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 > 第2806章 永不放弃

第2806章 永不放弃


  
      我很幸运。
  
      幸运在我成长的人生道路上,有那么多帮助过我的人,还有那么多教我怎么做人的人。
  
      她们是我的老师。
  
      而且还大多数是女人,程澄澄,柳智慧,都是我的人生导师,她们是我夜空中最亮的星,在我迷茫的时候,照耀着我前面的路,是我人生中的光。
  
      只是没想到的是,我以前一直以为自己很懂,懂很多很多。
  
      遇到了她们,我才知道,我所掌握的知识是那么的少,我这个人是多么的肤浅,我是多么的看不懂自己,我是多么的无知。
  
      面对未来,面对人生,面对生活,面对事业,面对江湖,面对争斗,要学习的还有太多太多。
  
      真希望她们能一直陪着我身边,永远不会离开我,在我迷茫的时候,可以去找她们,让她们指点我怎么走好现下的每一步。
  
      成功的人,自有她们成功的非凡之处。
  
      门被推开了,贺兰婷进来了。
  
      她看着我。
  
      我说道:“进门都不敲门。”
  
      她没说话。
  
      我也懒得和她说什么。
  
      我看看手机,还是没信号。
  
      我们现在在回去的路上,不知道要多久才到。
  
      一句进门都不敲门,也算是我的招呼了,既然已经打过了招呼,那就不用说什么了。
  
      我就看着手机,看着手机之前下载的一些小说看。
  
      她坐在了床沿边,看着我,问道:“她和你说什么了。”
  
      我说道:“忘了。”
  
      贺兰婷说道:“不说?”
  
      我说道:“忘了。”
  
      贺兰婷说道:“好,你忘了。”
  
      我说道:“是啊,记性不好。”
  
      我为什么要说。
  
      我也不可能说。
  
      贺兰婷问我道:“干嘛,生我气了。”
  
      她盯着我的眼睛。
  
      我看着她的眼睛,然后轻轻摇摇头。
  
      贺兰婷说道:“让我猜猜啊。”
  
      说着,她把头移过来,头发落在我的脸上,我的脸上有点痒,我把她头发拨开。
  
      贺兰婷说道:“她是不是看我这么对你,叫你不要追我。”
  
      有这个意思。
  
      贺兰婷果然贺兰婷,十分的聪明。
  
      我说道:“也不算吧,就是觉得,我不够上进。她叫我上进一点。”
  
      贺兰婷说道:“这没错,还有呢。”
  
      我说道:“也没叫我不追你什么的,反正就那样吧,我也记不太清楚了。我问她为什么放你走,为什么帮我和你。她只说只想早点把四联集团给拆了。”
  
      贺兰婷那得意洋洋的神情又出现在脸上:“我说了,她一开始就没想要杀我。”
  
      我淡淡说道:“哦。”
  
      贺兰婷见我这副态度,问:“你不好奇为什么。”
  
      我说道:“想说你自然自己说,也不用我问,是吧,我也懒得问。”
  
      贺兰婷皱起眉头,怀疑的看着我。
  
      她伸手握住了我的手。
  
      看我没什么反应,一会儿后,她说道:“你这样子对我,我生气了。”
  
      我说道:“然后呢。”
  
      她说道:“然后怎么也哄不好。”
  
      我说道:“好了我不哄就是了,别生气了。”
  
      她在撒娇,她撒娇的样子,挺可爱的。
  
      只是我永远不知道,她下一秒会是怎样子的态度对待我,现在是撒娇,温暖,温柔,下一秒极有可能就是变脸,冷若冰霜,如同一盆冰水,浇灌到我头上让我措手不及。
  
      我该好好的听程澄澄和柳智慧,才会在感情这条路上找到自己。
  
      只是,她对我撒娇,是在给我台阶下,我如果还对她冷若冰霜,那她可不乐意再对我摇尾巴。
  
      她对我好,我便该对她好,她对我不好,冷脸相看,那我也就远离。
  
      如此便好。
  
      我和贺兰婷相互对看着。
  
      其实在面对她的时候,我依旧心跳加速,口干舌燥,学过再多的和一个自己喜欢的美女的相处的技巧,在这一刻,万般武功皆无用,因为根本无法抑制住自己对她的喜爱的心跳。
  
      两人相互对视了大约半分钟,她起身,站起来,离开了。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同样,她估计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或许是之前的我,应该就扑过去了的,可是这一次,我没有扑过去,我没有伸手过去,握住她的手,也没有对她上下其手,占其便宜。
  
      在走出门口了之后,门关上了。
  
      随之,门又突然的被推开了。
  
      她走到了我的面前,她又走回来了。
  
      她坐下来,问我道:“你该不会是被她洗了脑吧。”
  
      我说道:“什么洗了脑?没有。你觉得我会相信那什么鬼教吗。”
  
      她说道:“你喜欢她。”
  
      有意思了,她以为我因为喜欢程澄澄,所以对她不是很爱理了。
  
      说真的,如果论地位,程澄澄绝对不输给贺兰婷。
  
      不同的是身份,一个是正道,一个是邪魔外道。
  
      相同的是两人都特别的牛叉。
  
      我说道:“我谁都不喜欢。”
  
      我再也不说那些我只喜欢贺兰婷的情话,说这些话,只让贺兰婷觉得把我自己给收服了,再也没有征服的必要。
  
      贺兰婷听这话,明显有些失落,换做是以前的我,不会这样说话的。
  
      贺兰婷失落的想要转身离去。
  
      我坐起来,揽住她的脖子,把她往我怀里塞。
  
      我坏笑着。
  
      她推开了我,有些气的转身开门出去,这次真的走了。
  
      我也懒得理了,躺下,睡觉。
  
      迷迷糊糊中,手机响了。
  
      有信号了?
  
      好多条信息飞进来。
  
      还有微信的信息。
  
      黑明珠找的多。
  
      我给黑明珠回了电话,她冷静得很,问道:“在哪。”
  
      我说道:“哎呀明珠姐,我在,海上。”
  
      黑明珠说道:“你要死啊你!你说你去哪儿,也不知道先跟我说一声?”
  
      我说道:“当时根本就忙到没空跟你打电话。出了海了,和贺兰婷出来的,程澄澄全程热情接待。到了外面,想给你打电话,竟然没信号了,然后遭遇了风暴,好吧,现在才回得来。”
  
      黑明珠说道:“还以为你们都死了呢。”
  
      我说道:“你就那么希望啊?”
  
      黑明珠说道:“是很希望的。”
  
      我说道:“我怎么舍得死呢,让你一个人守寡。”
  
      黑明珠说道:“可能吗?马上有新男朋友,带去你坟前一起祭拜你。”
  
      我说道:“你这无情的女人,唉,枉我这两天对你日思夜念,遭遇大风暴,船要翻着的时候,想的都是你,你倒好,还想我早点死,没良心的。”
  
      黑明珠说道:“这张嘴真会说呀。”
  
      我说道:“是吧,甜言蜜语好听吧。其实我知道你担心着我呢。哈哈。”
  
      黑明珠说道:“真没有。”
  
      我说道:“哦,那我也没有,我一点也不想你,我就是快死了,我心里也是想着别人。”
  
      黑明珠问:“谁。”
  
      我说道:“嘿嘿,你猜呀。”
  
      黑明珠说道:“不抱着贺兰婷说情话?”
  
      我笑着,逗我明珠姐也挺好玩的。
  
      我正要继续逗她,却见贺兰婷突然推门进来,一把拿了我手机,说道:“我有重要事情,借你电话打一打。”
  
      然后马上就出去了。
  
      我一下子下了床:“干嘛呢你!”
  
      抢我手机啊?
  
      这要干嘛呢?
  
      我急忙跟着出去了。
  
      然后出了门,站在船舱走道,却不见了她踪影。
  
      她这是去哪儿了。
  
      靠,拿着我手机去哪儿了。
  
      不见人了。
  
      我往右边找,不见人。
  
      往左边找,上甲板,到旁边的船舱去,问他们警察,他们都说没见贺兰婷。
  
      阿楠吴凯他们也没见贺兰婷。
  
      这搞什么呢。
  
      去哪儿了。
  
      故意的吧。
  
      我严重怀疑,在我打电话的时候,她贺兰婷是在门口偷偷听着的,然后估计是醋意大发,进来直接拿走我的手机,然后消失了。
  
      躲起来了。
  
      程澄澄说的没错,吸引力,竞争市场,没有了竞争力,没人喜欢你。
  
      你的一切行为,都被人掌控着,对你没有了任何新鲜感,自然吸引不到她了。
  
      不过我也真不是故意气贺兰婷,我和别的女人一样是那么甜的,因为我没有女朋友,因为我和贺兰婷不是一对的。
  
      所以,我和谁打情骂俏都是可以的。
  
      只是,即使贺兰婷是我女朋友,我也忍不住对黑明珠冷冰,我见过黑明珠失落难过的样子,这却还不是令我为她感到最难过的地方,她令我感到最难过的,便是她即使被我伤得遍体鳞伤,依旧不会停止往前的脚步,她依旧会争取,依旧坚定的朝着我的方向走来,她永远不会放弃。
  
      如果为了贺兰婷而放弃她,我可能,无法做到。
  
      既然不是在上面,也不在甲板,找了船尾也不见人,那多半是:拿着我的手机跳海了。
  
      好吧,不开玩笑。
  
      肯定是躲在船舱的那个小房间里。
  
      我到了下面找啊找,却没找到她,到底躲在哪儿了。
  
      找了有二十来分钟,然后听见我刚才所在的房间有声音。
  
      推门进去,贺兰婷躺在我的床上,盖着小棉被,拿着我的手机打着电话。
  
      我白眼看着她。
  
      她跟我躲猫猫捉迷藏呢,我出去的时候,她躲起来,我一找,她进了我的房间,这让我真的找不到她人了。
  
      拿着我的手机,和谁聊呢?
  
      她自己又不是没有手机,也不是非要我的手机来打电话,可以拿她手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