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凌天战尊 > 第849章 暴怒的沈岸

第849章 暴怒的沈岸

    “好。 ”
  
      对于沈东的豪爽和坦荡,段凌天颇有好感,直接应承了下来。
  
      “叶家主,这边的事,还请你代我转告小萱……另外,我回头可能还要在叶家叨扰上一段时日。”
  
      段凌天看向叶廷,微笑说道:“这一次,叶家主你……应该不会再让我滚出叶家了吧?”
  
      听到段凌天的话,周围的一群人纷纷石化。
  
      叶家家主,叶廷,曾经让段凌天滚出叶家?
  
      “这个叶廷,疯了不成?”
  
      “就是!这样的客人,打破灯笼都找不到,他竟然还让人滚出叶家?”
  
      ……
  
      顿时,不少人一脸古怪的看向叶廷。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叶家家主叶廷曾经那样对待段凌天,也幸好段凌天不计前嫌,否则,叶家现在还能存在?
  
      “不会!当然不会!”
  
      叶廷慌忙苦笑摇头,如果早知道段凌天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就算再给他一百个胆子,他当时也不敢那样对段凌天。
  
      现在回想起来,他还是忍不住一阵后怕。
  
      要不是他女儿和段凌天交情匪浅,他怕是在劫难逃。
  
      “凌天兄弟,你要是不嫌弃的话,以后就住在我们沈家,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如何?”
  
      听说段凌天还要在流云镇待上一段时间,沈东目光一亮,主动出邀请。
  
      听沈东出邀请,叶廷脸色一沉,但他却不敢说什么。
  
      段凌天的去向,不是他能定的。
  
      如果段凌天真想要待在沈家,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现在,他只希望段凌天能看在她那女儿的面子上,再回到叶家住上一段时间,那样的话,叶家在流云镇的地位必将水涨船高。
  
      作为一家之主,他考虑的事情很多。
  
      “多谢沈家主好意。只是。叶家千金却是我的好友,我已经答应过她,只要我不离开流云镇的话,都会住在叶家。”
  
      段凌天对沈东说道。
  
      “那就太可惜了……”
  
      沈东叹了口气,随即招呼一声,“凌天兄弟,请。”
  
      眼看段凌天和沈东一起俯冲而落。进入了沈家府邸,走在沈家众人中的沈岸脸色更加阴郁。
  
      “段凌天……段凌天……有种你就一直待在流云镇!等我大哥回来。看我不让大哥的师尊教训你!”
  
      沈岸面容冷漠,眼中厉光闪烁,嘴角也泛起了阴冷的笑容。
  
      叶廷松了口气,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
  
      “叶家主,恭喜了!从今往后,你们叶家可就跟以前不同了。”
  
      不少人贺喜道。
  
      “叶家主,上次不好意思,那批货我们那边是真的急用……这样,过段时间我们再赶出一批货。半价给你们叶家如何?”
  
      又有人面带谄媚笑容,对叶廷说道。
  
      “胡老板,半价的话,你们商会岂不是要吃大亏?那批货的成本都不止半价了吧?”
  
      叶廷大惊的看着说话之人。
  
      “嘿嘿……叶家主,我也就明人不说暗话了,那批货我送你都没关系!不过,你要引荐我认识认识那位小兄弟。”
  
      后者嘿嘿一笑说道。
  
      ……
  
      沈家府邸。大殿之中。
  
      段凌天坐在位上,下坐着沈家家主沈东,三长老沈雷。
  
      “凌天兄弟,敢问你来自何方?”
  
      沈东好奇问道。
  
      “沈家主,我不是跟你说过,我的来历就算说了。你也不会知道吗?”
  
      段凌天摇了摇头,旋即又道:“不过,既然你真想知道,我便告诉你也没什么……我来自大汉王朝。”
  
      大汉王朝?
  
      沈东和沈雷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迷茫,明显都没听说过那么一个地方。
  
      沈东尴尬一笑,随即又问:“那凌天兄弟你是否能告诉你。你和叶家是什么关系?”
  
      对于今日段凌天帮着叶家上门闹事,沈东心里还是有些过不去,这哪冒出来的小怪物,为什么偏偏要帮叶家呢?
  
      “我欠叶家小姐一个人情。”
  
      段凌天的回答很干脆,随即又加上了一句,“这个人情,一辈子都还不完!”
  
      本来听段凌天说欠叶家小姐一个人情,沈东还松了口气,觉得段凌天刚才那么一闹,已经还了叶家小姐的人情。
  
      可段凌天后面的一句,却让沈东不由苦笑,“那叶家小姐,还真是好福气!竟让凌天兄弟你欠下她这么大的人情。”
  
      “福气倒不见得。”
  
      段凌天摇了摇头,温和一笑,“她很善良……如果没有她的话,我现在很可能已经死了。”
  
      段凌天的话,让沈东和沈雷都是大惊失色。
  
      听段凌天这话的意思,那叶家小姐竟然救过他的命?
  
      难怪他会说这辈子都还不完!
  
      原来是救命之恩!
  
      “凌天兄弟,敢问那叶家小姐如何救了你?”
  
      沈雷好奇问道。
  
      沈东一同看向段凌天,他明显也很好奇,那叶家小姐他知道,是一个连窥虚境都还没步入的女娃娃。
  
      按理说,那点实力,根本不可能帮上段凌天,跟别说是救段凌天。
  
      “我前段时间,修炼的时候,一时元力走岔,走火入魔……后来,我昏死在流云镇外,是她将我接回叶家。”
  
      “我沉睡了整整十八天后,才在今日醒来。要不是她,我或许已经被那些野兽、凶兽,乃至妖兽给吃掉了。”
  
      段凌天提起叶萱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暖暖的,那个善良的小姑娘,他现在完全是将其当亲妹妹看待。
  
      其实,今天醒来以后,他还一阵后怕。
  
      幸好他遇到的是这么一个善良的少女,如果换作另外一个心怀不轨的人,为了他手上的纳戒,怕是都会将他杀了。
  
      他手上的纳戒,是经过他本人滴血认主的,除非他本人主动解除认主。又或许是他本人死了。
  
      否则,别人没办法让纳戒二次认主。
  
      正因如此,他源自心底感激那个善良的少女,叶萱。
  
      沈东和沈雷对视苦笑。
  
      他们万万没想到,事情的来龙去脉竟会是如此。
  
      他们自问,如果他们遇到昏迷过去的段凌天,在不认识段凌天的情况下。怕是都会取下段凌天的纳戒,并将段凌天杀死。
  
      毕竟。那是白来的一笔横财。
  
      “叶家小姐还真是善良……我家的那个小畜生,确实是配不上他。”
  
      沈东叹道。
  
      听沈东提起他的那个纨绔儿子,段凌天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微沉,“沈家主,我敬佩你的为人;但你在教儿子方面,我却是不敢苟同……我听说,你那个儿子,在流云镇中几乎是无恶不作!更有不少的良家女子。因他而自杀、自残?”
  
      说到后来,段凌天身上散出浓郁的杀气。
  
      他自问不是什么圣人,更没想过去普度众生什么的,但那个沈家纨绔子弟的作为,还是触犯了他的底线。
  
      “凌天兄弟,你说得对,是我教子无方。”
  
      沈东苦笑。他儿子干的那些事,他自然是一清二楚,也曾经多次教育,为此不知道打断了多少藤条。
  
      可他儿子一直不知悔改,他后来渐渐的也懒得管了。
  
      要不然,他还能怎么样?
  
      亲手干掉自己的儿子?
  
      “沈家主。看到你的面子上,以前的事我不管……但从今往后,若是让我听到你那个儿子再干类似天怒人怨的事,就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段凌天说完,豁然站起,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什么心情继续待在沈家。
  
      “沈家主。沈三长老,告辞!”
  
      段凌天跟沈东、沈雷打了一声招呼,随即直接离去。
  
      沈东和沈雷反应过来的时候,段凌天已经离开了沈家大殿,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哈哈哈哈……”
  
      谁知,段凌天离开后,沈东却是笑了起来。
  
      “家主,你这……”
  
      沈雷傻眼了,这人家都说要干掉你儿子了,你还笑得出来?
  
      “从今往后,我看那个小畜生还敢胡来!”
  
      沈东喃喃自语一声,直接离开了沈家大殿,去找他的那个小儿子去了。
  
      他那小儿子,这些年来,之所以那么大胆,无非就是仗着他们沈家的势,沈家在流云镇是第一家族,根本没人敢招惹沈家。
  
      现在,有一个不惧沈家的人,威胁他的儿子,这让他看到了希望。
  
      他管不了的儿子,这次终于有人可以治了。
  
      闯进沈岸住的大院,对着刚回来,屁股还没坐热的沈岸劈头盖脑一顿骂,并且将段凌天的话转告以后。
  
      没等沈岸回过神来,沈东神清气爽的离开了。
  
      “段凌天!!”
  
      沈岸脸色难看无比,抬手就将院中仅有的一张石桌拍碎,咬牙切齿道:“你不只坏了我和叶萱的好事,竟然还敢管我!!”
  
      “我一定要让你死!一定!!”
  
      沈岸眼中充斥着阴冷的寒芒,咬牙切齿恨恨的说道。
  
      叶家府邸。
  
      “段少爷,家主和长老们等候多时了……里面请。”
  
      段凌天刚到大门口,就被一个叶家子弟毕恭毕敬的迎了进去。
  
      “谢谢段少爷。”
  
      刚进门,段凌天就听到了一阵整齐的震耳欲聋的声音,抬头看去,现叶廷竟然带着一群人齐齐向他鞠躬道谢。
  
      叶萱赫然在列,此刻的叶萱,紧锁的眉头彻底舒展开来,恢复了活泼的天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