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空间:农门冲喜小娘子 > 第458章 嘴硬

第458章 嘴硬


  “你不要以为我不敢动你!”
  安裕名看向江篱的眼神一下变得疯狂起来,充满病态的样子让人觉得脊背发冷。
  江篱禁不住打了个冷战,但她很快就镇定下来。
  “你想怎么样对付我?杀了我吗?”
  江篱冷笑一声,她可不觉得安裕名就真的会对自己下死手,这里可是总督府,她可是总督夫人!
  听到江篱这么问,安裕名似乎是被她逗笑了似的,开始病态的笑了起来。
  “杀你?不,我怎么舍得杀你呢!”
  安裕名哈哈大笑起来,似乎觉得江篱的话很有趣,“放心,我可没有那么傻……”
  “哦?是吗?我怎么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突然,一个沉稳的男声打断了他的话,让他浑身一震,整个人都僵硬起来,刚才那只诡异的笑声也戛然而止。
  江篱就见到赵景暄不知何时已经赶来了,手中的长剑直接抵在了安裕名的肩上。
  这时候只要安裕名稍微朝旁挪动分毫就会立刻被他斩于剑下,顷刻间化作一缕亡魂。
  江篱很清楚的看到安裕名眼中的恐惧。
  这一瞬间江篱就明白了,眼前这个男人不过是狗仗人势的孬种,看上去好像很厉害,实则贪生怕死。
  想起安太太的死,江篱就禁不住嘲讽的一笑。
  如果他的母亲泉下有知,知道自己的儿子是这样不争气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不过现在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江篱冷冷的盯着安裕名。
  “还不将你的手放开!”
  安裕名听到赵景暄这一声呵斥好像终于回过神来,缓缓将手放开。
  他一动不动的站着,显然对身后的赵景暄十分防备,就怕对方一出手就将他砍了。
  江篱也适时的退后一步,拉开跟他之间的距离。
  月华赶来,急忙扶着江篱就走到了一旁的桌案边,让江篱坐下,自己这是防备的盯着安裕名,防止他随时暴起伤人。
  不过月华的顾虑显然是很多余的,因为安裕名一下就转变了态度,瞬间变脸的样子让众人都是吃了一惊。
  “大人息怒,小的怎么敢伤了夫人呢?不过是跟夫人开开玩笑罢了,您千万不要误会。”
  他大言不惭的说着,简直可以称得上撒谎不打草稿。
  “夫人,你说是不是?”
  江篱虽然早就知道这货无耻,却也没有想到有人能无耻到这种地步,顿时就连看他一眼都觉得污了眼睛。
  江篱不接他的话茬,而是看向赵景暄。
  “阿暄,安公子刚才可是提到了齐御史的事情呢。他说自己知道一些重要的消息,正准备向你禀报,你可千万不要把重要的人证给吓坏了。”
  “万一将人吓死了,可是死无对证,到时候我们可上哪找齐御史?”
  虽然安裕名无耻,但是江篱也不是吃素的,三言两语就将安裕名跟这件事的关系挑明了。
  “安公子说是不是?”
  江篱轻笑着,她可不准备就这么放过安裕名。
  他自以为自己巧舌如簧,却是不知道旁人也并不都是傻的。
  既然他想保住小命,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要怪只能怪他太过张狂,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别人。
  难道他以为自己还是安家的大公子,是什么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的存在?
  江篱觉得这世界上最可悲的就是摆不正自己位置的人。
  这里可是府衙,里里里外外都是赵景暄的手下,如今他就算是插翅也难逃了。
  赵景暄也直接展露出对安裕名的杀意。
  他身上的气势外放,那种毫不掩饰的杀气一下就逼迫得安裕名不敢轻举妄动了。
  “安公子怎么不做声了?”
  见安裕名迟迟不肯表态,江篱只好又催促了一声。
  她看着对方,想看看安裕名还能做出什么超出他们三观的举动。
  安裕名显然也清楚自己的处境,但他却不愿轻易妥协。
  “若是我不肯呢?”
  安裕名觉得自己只要不将掌握的真相说出来,只要江篱他们还想知道事实,就必须要保住他的性命,这是打算要负隅顽抗了。
  “哦?”
  江篱见状却是轻笑一笑。
  “阿暄,既然安公子脑子不清醒,我们也不用跟他一般见识,反正我已经知道真相了。他若是不肯弃暗投明也没有关系,反正最后就是一枚弃子,他不肯帮我们最后也就是死路一条。”
  “可惜我好心好意的给他一个保命的机会,人家却是不领情呢。”
  江篱的语气淡淡的,毫不掩饰对安裕名的不屑一顾。
  说着,她就拿起了刚才撤下的床幔,对赵景暄说道:“我已经知道齐御史的下落了。”
  “不可能!”
  安裕名感觉江篱就是在诈自己,但是他听着江篱的语气这般肯定也有些摸不准了。
  “没什么不可能的,安公子尽管看着就是。”
  江篱看他还不愿说出真相,冷哼一声,她也不逼迫对方,而是示意赵景暄看看自己的发现。
  “这床幔是从齐御史的床榻上撤下的,这几处血迹已经被证实是人血。”
  江篱说着,拿着床幔开始解释血迹的形成原因,将张清庭刚才解释的说辞又照本宣科的说了一回。
  “杀手在行凶时应该就已经做好准备,行凶之后屋里也被清理过了。府里的丫鬟每日都要打扫屋子,她们这一点做得十分尽心,所以之前没有在屋里发现其他血迹也很正常。”
  对方出手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退路,现场也进行过清理,再加上一般人是不会想到屋里会发生这种可怕的事情的,所以丫鬟们在打扫的时候就会忽略掉一些细节。
  她们打扫过几次,屋里大部分的证据就都在不知不觉之中流失了。
  但是明面上的证据容易被破坏,隐蔽处的真相却是没有那么容易被人发现,自然也就不会丢失。
  那个真凶下手狠辣果决,行凶之后的处理也堪称完美,却唯独遗漏了床幔。
  “那人为了处理房中可能留下血迹的问题,应该事先就做了准备,刺杀齐御史的时候特意备了被褥等物件用来掩盖血迹,等到事成之后就带着所有物证一起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