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嫡女重生之凰歌 >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大结局 下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大结局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1389章大结局(下)
  
  这两个消息一出,举国哗然,却没有任何人敢提出反对的言论,由此可见炎帝的威严。
  炎国本就是炎帝的天下,凤城河丁忧两个人走的毫无牵挂,一心一意的奔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去努力去了。
  娄曼青从皇宫里面逃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被凤城的人盯上了,他的行踪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凤城的视线,就在两个人准备分道扬镳的时候,凤城的人传来消息,娄曼青带着凰歌朝着苗羌的方向进发了。
  凤城和丁忧两个人一合计,不分开,联手去破敌,一个一个来。
  在得到娄曼青已经进入苗羌的消息,两个人悬着的心都落了下来,
  只要娄曼青的痕迹可循,那一切都是没有问题的。
  虽说早就知道了苗羌的事情和娄曼青有关,两个人在之前还是没有肯定娄曼青会去苗羌。
  因为那是娄曼青最后的根据地,娄曼青不会轻易的暴露出来。
  如今娄曼青已经堂而皇之光明正大的去了苗羌,这证明在娄曼青的心头已经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了。
  凰歌,只是他爆发的一个讫点而已。
  凤城看着手中凰歌留下来的那一枚发簪发呆,发簪的流苏部分已经被拆了下来,拼成了一张地图。
  正是靠着那一张地图,凤城找到了地宫。
  可不知道为什么,凤城一直都没有将那地图扔掉,没事的时候又拿了出来,在那边反复的揣摩。
  丁忧凑过来看了一眼,好奇道:“这张地图,你怎么还带着?你不会觉得,在这张地图之上还有什么未解之谜吧?”
  凤城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笑道:“未解之谜这样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楚呢。说不定,真的还有未解之谜。哈哈哈,不如,你也一并来参详参详?”
  凤城对着丁忧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此刻的在客栈之中,摆在他们面前的不是普通的书桌,而是八仙桌。
  凤城坐了主位,丁忧只能坐在客位,两人相对而坐,倒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姿态。
  丁忧坐下之后,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拿地图,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地图,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了起来,手如同僵硬了一样的停在了空中,不收回去,也不继续前行,就那样悬空在那边。
  凤城好笑的揶揄道:“哟,这是在做什么?”
  丁忧连带着看都没有看凤城一眼,疾声呵斥道:“闭嘴,不许吵。我在看地图。”
  凤城眉头紧皱,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丁忧那严肃的表情震慑,张了张口,最后却选择了闭嘴。
  去将茶水倒了过来,丁忧都还在那边研究地图,凤城正想要开口问他,这倒着的地图怎么看,却在将茶水放在丁忧手边的时候愣了愣。
  原来在凤城的角度看是一张地图,从丁忧的角度上看,又是另外一张地图。
  只是因为地图上的落款,让凤城等人一直都用一个固定的方向看地图,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反过来看。
  发现了这个秘密,凤城浑身一阵激灵,狠狠的打了个寒战,抬眼看了看眼神之中同样震惊的丁忧,讶声道:“这一副图,会不会是四张地图?”
  凤城话音一落,丁忧就已经将地图转了个圈儿,果然发现别有洞天。
  两个人眼睛里都流露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欢喜。
  两个人都有预感,若是解开了地图的秘密,那么,就一定能够顺利的找到凰歌和铃铛。
  这四幅地图的其中三幅都是用你这种十分隐秘的手段隐藏了起来,已经能确定第一幅地图是地宫。那另外三幅地图之中又有什么玄机呢。
  两个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睛里的兴奋之色。
  聪明的男人大抵想法都差不多,两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的取出笔墨纸砚,准备临摹那三张隐藏的地图。
  好在八仙桌足够大,才能够让两个人一人站在一边临摹。
  所幸两个人身份都是非凡,能看得懂地图,临摹这样的事情也是信手拈来。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三张地图就已经摆在了面前,和原本的那一张地图放在一起,按照顺序放好。
  “这三个地方,看起来似乎是毫无关联,可我隐约觉得,这是一个地方。只是,角度不同,侧重点不同,所以我们才看到了三幅地图。如果能知道这三幅地图的排放顺序,会不会好很多?”凤城一边说,眼神就落在了放在一旁的发簪之上。
  心不在焉的将发簪拿过来,却不小心掉在了砚台之中,凤城眉头紧皱,这可是凰歌留下来的东西。
  之前在凤凰的时候,凤城不是没有找过娄氏,希望知道发簪的真相。
  可娄氏表示,她也不知道其中的奥秘。
  可她能肯定的是,这发簪之中肯定不仅仅只有这一张地图而已。
  如今证实了娄氏的这种说法,却也让两个人陷入了更大的疑惑。
  鉴于发簪的重要性,凤城毫不犹豫的将发簪捡了起来,直接用水冲洗,然后拿了一方洁白的丝趴轻轻的擦拭。
  在转动发簪的时候,发现那一颗大珍珠上竟然出现了一个清晰的字迹。
  原本是不易被发现的,可刚才发簪落入砚池之中,白色的珍珠沾染了黑色的墨汁,字体也就显示出来了。
  凤城激动之下,直接将珍珠在砚池之中滚了一圈,然后如法炮制,果然发现了别的字。
  两个人脸上都是满满当当的惊喜,凤城率先看了看那上面的字体,脸上的惊喜之色越发浓厚了,激动的将发簪递给丁忧,道:“有了这枚发簪,一切都迎刃而解了。我保证能兵不血刃的将所有人都救出来带走。还能收服了娄曼青。”
  丁忧半信半疑的接过发簪,脸色跟着一变,不可思议的看着凤城:“这发簪,你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怎么会是上古皇族失传的信物?如此一来,你岂非就成了上古皇族的族长。药族毒族都要听你号令?”
  丁忧一边说,一边把发簪交还给了凤城,深怕一不小心就惹上了麻烦。
  看着丁忧避之如蛇蝎的样子,凤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心情无比愉悦的道:“上古皇族乃是继承了千年传统的一群人,若我手中的这枚发簪的确是他们失传已久的信物,那他们就必须听我号令。如此一来,事情就轻松多了。”
  看着凤城脸上满含期望的表情,丁忧忍不住的泼了凤城的冷水,道:“万一不是呢?”
  凤城哈哈大笑道:“若不是也无妨。按照原计划行事便是。”
  凤城并不知道,这发簪之上有一层封印,在封印解开的同时,所有的上古皇族之人都会有所感应,感应到信物临世。
  一时间,所有的上古皇族之人都放下手中的事情,出发赶往圣地。
  也就是如今的苗羌,连带着娄氏也不例外。
  发簪之上也很清楚的写了地图的顺序,只要按照上面的指示,就能很清楚的找到一条进入圣地的密道。

安卓、IOS版本请访问官网https://www.biqugeapp.co下载最新版本。如浏览器禁止访问,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


  整件事情之中,最为重要的人就是娄曼青,而他作为毒族的少主,娄曼青也必定要响应信物的号召,回归圣地之中。
  此刻的凤城并不知道这地图上的所谓圣地究竟是什么,只是本能的尊重命运的安排开始朝着圣地赶去。
  路上就听到了许多不明身份的人急速赶往圣地的消息。
  凤城以为这是娄曼青发出了召集令,才让这些人鱼贯前来。
  让凤城无法理解的是,他们这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碍的就直接到了所谓的圣地之前。
  然还没有踏入圣地,就已经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师……师傅……”凤城目瞪口呆的看着站在首位的那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再看了看一脸惊讶站在旁边的烈山王刘祎:“师兄?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刘祎苦笑上前,对着凤城行了礼,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师傅和师兄弟们都是上古皇族之人。师傅是上古皇族大长老,也是上古皇族身份最高的人。如今在这里,是为了迎接我们的新任族长。对了,你们怎么会过来。这一路之上,可有见到我们的族长?”
  娄曼青在刘祎身后一步之遥的位置,看上去似乎身份地位连带着刘祎都不如。
  看着凤城的脸色阴沉如水,不知道心里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凤城的心头有数了,微微整了整自己的衣服,看了看那些站的整整齐齐的上古皇族之人,缓缓的将怀里的信物拿了出来,高高举起。
  还不等他开口说话,所有人在看见信物的那一瞬间都跪倒在地:“参见族长,族长寿与天齐!”
  大长老身为地位最高的人,自然是不必下跪的,只哆嗦着着嘴唇,不停的摇头道:“孽缘,孽缘,孽缘啊……”
  凤城心头十分诧异的上前,恭恭敬敬的跪在大长老面前,道:“徒弟凤城,叩见师傅。”
  大长老胡须轻轻地抖动着,脸上露出一抹悲伤的表情,道:“是你解开了信物的封印,召集了上古皇族所有的后裔,也让药族和毒族之间的恩怨得以了结。你是老夫的弟子,这族长之位,你倒是也承担得起。毒族和药族的恩怨解决之后,上古皇族就能更加的蒸蒸日上了。”
  大长老的话还没有说完,娄曼青就一脸阴沉的站了出来,冷笑道:“凤城,你以为,就凭你找到了我们上古皇族的信物,你就能成为我们上古皇族的族长了吗?想要当族长,先问问我同意还是不同意。”
  大长老沉声呵斥道:“娄曼青。你们毒族之人从你父起就开始叛变,眼下竟然还要阻拦族长就位,毒族究竟是何居心,居然置先祖的吩咐于不顾,实在是可恼可恨。”
  娄曼青不卑不亢的挺直了腰杆,眼睛一眨不眨的道:“请大长老恕罪,曼青和凤城之间有些私人恩怨,曼青希望能够在主账接任仪式之前处理妥当。否则,等到族长接任仪式过后,曼青再找他了结私人恩怨,那可就是对族长不敬了。”
  娄曼青说着,无比虔诚的对着大长老弯腰抱拳:“恳请大长老,允准曼青和他之间了结私人恩怨。曼青承诺,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曼青都不会栽阻拦他出任上古皇族族长。还请大长老成全。”
  大长老的目光变得幽深无比,看了看凤城,发现他脸上的淡然之色依旧,料想他也没有把这件事情太过于放在心上,沉吟片刻,点头道:“若双方都没有异议,我自然也不会反对。”
  娄曼青的眼睛里射出两道精光,冷笑着看着凤城,脸上带着满满当当的嘲笑:“凤城,可敢一战?”
  凤城爽朗的哈哈大笑,脸上带着势在必得的笑容,衿贵而倨傲的看了看娄曼青:“我来这里的目的,你很清楚。若我赢了,我想带走我想要带走的人。”
  “没问题。”娄曼青很爽快的答应了,随即道:“若你输了,永远不能从我身边带走任何人。包括你成为族长之后,也不能以势压人。”
  “我有个条件。”凤城好整以暇的看着娄曼青,并没有准备即刻答应娄曼青的说法。
  娄曼青眉头微皱,却不得不挑了挑眉:“说!”
  “一炷香之内,你若不能结束战斗赢了我,那就算你输。”凤城口气极淡的说道,可脸上的表情却是不容许任何人反对。
  娄曼青修长的身影像是被笼罩在了黑暗之中,沉声道:“给我一个理由。”
  凤城定定的看着娄曼青,道:“我即将是上古皇族族长,自然应该有容人的雅量。你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不想伤了你。你若不答应我的条件,那这场赌约就不算数。”
  娄曼青脸色变幻了好几次,最终还是闷声闷气的道:“好,我答应你。”
  凤城脸上露出一抹极为难得的笑容,点了点头,道:“一言为定。”
  娄曼青大踏步从大长老身边朝着凤城走了过来,对着凤城拱了拱手,道:“废话不多说,手底下见真章吧!”
  娄曼青话音一落,整个人就如同离弦之箭一样对着凤城冲了过去,那种凌厉无比的气势,一时间倒是压过了凤城。
  凤城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任由娄曼青飞奔带起来的风将他的衣裳鼓荡了起来……
  就在娄曼青的手到达凤城面前的时候,凤城整个人似乎像是毫无重量一般的滑翔而开。
  明知道和娄曼青硬碰硬是两败俱伤的结局,所有凤城才在最开始就和娄曼青设定了时间限制,希望能够和平解决问题。
  凤城一味的退让,让娄曼青心头十分的烦躁。
  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比不上凤城,却没有想到凤城居然会说出那样的话,就好像是,他已经胜券在握了一样。
  娄曼青是一个很出色的年轻人,可他毕竟不擅长行军打仗,凤城一开始就站在一个相对高的高度掌控了全局,已经在娄曼青的心底种下连自己必定会赢的信念。
  无形之中,娄曼青的气势就弱了好几分。
  一连追了半柱香的功夫,娄曼青都没有碰到凤城的一片衣角。
  凤城倒是看起来越发的淡然了,而娄曼青却不能淡定了,越发的狂躁了起来。
  凤城等的就是娄曼青狂躁的时候,看准了时机准确无误的出手,手中长剑搭在了娄曼青的脖颈之上,淡淡的道:“你输了。”
  娄曼青面如土色,心如死灰的停下了手,也不顾脖颈上的长剑,转身就朝着圣地深处走去。
  丁忧闪身拦住娄曼青,沉声道:“人呢?”
  娄曼青不屑的抬头看了丁忧一眼,冷笑道:“这不是带你去?你需要这样心急火燎的?”
  就算是被嘲笑了,丁忧也丝毫不恼,倒是客客气气的对着娄曼青拱了拱手,道:“有劳。”
  娄曼青诧异的看了丁忧一眼,将丁忧记在了心里,迈动大长腿往里面走去。
  凤城跟了上去之后,大长老才带着众人跟在后面。
  凤城毕竟是要成为族长的人了,大长老等人觉得应该给凤城足够的尊重。
  一行人到达地牢,就看见里面关押着的凌霄、铃铛和昭阳还有之前在皇宫就失踪了的柳绿等人。
  昭阳在看见凤城的第一瞬间就嚎啕大哭道:“皇兄,有个疯婆娘将凰歌带走了。说什么要知道在你的心目中,是她重要还是凰歌重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继续浏览精彩内容
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
《嫡女重生之凰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