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凌天战尊 > 第2187章 想逃?

第2187章 想逃?

    “天外飞仙!”
  
      就在段凌天体内经由神通‘小吞噬术’提升到极致的太阳圣元注入千纹圣剑的刹那,他的身形却又是一晃,施展出了他所掌握的那一门久违的剑法类攻击神通。』
  
      要知道,哪怕和拜火教三大护法之一的‘红云护法’交手,段凌天也不曾施展出这一门神通!
  
      由此也是可以看出:
  
      这执法堂堂主‘冷鹰’给他的压力,远胜那个‘红云护法’给他的压力,要不然他也没必要施展出这一门神通。
  
      呼!呼!呼!
  
      ……
  
      众目睽睽之下,手握千纹圣剑的段凌天,转眼又是分出了几道分身,和本尊一模一样的分身。
  
      一瞬之间,凭空出现的几个‘段凌天’,也是看得在场之人一阵懵。
  
      段凌天分身出现以后,却又没有分开,还是聚在一起。
  
      看他们的架势,也没有分开的打算。
  
      “御剑术!”
  
      而在几道分身出现的刹那,段凌天心意一动之间,又是施展出了至高剑道心法《无上心剑》第三境界‘以心御剑’赋予他的御剑手段。
  
      咻!咻!咻!
  
      ……
  
      转瞬之间,不管是段凌天本尊手里的‘千纹圣剑’,还是几道分身手里的‘千纹圣剑’,尽数呼啸而出,目标直指冷鹰手中宛如怒龙一般掠杀而来的‘千纹圣枪’!
  
      几柄千纹圣剑,飞掠而出之时,又是排成了一条线,宛如几个排列整齐的士兵。
  
      转瞬之间,第一柄‘千纹圣剑’和冷鹰手里的‘千纹圣枪’撞上。
  
      嗤!嗤!嗤!
  
      ……
  
      起初,二者的力量对轰在一起,却又是没有造成太大的轰动,只是出一阵阵力量急剧摩擦的声响,进行着第一波近乎无声无息的交锋。
  
      而下一刻。
  
      陡然之间。
  
      轰!!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凭空响起,震耳欲聋,令得在场之人的心都不由得为之一顿。
  
      轰!轰!轰!轰!轰!
  
      ……
  
      而在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开以后,一阵阵石破天惊的巨响又是跟着响起,久久未曾停歇。
  
      却是段凌天的第一柄‘千纹圣剑’和冷鹰手里的‘千纹圣枪’在进行激烈的对轰,两股浩瀚而磅礴的力量撞击在一起,爆裂开来,令得周围一带的空气都为之一滞,虚空仿佛也在这一刻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一股股滚动的气浪,随之席卷开来。
  
      阵阵狂风,也是开始肆虐四面八方。
  
      最后,终究是段凌天的第一柄‘千纹圣剑’不敌,被冷鹰手里的‘千纹圣枪’一举击溃!
  
      被击溃以后,千纹圣剑也是支离破碎,直接消散无踪。
  
      赫然只是一道‘分身’,千纹圣剑的‘分身’。
  
      天外飞仙,乃是剑法类神通,一经施展,不只段凌天本人会衍生出分身,便是手里的‘剑’也一样会衍生出分身。
  
      当然,剑的分身的威力,自然是不如剑的本体。
  
      在段凌天的千纹圣剑的第一道‘分身’消耗了冷鹰手中的千纹圣枪上蕴含的一部分力量的时候。
  
      咻!咻!
  
      又是两声剑啸声响起,却是千纹圣剑的另外两道‘分身’也跟着掠出,故技重施消耗冷鹰手中千纹圣枪上蕴含的力量。
  
      “没必要用上千纹圣剑的第四道‘分身’了。”
  
      与此同时,段凌天暗道一声。
  
      顿时,排成整齐的队列中,居于最后的那柄‘千纹圣剑’,陡然加,一举过前面的千纹圣剑,直掠冷鹰而去。
  
      这柄千纹圣剑,正是‘本体’。
  
      咻!!
  
      千纹圣剑本体一出,剑啸声昙花一现。
  
      惊鸿一现的剑光,在触及冷鹰手中千纹圣枪上面肆虐的力量的刹那,便又是令得冷鹰脸色大变,心里一阵慌乱,“怎么可能这么强?!”
  
      之所以如此,也是因为冷鹰骇然的现:
  
      如今掠杀而来的剑光,比之先前的那两道剑光,强了不只一点半点!
  
      “不好!!”
  
      转瞬之间,冷鹰又现那一道惊鸿一现的剑光,摧枯拉朽般击溃了他的千纹圣枪上面蕴含的浩瀚力量。
  
      顿时,他体内的圣元毫无保留的宣泄而出,尽数涌入手中千纹圣枪之中。
  
      然而,即便如此,也是没有太大作用。
  
      段凌天的攻势,已经完全占据了上风,顺势之力,摧枯拉朽般击溃冷鹰的逆势之力。
  
      轰!轰!轰!轰!轰!
  
      ……
  
      又是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传来,虚空仿佛都为之剧烈的颤抖起来,随时可能崩溃。
  
      段凌天的千纹圣剑,蕴含着仿佛无可匹敌的力量,将冷鹰手中千纹圣枪上的力量尽数击溃,并且‘锵’一声将千纹圣枪挑飞了出去。
  
      千纹圣枪脱手而出的刹那,冷鹰握枪的右手的虎口,也是龟裂开来,裂开一道狰狞的裂缝。
  
      鲜血四溅,刺眼夺目!
  
      “哇——”
  
      冷鹰的身体猛然一颤之时,面色忽青忽白,忍不住张嘴喷出一大口淤血。
  
      却是千纹圣枪在被挑飞之前,从枪身传入他体内的力量,震伤了他的五脏六腑,令得他受了不轻的内伤。
  
      “金乌之翅!”
  
      几乎在冷鹰吐血的刹那,段凌天的背后长出了一双仿佛燃烧着熊熊火焰的翅膀,并且将之催动,展现出非常夸张的度,转眼便到了冷鹰的身前。
  
      砰!!
  
      随着段凌天手起手落,一道凝聚的掌印,也是如山如岳般落在了冷鹰的胸口,将还没有来得及缓过气来的冷鹰轰飞了出去。
  
      顿时,冷鹰狼狈的倒飞而出,宛如离弦之箭。
  
      一路上,也是不断喷出一口口红得黑、触目惊心的淤血。
  
      呼!
  
      与此同时,段凌天抬手之间,也是将在挑飞冷鹰的千纹圣枪以后飞远的‘千纹圣剑’给收取了回来,并且收进了纳戒之中。
  
      下一刻,他一脸平静的立在虚空之中,看着飞出一段距离以后,方才勉强凌空站定的冷鹰,“冷鹰堂主……现在,你可还要阻挠我杀董元晋?”
  
      话音落下之时,不等冷鹰回应,段凌天目光骤然一冷,沉声说道:
  
      “我可先说好……这一刻起,如若你再出手,我可不会再对你手下留情!”
  
      段凌天的声音虽然不大,却又是清晰的传入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令得他们为之一阵心颤。
  
      “太可怕了!”
  
      “这个段凌天的实力,怎么可能强到这等起步?连我们执法堂突破到‘圣仙第七变’的堂主大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几年的时间里,他到底得到了什么奇遇?”
  
      “莫非……有关他杀死玄刹教四**王之一‘金狮王’的传闻,也都是真的?三剑杀死金狮王……刚才,他击溃堂主大人,似乎也用了三剑!”
  
      ……
  
      在场之人纷纷回过神来,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纷纷面露骇然和不可思议之色。
  
      窃窃私语之人,更是小心翼翼,声音非常小,似乎深怕声音稍微大点,便会激怒段凌天一般。
  
      “怎么可能?!”
  
      不远处,董元晋亲眼目睹执法堂堂主‘冷鹰’被段凌天强势击败以后,也是不由得脸色大变,目露绝望之色。
  
      他怎么也没想到:
  
      段凌天,会强大到如此地步!
  
      就连他们执法堂堂主‘冷鹰’在突破到圣仙第七变‘逆天变’以后,也不是他的对手!
  
      “段凌天。”
  
      与此同时,好不容易缓过气来的,面色苍白如纸的执法堂堂主‘冷鹰’,在听到段凌天的话以后,也是适时的看向段凌天,沉声说道:
  
      “我承认我不如你……只是,你以为凭你的这点实力,便足以在拜火教无法无天了?我们拜火教,是有‘教规’的!”
  
      “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教主大人惩罚你吗?!”
  
      说到后来,冷鹰也是抬出了拜火教教主,那位一身修为已经步入圣仙第九变‘升仙变’的存在。
  
      “想逃?”
  
      几乎在冷鹰话音刚落的时候,段凌天还没来得及回应他,便又是现那执法堂副堂主‘董元晋’想要逃走。
  
      顿时,段凌天猛然一拍还没来得及收起的一双‘金乌之翅’。
  
      嗖!!
  
      刹那之间,段凌天已是宛如化作一阵风,吹到董元晋逃跑的路上,拦在他的去路上。
  
      在董元晋被惊得顿住身形,脸色大变的同时,段凌天淡淡说道:“你不是将你们执法堂堂主视为救命稻草吗?现在觉得如何?”
  
      “另外,我说过,我会当着你们执法堂堂主‘冷鹰’的面杀……”
  
      段凌天‘你’字还没说出来,董元晋却又是已经顺势跪伏在虚空之中,身体瑟瑟抖,并且出声打断了段凌天,“段凌天,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我那不孝子已经被你杀了,你我之间本无仇恨,便这样揭过吧……如何?”
  
      “求你!求你……求你了!!”
  
      董元晋,执法堂副堂主,在面对死亡的威胁,近乎绝望之际,不只低下了他那高傲的头颅,更是跪在一个昔日他视为‘蝼蚁’的人的面前求饶。
  
      现在的他,只剩下一个念头:
  
      活下来!
  
      “丢人,执法堂的脸,都被他丢尽了!”
  
      眼见董元晋作为执法堂副堂主,竟然跪地求饶,冷鹰也是被气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