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凌天战尊 > 第2051章 黑甲军统领之死

第2051章 黑甲军统领之死

    只是,当三道身影靠近以后,李安却又是发现:
  
      其中两道身影的主人,是被最后一道身影的主人带着飞掠而行的,一身修为步入了‘天圣境’之人,也只有后者一人。
  
      而且,此人的一身修为还不只是‘天圣境初期’,而是‘天圣境中期’!
  
      顿时,李安的目光落在此人的身上,却发现对方眉宇之间,和易容前的段凌天的‘真容’有着六、七分相似。
  
      之所以知道易容前的段凌天的‘真容’,也是因为他在询问看守者的过程中,从看守者手里搞到了一幅画像。
  
      而那幅画像上面的人,正是易容前的段凌天!
  
      “青云府府主,段如风!”
  
      一瞬之间,李安便猜到了此人的身份:
  
      青云府的府主,也是段凌天的父亲,段如风!
  
      片刻,段如风已经带着一个年迈的老人和一个身穿黑色铠甲的壮硕中年汉子,出现在一群黑甲军卫士的前面,将一群黑甲军卫士护在身后。
  
      “府主大人!”
  
      “府主大人!”
  
      ……
  
      眼见段如风现身,一群黑甲军卫士在百夫长‘童仲’的率领下,也是恭敬向段如风行礼。
  
      而那些过去没有见过段如风的黑甲军卫士,如今更是一脸的激动。
  
      能在有生之年见到他们青云府的府主,他们虽死无憾!
  
      在每一个黑甲军卫士的心里,他们青云府的府主‘段如风’便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是他们的‘信仰’。
  
      在他们内心深处的重要性,甚至超过了他们自己的身家性命!
  
      看到段如风,他们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个个挺直腰杆,身上散发出一股浩瀚的气势,汇聚在一起,气势如虹,直冲天际。
  
      这一幕,看得李安和李安身后的一行人也是不由暗自倒吸一口冷气。
  
      这些身穿黑色铠甲的卫士,虽说实力都非常弱,但他们现在联合在一起的气势,却又是已经不下于‘天圣境强者’所能散发出来的气势。
  
      “荣老!”
  
      “荣老!”
  
      ……
  
      “统领大人!”
  
      “统领大人!”
  
      ……
  
      在恭声尊呼他们青云府的府主‘段如风’以后,一群黑甲军卫士跟着看向段如风身边的老人和壮硕中年汉子,接着恭声招呼。
  
      段如风身边的老人,赫然是‘荣渊’。
  
      至于身穿黑色铠甲的壮硕中年汉子,正是青云府黑甲军的现任统领,也是一位‘地圣境’层次的存在。
  
      当然,‘地圣境’的存在放在道武圣地下域算是一方强者。
  
      但,在李安一行人面前,却又是什么都算不上!
  
      且不说为首的李安,便是跟在李安身后的一行人,最弱的也都是‘圣仙第一变’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只需要一根手指,便能碾死‘地圣境巅峰’的存在,更别说是一般的地圣境武修!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杀我青云府之人?”
  
      段如风身上衣袍随风动荡,坚毅而俊逸的一张脸上,也是浮现出勃然怒意,他目光冰冷的盯着眼前一行人中为首的‘李安’,沉声问道。
  
      因为他是刚来,所以也是并不知道李安等人的‘来历’。
  
      不过,这一刻,段如风却是真的怒了!
  
      自他成为青云府府主以来,纵观道武圣地下域,谁敢到‘青云府’放肆?
  
      而今日,却有人杀进青云府,并且杀死了上百黑甲军卫士……
  
      如此作为,无异于在打他这个青云府府主的脸!
  
      “你就是‘段如风’?青云府府主?”
  
      李安并没有回应段凌天的询问,而是反之淡淡问道,言语之间,也是蕴含着居高临下的语气,就好像是一个上位者在对下位者说话。
  
      “放肆!”
  
      而几乎在李安话音刚落的时候,段如风身边的黑甲军统领,那个壮硕中年汉子,猛然跨前两步,怒视李安,冷喝道:“我们青云府府主大的‘名讳’,又岂是你这个老家伙能直呼的?”
  
      段如风,不只是一群黑甲军卫士的‘信仰’,同样也是这位黑甲军统领的‘信仰’!
  
      当年,若非段如风出手相救,他早已死了。
  
      为了段如风,哪怕让他抛头颅、洒热血,他也丝毫不惧!
  
      现在,眼见有人对他最尊敬的府主大人如此,他又怎么能忍?
  
      “统领大人!”
  
      而几乎在黑甲军统领跨前两步,对着李安一阵冷喝的时候,后面的童仲似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大变,惊慌的叫了一声。
  
      雷光电闪之间,几乎在童仲开口的刹那。
  
      嗡!
  
      只听到昙花一现的刀鸣声响起。
  
      下一刻,众目睽睽之下,黑甲军统领的脑袋离开了身体,水柱般的鲜血从断开的脖子上喷涌而出,刺眼而夺目,洒落长空,犹如化作一朵朵红玫瑰。
  
      “哼!李安长老面前,岂容你一个区区地圣境的蝼蚁放肆!”
  
      与此同时,李安身后的一个老人冷哼一声,用非常不屑的语气说道。
  
      前一刻,正是他出手,一记掌刀斩下青云府黑甲军统领的脑袋!
  
      “老汪!”
  
      段如风第一个回过神来,脸色骤然大变,看着黑甲军统领断成两截的身体,一双眼睛都红了,身上也随之升腾起阵阵浩瀚而磅礴的魔气。
  
      啪!
  
      伴随着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却是段如风头上的发箍碎裂,一头黑色长发无风自动,随之扬起,宛如一条条蟒蛇在掠动,看起来非常诡异。
  
      这一刻的段如风,整个人被一股浩瀚的魔气笼罩。
  
      而他身上的气息,也在不停的提升……
  
      “天圣境中期……天圣境后期……天圣境巅峰?!”
  
      感受着段如风身上力量气息的变化,哪怕是李安的眉头也不由得皱了起来。
  
      因为他刚才探查到段如风的一身修为只是‘天圣境中期’。
  
      而现在,段如风的一身修为,直接跨越‘天圣境后期’,一直飙升到‘天圣境巅峰’,方才逐渐的停缓下来。
  
      虽然没有飙升到‘圣仙境’,却还是吓了李安一跳。
  
      “这个段如风的儿子,那个‘段凌天’,懂得隐匿一身修为的手段……”
  
      突然之间,李安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一时也是不再惊讶,只以为段如风是一开始隐匿了一身修为,现在才展现一身真正的修为。
  
      他却是做梦也没有想到:
  
      段如风的一身修为,正是刚刚才提升的!
  
      前一刻,段如风的一身修为确实只是‘天圣境中期’。
  
      “汪统领!”
  
      继段如风之后,荣渊也跟着回过神来,当看到黑甲军统领被断成两截的身体,双眼一时也是红了。
  
      “统领大人!”
  
      “统领大人!”
  
      ……
  
      与此同时,包括‘童仲’在内的一众黑甲军卫士,也是跟着悲呼出声。
  
      紧跟着,他们的目光离开黑甲军统领断成两截的尸体,落在李安等人的身上,仇恨的怒火在他们眼中酝酿、燃烧,一发不可收拾!
  
      如果他们眼中的怒火可以杀人,李安一行人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你们……是道武圣地‘上域’的人?”
  
      与此同时,浑身上下魔气肆虐的段如风,目光冷漠的看着李安,语气森冷,犹如字九幽之下的地狱中传出,让人听了都只觉得毛骨悚然。
  
      立在段如风旁边的荣渊,这是也是不由得下意识打了一个寒战。
  
      此时此刻,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身边这位府主大人的滔天怒火!
  
      “不错!”
  
      面对段如风冷漠的目光,李安丝毫不惧,冷然一笑,“段如风,告诉你也无妨……我,名‘李安’,乃是道武圣地上域三大教派之一‘拜火教’的银焰长老。”
  
      拜火教!
  
      银焰长老!
  
      而听到李安的话,段如风的双眼顿时也是不由得眯成一条缝,寒光一闪而过。
  
      拜火教,那个囚禁了他的儿媳和孙女的教派!
  
      眼前之人,是那个教派的长老?
  
      唰!
  
      一旁的荣渊脸色骤然大变,他也是万万没有想到:
  
      眼前一行人中的为首之人,会是道武圣地上域三大教派之一‘拜火教’的长老!
  
      不用于段如风和李安,一群黑甲军卫士,却又是大多数都没听说过‘拜火教’的存在,所以也是比较平静。
  
      当然,也有少数黑甲军卫士听说过‘拜火教’。
  
      这些黑甲军卫士,大多是十夫长,还有包括‘童仲’在内的几个百夫长。
  
      听到李安的话,他们的瞳孔一时也是不由得缩了起来,面露忌惮之色。
  
      眼前这个自称‘李安’的老人,竟然是拜火教的长老?
  
      不过,得知李安的身份以后,他们虽然忌惮李安,却也没有退缩的意思,反而将腰杆挺得更直,随时准备为他们的府主大人,为青云府奉献他们的一切……
  
      包括最珍贵的‘生命’!
  
      “至于我此番前来的目的……便是将你这个段凌天的父亲,还有段凌天的所有亲朋好友,带去‘上域’!我要利用你们引蛇出洞,将段凌天从拜火教中引出来!”
  
      与此同时,李安的话音也是再次响起:
  
      “所以……要怪,就怪你的那个好儿子吧!是他,给你的‘青云府’带来了灾难,是他毁了青云府,毁了你们所有人!”
  
      李安一番话下来,语气也是愈发的冰冷,犹如自冰窟中传出,令得周围的空气间的温度仿佛都下降了好几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