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凌天战尊 > 第1446章 东方长老

第1446章 东方长老

    “东方长老?!”
  
      听到段凌天的话,周围的一群外门弟子顿时大惊。
  
      在他们外门区域,似乎只有一个东方长老吧?
  
      而且,那一位,还是他们月耀宗外门的大长老,统管着整个外门!
  
      在月耀宗,东方长老的地位,甚至于比一些内门长老还要高。
  
      “嗤!”
  
      邓威嗤笑一声,“段凌天,我看你是在痴人说梦吧?你是什么东西,就你,也能让东方长老为你见证、担保?”
  
      与此同时,周围一群外门弟子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也是充满了质疑。
  
      他们都不太相信段凌天的话。
  
      东方长老,虽说是外门大长老,平时也在外门区域……但他在外门,却一直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
  
      甚至于,有不少五年前进入月耀宗的外门弟子,见都没见过东方长老。
  
      而现在,段凌天这个刚进宗门不过两个月的外门弟子,竟然说能让东方长老见证、担保他立下的赌局?
  
      一时间,几乎没有人相信。
  
      “看来大家还是有所怀疑……既然如此,明天的这个时候,我再到演武场上设立赌局。在那之前,我会请东方长老作出声明。”
  
      面对周围一群外门弟子的质疑,段凌天并不觉得意外,“至于先前在我这里下了赌注之人,如若明天还是想要取回赌注,可以拿着你们手里的字据来换取。”
  
      说完,段凌天便转身离开了,只剩下一群面面相觑的外门弟子,以及面露讽笑的邓威。
  
      “让东方长老见证、担保赌局?这个段凌天,简直是吹牛不打草稿!”
  
      邓威脸上讽笑连连。
  
      原以为段凌天离开,他设立的赌局可以继续进行……可邓威很快就发现,一群外门弟子,再也没有心思到他这里下注。
  
      “你们觉得段凌天师兄真的能让东方长老见证、担保他的赌局吗?”
  
      “我觉得不大可能。”
  
      “我也觉得不大可能……不过,听段凌天师兄的语气,却又似乎很是自信。”
  
      “难不成东方长老暗地里收了段凌天师兄为徒?”
  
      “还真有这个可能!东方长老虽然神龙见首不见尾,但作为外门的大长老,对于最近外门发生的事,他肯定是知道的……段凌天师兄的天赋,已经足以让东方长老动心。”
  
      “我觉得不可能!”
  
      “为什么?”
  
      “你们也不想想……如果段凌天师兄真的是东方长老的弟子,东方长老会让他接下冯帆师兄发出的生死决战帖?”
  
      “有道理。”
  
      ……
  
      议论纷纷中,一群外门弟子相继散去,谁也没心思再去找封维下注。
  
      “我现在有些期待明天了。”
  
      “是啊。明天,就能知道结果了。”
  
      “如果段凌天师兄真的能请东方长老为他的赌局担保,那我就算是豁出去,也在所不惜!到时,我要将我所有的功勋点,都押在冯帆师兄的身上。”
  
      ……
  
      外门弟子离开以后,嘴上也是没有停过。
  
      没多久,整个外门区域,都知道了段凌天立下的赌局,以及段凌天说要让东方长老为他的赌局担保的事。
  
      大多数人都觉得段凌天在故弄玄虚。
  
      “我倒是希望他说的是真的……如果真有东方长老为他担保,我少不了也要押一把!”
  
      “我也是。那段凌天,根本没有胜算。”
  
      “他这是在想在临死之前给我们散财吗?”
  
      ……
  
      在外门闹腾的时候,作为当事人的‘段凌天’,却是来到了外门区域的一处偏僻之地,几乎没有人来的偏僻之地。
  
      当然,之时几乎没有人来,是因为这一带是外门区域的禁地。
  
      片刻,段凌天来到了一座独立而广阔的府邸之前,喃喃低语,“好像就是这里。”
  
      缓了口气,段凌天向着前方的府邸而去。
  
      府邸大门敞开,看不到一丝人烟。
  
      然而,就在段凌天靠近府邸大门的时候,却有两道高大的身影,犹如两尊铁塔一般挡在了他的身前。
  
      “小家伙,你不知道这里是外门区域的禁地?”
  
      “你一个外门弟子,竟敢罔顾外门规矩,闯入禁地……你该当何罪?”
  
      两个铁塔一般的大汉,你一句我一句对着段凌天喝问道。
  
      “我要见东方长老。”
  
      面对气势凌人的两个大汉,段凌天脸色不变,淡淡说道。
  
      “哼!东方长老,又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两个大汉站前一步,身上气势如虹,仿佛想要以此压迫段凌天。
  
      然而,他们注定要失望了。
  
      面对他们的气势,段凌天立在那里,面色不变,纹丝不动。
  
      “还请两位代为通传,就说外门弟子‘段凌天’,有事求见东方长老。”
  
      在两个大汉惊讶的目光下,段凌天拱手说道,不卑不亢。
  
      “你就是段凌天?”
  
      两个大汉闻言,都是一惊,随即便开始上下打量着段凌天,“除了长得俊俏点,也看不出什么不用……你真的刚进外门,就击败了外门排名前一百之人?”
  
      “进入宗门一个月后,又击败外门排名第四十七之人……有点意思。”
  
      两个大汉,明显也听说过段凌天。
  
      “段凌天,如果你来,是为了让东方长老帮你撤销那生死决战帖,你怕是要白来了。”
  
      知道眼前的紫衣青年是段凌天以后,两个大汉的态度倒也好了许多,其中一个大汉摇了摇头说道。
  
      以段凌天的天赋,只要能成长起来,以后绝对是月耀宗中的翘楚,就算在百年之后,成为月耀宗‘顶梁柱’一般的人物,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他们倒也不敢怠慢。
  
      “那生死决战帖,你可以自己拒绝……怎么,觉得自己拒绝丢脸,所以想要来找东方长老,让东方长老对冯帆施压,让冯帆自行撤销生死决战帖?”
  
      另一个大汉淡淡说道。
  
      撤销生死决战帖?
  
      听到两个大汉的话,段凌天愣住了。
  
      这两个家伙,不会还不知道他已经接下冯帆发出的生死决战帖的事吧?
  
      而事实上,段凌天还真的猜对了。
  
      虽然,他今天一早就接下了冯帆发出的生死决战帖,事情更是传遍了外门区域……然而,这个角落,却还没有传到。
  
      “我想……两位应该是误会了。”
  
      段凌天说道:“我今天一早出关,便接下了冯帆发出的生死决战帖!三天后,我将和冯帆在演武场上一决生死!两位若是有兴趣,到时不妨去看看。”
  
      不得不说,段凌天的话吓到了两个大汉。
  
      “接下了?”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段凌天竟然接下了冯帆发出的生死决战帖。
  
      要知道,在此之前,他们几乎百分百断定段凌天会拒绝。
  
      因为他们知道冯帆的‘底细’。
  
      然而,现实却好像跟他们开了一个玩笑。
  
      “两位,还请代为通传。”
  
      段凌天又道。
  
      现在,两个大汉再也不敢对段凌天有丝毫小觑。
  
      不管段凌天接下冯帆发出的生死决战帖的作为,是真有信心,还是因为别的什么,这勇气,都足以让人肃然起敬。
  
      “你稍等。”
  
      其中一个大汉说了一声,便走进了府邸。
  
      “段凌天,你竟然接下了冯帆的生死决战帖……你知道冯帆是什么人吗?”
  
      留下来的那个大汉,忍不住问道。
  
      他甚至以为段凌天是因为不知道冯帆的底细,才会一时头脑发热,接下冯帆发出的生死决战帖。
  
      “和我一样的外门弟子。”
  
      段凌天很干脆的回道。
  
      “你可知道他和一般的外门弟子不同?”
  
      大汉的嘴角狠狠抽搐了一下,听段凌天说这话的语气,还真有可能不知道冯帆的底细。
  
      “外门排名第五的外门弟子。”
  
      段凌天又道。
  
      在大汉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的时候,段凌天又补充说道:“嗯,他在那什么《地榜》,好像排名第九十九。”
  
      “你知道他是《地榜》强者,还敢接他的生死决战帖?”
  
      大汉瞪眼。
  
      眼看段凌天一脸随意,大汉苦笑问道:“你知道《地榜》代表着什么吗?”
  
      “代表着九宗联盟脱凡境的巅峰……《地榜》强者,实力排名前列的,能击败入圣境初期武修、道修,一身实力直追入圣境中期武修、道修。”
  
      “至于实力排名靠后的,一样能和入圣境初期武修、道修战成平手。”
  
      段凌天好像背课文一般的说道。
  
      “你知道你还敢接下《地榜》强者发出的生死决战帖?”
  
      段凌天的回答,出乎大汉的意料,但他心里也更加纳闷了,这个段凌天真的不怕死吗?
  
      “难道他有信心胜过冯帆?”
  
      大汉心里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但转眼又被他压下。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这段凌天,或许天赋不错,但他进月耀宗才两个月,而且一身修为十之**还没到‘脱凡境大圆满’。”
  
      大汉心里暗道。
  
      眼看段凌天静静的立在那里等待,不骄不躁,大汉的心里不由微微一惊。
  
      眼前的年轻人,有着超乎这个年纪的稳重。
  
      这一点,出乎他的意料。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来找东方长老……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东方长老未必会见你。”
  
      大汉说道。
  
      “不见我,是他的损失。”
  
      段凌天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