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魔临 > 第十二章 你渴望,力量么?

第十二章 你渴望,力量么?

不想错过《魔临》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换了衣服,又将脸上的那些粘乎乎的东西洗掉后,郑凡就跟着风四娘又往回走去。
  从后面进的客栈,走到院子里时,瞎子北就已经站在那里等着了,在瞎子北身侧站着矮小的薛三,他应该是刚偷完东西回来。
  瞎子北很郑重地对郑凡道:
  “主上,那根舌头,还得请主上您去审问。”
  薛三在旁边补充道:“主上,那家伙估摸着也不是什么硬骨头,如果稍微磕牙的话,三儿我这里可有的是法子。”
  似乎是太久没有折磨人了,薛三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额……还是你去审讯吧,我等着结果就好了。”郑凡推让道。
  他确实没这方面的经验,而且今晚的事情很多,大家的时间也有限,自己就算是想学,也不急于在今天。
  得到了预料之中的回复,瞎子北依旧很恭敬地弯腰应了一声:
  “那就等属下把消息都汇总整理好之后,再向主上您汇报。”
  “嗯,好,辛苦你了。”
  “主上客气了,这是属下应该做的。”紧接着,瞎子北又看向四娘,道:“薛三拿来的文件,四娘帮忙也整理抄录一下。”
  风四娘点点头,“知道了。”
  瞎子北转身离开,身后跟着薛三。
  四娘准备去誊抄从官府那里偷来的文件,不过在去做事之前,还是很贴心地问郑凡:
  “主上,我现在吩咐云丫头给您准备洗澡水?”
  第一次见到杀人,第一次见到人肠子流淌了一地,郑凡觉得自己也确实需要好好放松放松。
  所以在听到四娘的安排后郑凡也同意了。
  等回到自己房间时,发现那大浴桶已经准备就绪了,云丫头正在从后厨那边一桶一桶地提水过来。
  见郑凡进来后,她主动过来帮郑凡脱衣服,郑凡也没拒绝,褪去衣服后进了浴桶里。
  当即,身体上的舒适也正在不断驱散着心中的疲惫。
  云丫头则拿了一块软毛刷子开始从后面给郑凡搓背,力道恰到好处。
  郑凡闭着眼,默默地享受着。
  其实,今晚发生的事情确实是他生平头一遭,但他也只是慌,却没有多么害怕。
  那个护卫死在自己面前,被阿铭硬生生地吸干了鲜血,包括那位公子哥,在问话获得了“世界观”之后也会被毁尸灭迹,但郑凡心里并没有多少叫做“负罪感”的东西。
  道德不道德,正确不正确,在这个世界里,已经没有意义了。
  先前和风四娘假扮那对主仆出去时,走在夜晚的街上,看不见路灯,自然也看不见现代社会的那种密密麻麻的摄像头。
  一种人心底的恶和自由放纵,就必不可免地开始生长出来。
  又或者,这才是我的本性吧?
  甚至觉得这种行为,这种选择,这种行事风格,才是属于自己的正确。
  云丫头已经搓完后背,准备绕到前面给擦前面。
  郑凡摆摆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等云丫头离开后,郑凡把自己更进一步地没到浴桶内,只留下鼻子以上部分保持呼吸。
  渐渐的,
  他睡着了。
  …………
  郑凡现在所在的隔壁的隔壁屋里,梁程将一口上宽下窄的棺材板给推开,将阿铭放入其中。
  阿铭的胸部被包裹着,像是一具处理完被塞入香料的木乃伊。
  等将其安置完毕后,梁程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撑着棺材边缘,开口道:
  “躺这里面,对你的恢复,有加成么?”
  阿铭摇摇头,但却很认真地回答道:“但生活需要仪式感。”
  梁程的嘴角扯了扯。
  “我一直以为,作为一头僵尸,你也应该会懂得我们的这种仪式感才对。”
  吸血鬼喜欢睡棺材,僵尸,似乎也喜欢睡棺材。
  “不,我更喜欢睡床。”
  “这真是一种背离啊,忘本。”阿铭的语气里带着一种调侃,“其实,在以前,我也很少会睡棺材里,但来到这个世界后,酿酒赚到钱了,我就花钱让人打造了这个型号的棺材。”
  “为什么?”
  “我怕,怕普通人当久了,就真的让自己以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了。”
  “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普通人了。”梁程的眼睛眯了眯。
  “呵呵,那个瞎子和四娘要不是手头上有事急着要处理,估计现在也会迫不及待地出现在我棺材边吧。”
  “大家,都憋屈得太久了。”梁程感慨道,“以前,是见不到希望,所以还可以抑制下去,现在,看见了希望,就肯定难以继续煎熬下去了。”
  “其实,我现在挺不想回答你的,因为现在回答你了,待会儿我还得给他们再说一遍。我现在是个伤号,而且是重伤号,需要休息。”
  “我可以给你再放点血,让你一直长眠下去。”
  “过分了。”
  “应该的。”
  “好吧,其实,我觉得我力量恢复了一部分的这件事,应该是和主上脱不了关系,否则无法解释之前半年时间的平寂。”
  “具体点。”
  “怎么具体?”
  “你私底下,和主上,做了什么。”
  “这话听起来,有点恶心。”
  “难道是,要做,恶心的事么?”
  “…………”阿铭。
  “继续吧。”
  “我和他聊过天。”
  “大家,都聊过。”
  “我和他很严肃地聊过。”
  “怎么讲?”
  “其实,他很废。”
  “是的。”
  “但我们不会抛弃他。”
  “是的。”
  “或许,我和你们唯一不同的是,我告诉过他,我们不会抛弃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