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凌天战尊 > 第772章 东郭家族

第772章 东郭家族

    “你!!”
  
      蓝衣青年脸色一变,旋即嗤笑道:“小子,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敢这么狂……就你一个毛头小子,也敢在老子面前叫板?”
  
      啪!
  
      清脆的耳光声,瞬间响起,蓝衣青年的脸上多出了一个赤红色的巴掌印。
  
      “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正是段凌天离座而起,给了他一巴掌,紧接着又坐了回去。
  
      蓝衣青年只觉得眼前一闪,就挨了一巴掌,根本没能反应过来。
  
      “你……你……”
  
      蓝衣青年被气得双眼赤红,然而,他虽然怒到极致,却是根本不敢动手。
  
      他不是蠢人,就对方刚才那一下所展现出来的度,就远不是他能比的。
  
      而站在一旁,原本对张守永虎视眈眈的瘦削青年,目光落在段凌天身上的时候,也充满了忌惮,“阁下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却不知,阁下是否也是来参与十朝会武的?”
  
      面对瘦削青年的询问,段凌天却是懒得理他,自顾自叫来小二点菜。
  
      一时间,瘦削青年脸色忽青忽白,最终还是没有作。
  
      对方刚才展现出来的度,让他隐隐察觉到了对方的可怕修为,他没有任何把握能击败对方。
  
      深吸一口气,瘦削青年转身离去。
  
      而那个蓝衣青年,眼看自己的靠山都走了,连忙转身跟了上去,深怕段凌天和张守永会找他算账。
  
      “凌天兄弟,你的修为……”
  
      两个大楚王朝的青年男子离去以后,张守永看向段凌天,一脸呆滞。
  
      刚才,段凌天出手的度,就算是他,都没能完全看清楚。
  
      “洞虚境二重。”
  
      段凌天微微一笑说道。
  
      洞虚境二重?
  
      瞬间,张守永呆若木鸡。
  
      只有凤天舞。早就知道段凌天突破到洞虚境二重的事,并不惊讶。
  
      “虽然,我早有心理准备,你迟早能在修为上将我甩在后面……可我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你就一举从入虚境九重突破到了洞虚境二重!”
  
      张守永回过神来后,忍不住一叹。段凌天的一身武道天赋,让他源自心底感到一阵无力。
  
      虽然。他在大汉王朝当代青年一辈中,算得上是武道天才。
  
      可在段凌天的面前,他的那点天赋,却是什么都算不上。
  
      三人吃过饭后,一致达成共识,在这大漠古城中随便转转,然后再回苍狼堡。
  
      “早就听说域外不流通金银,没想到是真的……这一顿饭,就花费了一枚下品元石。太黑了!”
  
      走出酒楼的时候,张守永感叹道。
  
      段凌天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要是让这位张大哥到云霄大6中心区域一些繁华城市最好的酒楼去吃上一顿饭,他或许会骂娘。
  
      那些地方,就算再普通的饭菜,都要花费几枚中品元石。
  
      好一点的饭菜,更是需要花费上品元石!
  
      离开酒楼后。三人开始在这大漠古城的大道上漫步,只觉得这里的空气跟大汉王朝的有所不同。
  
      “这里的天地元气,似乎更加浓郁了?”
  
      过了一阵,张守永忍不住低呼一声,就好像现了什么新大6一般。
  
      “确实。”
  
      凤天舞闻言,感受着空气间的天地元气。点了点头。
  
      段凌天没有说话,因为他早就现了。
  
      而且,融合了轮回武帝记忆的他,对于这一点,并不觉得惊讶。
  
      云霄大6中,越是靠近中心区域,天地元气就越是浓郁。
  
      在云霄大6中心区域。任何一个地方,其天地元气浓郁程度,都不下于大汉王朝中的一般灵穴所在之地。
  
      这一切,都是因为云霄大6中心区域极其丰盛的元石矿脉。
  
      在那里,甚至有不少的上品元石矿脉,掌握在云霄大6中一些顶尖势力手中。
  
      那些元石矿脉,会散出极其浓郁的天地元气,汇聚在一起,也令得云霄大6中心区域空气间的天地元气变得极其充裕。
  
      “嘶!!”
  
      张守永深吸一口气,随手将腰间的酒葫芦拿起,往嘴里灌了几口,旋即才吐了口气,一脸的愉悦。
  
      “张大哥还真是酒不离手。”
  
      凤天舞笑道。
  
      “驾!!”
  
      突然,段凌天只听得身后传来一声清冷的厉喝,紧接着,急促的马蹄声席卷而来。
  
      段凌天三人忍不住转过头望去。
  
      只见一匹汗血宝马正在大道上狂奔,所过之处,尘土飞扬,路人纷纷避让,唯恐会被撞到。
  
      汗血宝马之上,坐着一个青年男子,青年男子约莫二十五岁左右,一身镶金白袍随风而动,手中马鞭掠动,宛如一条灵蛇在舞动。
  
      “滚开!”
  
      突然,青年男子冷喝一声。
  
      却是有一个带着孩子的妇人来不及避让,依然停在大道的中间,望着飞奔而来的汗血宝马,一脸的惊慌失措。
  
      嗖!
  
      马鞭破空,狠狠的抽在妇人的身上,崩开妇人的粗布衣服,令得她皮开肉绽。
  
      妇人惨叫一声,直接被抽飞出去,重重的摔在路边。
  
      而她的孩子,站在大道的中间,正用天真的眼神望着那飞驰而来的汗血宝马,全然没有意识到危机的来临。
  
      “小心!”
  
      一道火红色闪电掠过,却是段凌天身边的凤天舞出手了,在汗血宝马飞驰而来之前,提前将孩子带到了路边。
  
      “律!!”
  
      而就在这时,那纵马飞驰的青年男子,瞬间让汗血宝马停下,抬头看向凤天舞。
  
      “律!”
  
      “律!”
  
      ……
  
      与此同时,又是几匹汗血宝马跟在青年男子身后站定,明显是他的随从,这也说明青年男子的背景不简单。
  
      在这大漠古城的势力,就算再弱也弱不到哪里去。
  
      而且,青年男子既然敢在大街上纵马行凶,其后面的势力显然不简单。否则,他岂敢如此高调?
  
      “多管闲事的女人!”
  
      青年男子看到凤天舞那绝世的姿色后,眼中流露出贪婪的淫邪之色,继而冷喝道:“将她带回去,本少爷要好好教教她规矩!”
  
      言语之间,就要强抢民女。
  
      而他身后的几个随从,似乎早就习以为常。纵马上前,就想去抓凤天舞。
  
      风卷残云!
  
      段凌天动了。刹那间,追上青年男子的几个随从,一抬手,可怕的力道横扫而出,直接将他们掀得人仰马翻,哇哇惨叫。
  
      “小子,你竟敢多管闲事,找死!”
  
      青年男子眼见有人插手坏他好事,顿时大怒。纵马上前,手中马鞭宛如化作一道闪电,狠狠的抽向段凌天。
  
      “我看是你找死!”
  
      这个时候,将孩子送到受伤的妇人身边的凤天舞,身形一动,宛如化作一团火焰,奔行而出。
  
      下一刻。人已经到了段凌天的身前,随意抬手,将青年男子抽出来的马鞭抓住。
  
      “贱女人,找死!”
  
      青年男子目光一冷,手中马鞭一抖,就想将马鞭从凤天舞手里取回来。
  
      只可惜。不管他如何用力,被凤天舞抓在手里的半截马鞭,还是纹丝不动。
  
      “纵马行凶,强抢民女……你这样的纨绔子弟,罪该万死!”
  
      凤天舞秋眸中泛着冷意,手一抖,马鞭一颤。瞬间飞出,狠狠的轰在青年男子的胸膛上,将青年男子震飞落马。
  
      “啊!!”
  
      青年男子惨叫一声,狼狈落地,半响才爬起来,仇恨的盯着凤天舞,怒喝道:“你们几个,将这个贱女人杀死!她若不死,便是你们死。”
  
      顿时,刚才被段凌天掀翻在地的几个随从,纷纷不要命一般冲向凤天舞。
  
      只可惜,他们的结果都一样。
  
      在洞虚境一重的凤天舞面前,他们虽然都有着入虚境的不俗实力,却都被凤天舞轻而易举的拦下、击飞。
  
      轰!轰!轰!
  
      ……
  
      片刻功夫,青年男子的几个随从,横七竖八的躺在青年男子的周围,使得青年男子被气得脸色铁青。
  
      “一群没用的废物!”
  
      青年男子骂了几个随从一声,旋即又看向凤天舞,眼中泛着冷光,“贱女人,你竟敢对我动手……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当街行凶,强抢民女,你就该死!”
  
      凤天舞怒喝一声,作势又要出手。
  
      顿时,青年男子被吓得脸色铁青,弃马飞身而逃,连几个随从也不管了,片刻就到了远处。
  
      “你们等着……你们等着!!”
  
      青年男子奔到远处,不忘威胁着段凌天和凤天舞,声音远远的飘荡而来,充斥着极致的冷厉。
  
      “我杀了他!”
  
      眼见青年男子跑了还不忘威胁他们,凤天舞顿时大怒,身形一动,就准备去追。
  
      “天舞。”
  
      段凌天叫住了凤天舞,摇了摇头,“穷寇莫追!他要是真敢再来,我第一个出手宰了他。”
  
      “敢在大漠古城中胡来,那家伙背后的势力怕是不简单。”
  
      张守永来到段凌天两人的身边,猜测道。
  
      “三位,你们还是赶紧离开吧……那人可是我们大漠古城东郭家族的大少爷,也是东郭家族家主最疼爱的孙儿!你们教训了他,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过了一阵,有好心的路人忍不住劝道。
  
      “是啊,三位快走吧!”
  
      不少路人都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