碍,我身子本就不好。”
  
  沈靖淮没再开口,六公主为何身子孱弱宫里的人都知道,无非就是为了那漠北的世子。
  
  “沈公子,下月我们就要成婚了。”
  
  她语气平淡,好似不是在说自己的事。
  
  沈靖淮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他点头:“公主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楚玥吟淡淡地扯了扯嘴角,“我有一事相求。”
  
  “公主请说。”
  
  楚玥吟起身,拿出昨日写好的那封信。
  
  “劳烦沈公子把这封信交由骆世子。”
  
  沈靖淮脸上的笑容僵住,垂在身侧的手也不自觉的握紧。
  
  楚玥吟垂下眸子,嗓音沙哑:“沈公子放心,这是我和他最后的联系,成婚之后我会安分守己,好好的和你过日子。”
  
  沈靖淮缓缓地抬起手,接过她手中的那封信。
  
  “公主放心,我会把信交给骆世子。”
  
  “多谢。”
  
  沈靖淮离开皇宫,一直看着手中的那封信,不知在想什么。
  
  “公子,到了。”
  
  马车外传来小斯的声音。
  
  沈靖淮回神,掀开帘幕下了马车。
  
  骆辛川得知他来的时候愣了片刻,这才来到正堂。
  
  “沈公子来我府上所谓何事?”他语气冷淡,带着明显的疏离。
  
  沈靖淮又看了一眼手中的信,这才把信递给他。
  
  “六公主托我来给你送信。”
  
  骆辛川心脏怦怦乱跳,只觉得呼吸有些不顺。
  
  他别开眼,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平稳:“信怎么来的你就怎么还回去。”
  
  沈靖淮把信放到桌上,劝道:“她说了,这是你们最后的联系,下个月她会嫁给我好好的过日子,骆世子还是看看吧。”
  
  骆辛川鼻腔微酸,背身负手而立。
  
  沈靖淮叹气,转身离开。
  
  那封信就放在桌子上,骆辛川却不敢动。
  
  他怕……他怕他看了信后会失控。
  
  “墨珏,把信烧了。”
  
  “世子,你这又是何必,六公主都说了这是最后的联系了,你就看看吧。”
  
  骆辛川眼眶湿润,看了一眼那封信,声音沙哑:“把信放到书房里的暗格里,锁好。”
  
  墨珏无奈,只能按他的吩咐做。
  
  直到现在,楚玥吟仍抱着一丝希望,想着他看到那封信会不会来看看她……
  
  凤鸣宫内,谢颜满脸怒火,疯狂的摔着东西。
  
  “娘娘,您别气坏了身子。”李嬷嬷劝道。
  
  “混蛋!这一定是楚瑞做的!我的渊儿出了事,最大的受益者就是他!和他娘一样!下贱的东西……”
  
  “娘娘,您别气了,现在还是想想办法怎么救太子殿下吧。”
  
  谢颜揉了揉太阳穴,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母后!”
  
  楚涵曦小跑着进来。
  
  十岁的年纪,脸上还带着稚嫩的婴儿肥,她身着粉色棉衣,鼻尖上带着细细的汗珠,神情紧张。
  
  “曦儿,你怎么来了?”
  
  “女儿听说了太子哥哥的事,母后打算怎么办?”
  
  谢颜阖上眼,叹:“母后能怎么办?现在谢家落败,母后拿什么救他啊……”
  
  谢涵曦抿了抿唇,“不如女儿去求求父皇吧……”
  
  谢颜摇头,“你父皇现在正在气头上,你若是去了恐怕会惹他厌烦。”
  
  “那怎么办?总不能看着太子哥哥被人欺负啊!”
  
  谢颜面露疲惫,她摆了摆手,道:“母后会想办法的,你先回去吧。”
  
  “母后……”
  
  “听话,先回去吧。”
  
  楚涵曦瘪了瘪嘴,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
  
  “秋儿,母后为何不让我去求父皇,父皇那么疼我,一定不会迁怒于我的。”楚涵曦嘟囔道。
  
  秋儿眼底滑过一抹异样的情绪,她弯下腰,笑道:“是啊,皇上那么疼爱公主,奴婢也觉得皇上不会生气的,皇后娘娘可能是太过谨慎了。”
  
  楚涵曦跺了跺脚,“走,我们去求父皇。”
  
  躲在不远处的楚依诺勾了勾唇角,这楚涵曦虽然得宠,却是个没脑子的。
  
  楚涵曦来到御书房,和往常一样直接推开门,不过这次没有看到往日里的笑颜。
  
  楚君安看到她皱了皱眉头,“曦儿,那么大了还不懂规矩吗?”
  
  她笑嘻嘻的上前,“父皇,儿臣下次一定不会擅闯了!”
  
  楚涵曦走到他身后,小手为他捏肩,“父皇,您心情不好吗?”
  
  楚君安闷闷的“嗯”了一声。
  
  不得不说楚涵曦的按摩手法很好,楚君安缓缓地阖上眼睛,闭目养神。
  
  楚涵曦观察着他的神情,轻轻开口,“父皇,儿臣觉得太子哥哥不会做出谋逆之事……”
  
  楚君安猛的睁开眼,怒颜渐显,“曦儿,这件事你不必插嘴。”
  
  “父皇,儿臣觉得您真的冤枉太子哥哥了,他平日里一直安分守己,怎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这明显就是有人诬陷太子哥哥……”
  
  “够了!”
  
  楚涵曦被他吓的颤了颤身子,“父皇……”
  
  “证据确凿,你觉得朕的判断有误?”
  
  她慌忙摇头:“儿臣没有怀疑父皇的判断,只是太子哥哥他……”
  
  “嘭!”
  
  楚君安一掌拍到桌子上,发出剧烈的响声,“出去!倘若你再为他开脱,朕连你也一并罚了!”
  
  楚涵曦小脸一白,提着裙子迅速离开。
  
  “公主,怎么了?您怎么哭了?”
  
  楚涵曦扑到秋儿怀里,哭诉:“呜~父皇他凶我!”
  
  秋儿拍了拍她的背,轻声安慰:“没事没事,皇上还在气头上呢,等他消了气您在去认错,现在先回宫吧。”
  
  她抹了抹眼泪,轻轻点头,跟着秋儿回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