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魔临 > 第六百四十一章 抉择

第六百四十一章 抉择

不想错过《魔临》更新?安装零点看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说废话,是要看交情的,换言之,交情不到家,你是不会有被说废话的资格;
  
  陈阳不认为自己和平西王有那么深的交情,更何况二人之间还横亘着一个李富胜的事儿。
  
  再说,
  
  这里也不是说废话的地方。
  
  所以……
  
  陈阳抬起头,看着郑凡;
  
  一时间,
  
  心里既有那种对对方胆魄的敬佩,又有一种出于将领本能的恐慌。
  
  两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这个戎马大半辈子和郑凡一样没怎么在朝堂上站过班的宿将,也在此时失去了表情管理。
  
  他的神情,呈现出一种扭曲的姿态,语言,更是在短时间内无法组织而出。
  
  好在,
  
  平西王此时正低着头,看着脚下的地图;
  
  也好在,
  
  薛三处于震惊之中,
  
  阿铭处于震惊之中,
  
  连樊力,
  
  也惊了。
  
  没征兆啊,没铺垫啊,
  
  主上就往那儿一坐,沉思了一会儿,
  
  怎么滴就忽然想起要整这一出呢?
  
  不过,
  
  魔王们的震惊,是片刻的,是消化这个讯息时所呈现出某种自然而然的反应;
  
  随即,
  
  坐在椅子上的三爷,兴奋地抖起了三条腿;
  
  “哦豁,要和枯燥的行军绕圈圈生活说拜拜了么。”
  
  阿铭脸上浮现出了笑意,
  
  众所周知,乾国产美酒,新鲜的血液兑酒喝,此乃人生一大快事。
  
  再者,再好的酒,经过长途运输,也都会失了本来的风味,酒如美人,长途跋涉之下,也会风尘仆仆。
  
  樊力则喊道:
  
  “杀进上京,夺下那官家的鸟位给咱主上坐!”
  
  陈阳在清醒过来后,正欲开口,却被郑凡抬手打断,
  
  郑凡道:
  
  “我知道你接下来肯定要劝说我,可能你觉得会有风险,但我现在心里闷得慌,继续和乾楚联军兜圈子我很累,坐看着他们离开梁地归国我更累;
  
  自打梁国政变发生的那一刻起,整个战事的节奏全都在乾楚那边;
  
  我军出南门关南下,我尝试几次想要将节奏给重新抓回自己手里,但都没能成功,对面已经滑不溜秋了,而且思想还很统一;
  
  想要在他们战略上去发现破绽从而成功地运用起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破绽的出现,源自于贪心,而对面,已然“心满意足”不愿意“节外生枝”了,当真是“无欲则刚”。
  
  “所以,本王决定干脆跳出他们的节奏,重新开启一个属于本王自己的新节奏。”
  
  一个又一个“节奏”在陈阳脑子里翻腾,
  
  但,
  
  “王爷,末将觉得……”
  
  “你觉得是什么不重要。”
  
  “是。”
  
  陈阳不争了。
  
  “听令即可。”
  
  “末将遵命。”
  
  “来,先将上一次的行军路线给本王画出来。”
  
  “是。”
  
  “三儿。”
  
  “属下在。”
  
  “吩咐刘大虎他们准备点吃食。”
  
  “属下遵命。”
  
  陈阳坐下来,拿笔开始画路线,地图上的一些细节处有错误,这是难免的,陈阳一边画也在一边改。
  
  “记得挺清楚。”
  
  同样席地而坐的郑凡开口道。
  
  陈阳回答道:“当年老王爷曾带着末将一起走过。”
  
  郑凡点点头。
  
  陈阳又道:“后来老王爷就不带末将走了,而是专带王爷您走了。”
  
  随即,
  
  陈阳自觉失言,毕竟,怎么都觉得有股子陈醋味儿在弥漫。
  
  不过平西王本人倒是没因为这话而生气,
  
  毕竟,
  
  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
  
  这时,
  
  陈仙霸带着刘大虎以及郑蛮两个将饭食送了上来。
  
  三人放下后,目光滴溜溜地盯着脚下的地图和跪伏在那里的宜山伯,但身子,却在转向和离开。
  
  郑凡拿着一个馒头,开口道:
  
  “坐下一起看,参谋参谋。”
  
  “遵命!”
  
  “遵命!”
  
  哥仨马上极为兴奋地围绕着陈阳坐了下来。
  
  陈阳抬起头看了看这三人,他怎么说也是一伯爵,弄得和这几个亲卫坐一起,其实还是不合适的。
  
  郑凡眼睛没看向这里,而是侧着身子拿起汤碗在喝汤,开口道:
  
  “陈仙霸,阵前斩过楚国柱国首级,和你宜山伯还是本家。”
  
  陈仙霸心领神会,向宜山伯抱拳行礼:
  
  “拜见宜山伯。”
  
  陈阳对这个“本家”点点头,继续开始画图。
  
  刘大虎拿来了灯台,小心翼翼地不让油蜡滴落下去。
  
  刘大虎则负责拿自己的配身匕首削着炭笔,以供陈阳拿取。
  
  陈仙霸则聚精会神地匍匐在那里,认真地看着地图。
  
  郑凡吃喝了一阵,默默地自己点了一根烟,开口道;
  
  “仙霸,有什么不懂的就问。”
  
  “是,王爷。”
  
  陈阳将手中炭笔递出去,从刘大虎手里又接过了一支削好的新炭笔,间隙中,又忍不住看了一眼陈仙霸;
  
  感觉得出来,平西王对这个少年郎,极其看重。
  
  陈仙霸没再客气,更没有怯场,直接开口询问。
  
  让陈阳有些意外的是,这名年轻人所问的问题,都很切中要害,尤其是,对方居然对这块区域的地形,极为熟悉。
  
  “回伯爷的话,未曾。”
  
  “那你如何对这块的地形如此熟悉?”
  
  “你以前来过赵国?”陈阳问道。
  
  刘大虎开口道:“霸哥可是将赵国皇宫里关于地志的书都搬出来了呢。”
  
  坐在那里正看着手指甲的平西王听到这话,眼角余光忍不住又扫了一下陈仙霸。
  
  不声不响地,能自觉地做这么多的准备;
  
  郑凡下意识地想到了自己当年,呵,和陈仙霸比起来,自己可谓是真正的懈怠。
  
  不过,嫉妒的情绪倒是不再有了,一边想培养一边还要担心对方以后会不会威胁到自己,这种扭曲挣扎的事儿,平西王才懒得去做。
  
  “霸哥,这是要干啥呀?”
  
  郑蛮开口问道,他很努力了,但还是没看得明白。
  
  蛮族少年骑射本事一流,但每次一看到地图就头疼,属于那种现实里绝不会迷路但地图上总分不清东南西北的奇葩。
  
  陈仙霸回头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郑凡,回答道:
  
  “王爷,打算入乾国了。”
  
  “入乾国?”郑蛮努力地思考。
  
  陈阳放下了炭笔,搓了搓手,刘大虎马上起身,拿来了面盆来给伯爷洗手。
  
  随即,
  
  陈阳开口道;“当年老王爷和老镇北王一同率军借道于乾开晋,这之后,乾人在其东北边境上也修建了一些工事,同时立了几个城。”
  
  郑凡开口道;“不是因为老王爷走过了才立的,而是原本乾国对上这些小国,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再者,乾国当初和闻人家的关系,一直很好。”
  
  三家分晋,闻人家的形象在读书人眼里比另外两家要好得太多,这也可以称得上是乾国“文化输出”的一个经典案例。
  
  所以,在北方有三边防御体系可以遏制住燕军的前提下,原本乾人是没必要在这里再布置什么的,可自打晋地被燕国吞并之后,乾国朝廷就开始着手填补这个方面的漏洞。
  
  “仙霸,说说你的想法。”
  
  郑凡老神自在地继续坐在那里,一副给年轻人发言机会提拔年轻人的姿态。
  
  陈仙霸开口道;“入乾,是一招妙手,可以将这盘棋下活。”
  
  这位渔村少年的棋艺很差,但并不妨碍其喜欢拿这个打比方。
  
  陈阳看了一眼陈仙霸,开口道;“孤军深入敌境……”
  
  陈仙霸马上道:“当年又不是没这般做过。”
  
  “当年的乾国和现在的乾国,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伯爷说的是,这几年,乾国也算是一直在厉兵秣马,更是编练出了几支新军,颇有战力;
  
  但……”
  
  “但什么?”
  
  “但乾国眼下编练出的新军以及那几个真的能打仗的将领,此刻泰半不都在梁地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