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凌天战尊 > 第706章 还是一个照面

第706章 还是一个照面

    “白昊出手,跟段凌天、紫殇刚才一样,一个照面就击败了对手……自始至终,那天地异象,根本来不及凝形。”
  
      “感觉白昊的实力跟段凌天、紫殇相当,全方位凌驾于另外三个青年才俊之上。”
  
      “不只如此,这白昊出手时,那火之意境配合元力,竟然化作了真正的火焰……他跟张守永一样,都是半只脚踏入洞虚境的存在!”
  
      “他的实力,比张守永更强。”
  
      ……
  
      囚斗场周围,议论纷纷。
  
      包括段凌天在内,大多数人都被白昊的实力给惊到了。
  
      “张大哥,白昊刚才抡起那灵枪对着你的灵器葫芦砸出的时候,是否还蕴含着另一种意境?”
  
      段凌天忍不住元力凝音询问张守永。
  
      因为白昊出手快,天地异象没来得及凝形的缘故,再加上实质化的火之意境遮挡了段凌天的视线,所以段凌天并没有现第二种意境。
  
      当然,段凌天没有现,并不代表张守永这个当事人感应不到。
  
      “不错。”
  
      张守永虽然败在了白昊的手中,却没有任何的气馁,“除了火之意境以外,他还用了棍之意境……据我猜测,他的棍之意境,最少也在二重以上!”
  
      棍之意境?
  
      二重以上?
  
      段凌天闻言,有些惊讶的看向白昊。
  
      他怎么也没想到,白昊的实力竟然这么强。
  
      “九重火之意境,二重以上的棍之意境,两者相加……已经不下于我的八重风之意境和三重雷之意境相加了。”
  
      段凌天暗道:“虽然,我另外还领悟了一重大地意境,可谁知道他的棍之意境是不是只有二重?或许是三重、四重都有可能。”
  
      毕竟,张守永只是大致估计白昊的棍之意境在二重以上,并不能肯定具体多强。
  
      白昊和张守永一战,轻而易举取胜,震惊了在场许多人。
  
      “就目前来看。六个青年才俊中,又以段凌天、紫殇和白昊的实力最强……另外三人,却是要差上一些。”
  
      “今日王朝武比的排位战,如无意外,前三之人,应该就是段凌天他们三人了。”
  
      “不管是段凌天、紫殇,还是白昊……到目前为止。出手迅,天地异象昙花一现。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实力具体如何。”
  
      “或许,只有他们三人对上,才能确认他们的具体实力。”
  
      “真是让人期待。”
  
      ……
  
      囚斗场周围,议论声此起彼伏,许多人都在期待着段凌天、紫殇和白昊三人之间的对决。
  
      “白昊。”
  
      紫殇看向那退到一旁的白昊,双眸陡然眯了起来,心里一动,“我原以为,我今日的对手应该只有段凌天一人……却没想到。这个白昊的实力也这么强,已经有资格做我的对手。”
  
      “不过,不管是段凌天,还是白昊……都注定将成为我紫殇的垫脚石!王朝武比第一,我紫殇志在必得!”
  
      不知不觉间,紫殇的眼中充满了自信,对自己实力的自信。
  
      “下一位。”
  
      很快。随着囚斗场周围的议论声平复下来,老人再次开口。
  
      与此同时,紫殇动了,第一时间抵达了囚斗场上空的中心区域。
  
      “是紫殇!”
  
      “紫殇竟然这么急着就上去了。”
  
      “也不知道,他是否会选择段凌天或白昊为他的对手……如果他选择了段凌天或白昊,这一场对决必将极为精彩!”
  
      ……
  
      气氛稍微平复下下来的囚斗场。又一次热闹起来。
  
      只可惜,紫殇却没有选择段凌天或白昊。
  
      他的目光,第一时间就锁定了目标,“夜潇,你是自己认输呢……还是让我出手将你击败?”
  
      紫殇挑战的,正是夜氏家族的大少爷夜潇。
  
      如今,夜潇正坐在夜氏家族众人所在的上等观众席上。被紫殇挑战,他飞身而出,“你若有实力,便将我击败!让我认输,却是想都别想。”
  
      夜潇言语之间,傲骨嶙峋。
  
      作为夜氏家族大少爷,夜氏家族当代青年一辈的第一强者,他有着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的骄傲和尊严,不容任何人践踏。
  
      “很好。”
  
      紫殇和夜潇对峙,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便亲手将你击败!”
  
      “哼!”
  
      夜潇冷哼一声,又一次选择先制人。
  
      只可惜,他的度快,紫殇的度更快!
  
      随着紫殇手里凭空出现一张古琴,抬手之间,两指指尖之上,元力吞吐而出,继而化作两个小小的漩涡,不断的扭曲、旋转。
  
      而在这两个小小的漩涡之中,风之意境和火之意境如影随形,火借风势,火之意境逐渐壮大。
  
      下一刻,紫殇的手闪电般落下,两指扣上了两根琴弦。
  
      “捂住耳朵!”
  
      而囚斗场周围,随着紫殇手中古琴出现,不少人忍不住惊慌的呼喊。
  
      很多修为较低的观众,慌忙伸手捂住双耳。
  
      而就在这一瞬之间,琴声响起。
  
      铮!铮!
  
      两道刺耳难听的琴音,瞬间响起。
  
      呼!呼!
  
      与此同时,两道不断旋转的漩涡指劲,自古琴上飞掠呼啸而出,宛如两根迅疾无比的离弦之箭。
  
      其中一道漩涡指劲,迎上了夜潇手中掠出的灵刀。
  
      锵!
  
      一声琴响,灵刀被漩涡指劲卷到了一旁,上面的元力黯淡了几分。
  
      而另外一道漩涡指劲,直指夜潇的所在,如影随形而至,对着夜潇刺啸而出,去势汹汹。
  
      嗡!
  
      面对来势汹汹的漩涡指劲,夜潇双眸一凝,抬手之间,掌刀劈出,重重的落在漩涡指劲上面。
  
      然而。漩涡指劲的却是轻而易举的将夜潇掌刀上的元力击溃大半,紧接着一举重创夜潇,将夜潇轰飞出去。
  
      而夜潇狼狈飞出的同时,连吐几口淤血,脸色惨白至极。
  
      而他那飞出去的四品灵刀,失去了元力的提供,彻底黯淡了下来。坠落而下,勉强被缓过气来的夜潇收回手中。
  
      “紫殇。”
  
      夜潇看向远处早就收琴而立的白衣青年。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忌惮。
  
      大汉王朝皇室,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号人物?
  
      过去,他竟一无所知。
  
      “又是一个照面击败对手!这个紫殇的实力太霸道了!”
  
      “那天地异象,还是没能完全凝形,看不出这个紫殇出手时能引动天地之力凝成多少头远古角龙虚影。”
  
      “我怀疑这个紫殇全力出手,极可能过了三十头远古角龙之力!”
  
      “有这个可能。”
  
      ……
  
      眼看紫殇一个照面击败夜潇,囚斗场中毫无意外的掀起一片哗然。
  
      紫殇的实力,又一次让他们震撼。
  
      随着紫殇和夜潇退到一旁,排位战继续。
  
      “下一位。”
  
      老人话音刚落。就有一道身影迅疾掠出,转眼抵达囚斗场上空中心区域。
  
      “段凌天!”
  
      顿时,主动上场的紫衣青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该选择谁呢……”
  
      段凌天是第一次主动上场挑选对手,他的目光在除夜潇以外的另外四人身上一一掠过,仔细的打量着四人。
  
      很快,段凌天现。
  
      除了紫殇、白昊和张守永一脸平静。那二皇子白赫的脸色却是有些难看,目光扑朔迷离。
  
      看到这一幕,段凌天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目光锁定了白赫,“二皇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似乎说过要教训我?现在。我就给你这个机会,如何?”
  
      段凌天话音刚落,囚斗场中一片死寂。
  
      一道道古怪的目光,毫无意外的落在白赫身上,都觉得段凌天实在是太坏了。
  
      以他能一个照面就能击败夜潇的实力,挑战明显逊色于夜潇一筹的白赫,还说出这么一番暗讽的话。
  
      这不是欺负人吗?
  
      “你……”
  
      听到段凌天的话。白赫的脸色一变,想到自己一开始挑衅段凌天的行径,一时间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当他察觉到周围掠来的一道道古怪目光时,他再也按耐不住,飞身而出,和段凌天对峙而立,冷笑道:“段凌天,你真以为我白赫怕了你不成?”
  
      “我可没有这样以为。”
  
      段凌天摇了摇头,淡淡一笑,“那么……二皇子,请出手吧。”
  
      段凌天的随意,让白赫的脸色再次一变,“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此刻的白赫,就好像是被踩了尾巴的野兽,气急败坏,整个人飞掠而出,手中灵剑凭空出现。
  
      而就在白赫手中灵剑中元力肆虐,剑之意境如期而至的刹那。
  
      段凌天动了。
  
      风卷残云!
  
      段凌天的度之快,落在白赫的眼里,只看到一道迅疾掠过的残影,直接从他身边掠过,抵达了他的身后。
  
      当他反应过来,瞬间转过身去,准备再次出手时。
  
      “段凌天胜!”
  
      老人的声音,清晰的传入白赫的耳中。
  
      白赫闻声,脸色大变,想到段凌天之前击败夜潇时的情景,慌忙伸手往喉咙上一抹,结果染了一手的血。
  
      瞬间,白赫脸色惨白至极,有些失魂落魄。
  
      他知道,他败了,败得彻彻底底。
  
      甚至连段凌天是何时出剑的都没能反应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