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凌天战尊 > 第3300章 独孤文之死

第3300章 独孤文之死


      现如今,出现在独孤文身后的两只庞然大物,正是那两头狞龙。
  
      当初,在玉皇天南斗疆域的天骄秘境,幻儿和两头狞龙达成邪异,带它们离开天骄秘境,它们因此提前让段凌天几人进入神之秘藏,也就是那众神位面废墟。
  
      最后,通过净世神水的牵线,却又是让两头狞龙愿意暂时追随段凌天,等到了一定时候,段凌天要还它们自有。
  
      “它们联手,全力一击的话,可以施展出堪比寻常封号仙帝全力一击的攻击……不过,这等程度的攻击,它们最多施展三次。”
  
      净世神水的话,如在耳边。
  
      也正因如此,在两头狞龙得手,将独孤文击伤以后,段凌天没有任何迟疑,整个人弹射而起,同时七巧玲珑剑也到了他的手里。
  
      咻!咻!咻!咻!咻!
  
      ……
  
      阵阵剑啸声响起,一道道七彩的剑芒,如同化作一场剑雨,呼啸而落,将缠住松柳神树神相法身的柳条的藤蔓,尽数斩断。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这藤蔓蕴含了独孤文的融合奥义,很容易就能自动痊愈,并且在第一时间继续缠住柳条。
  
      但,现在的情况,却又是一点都不正常。
  
      独孤文,受伤了。
  
      而且,是重伤!
  
      “哇”
  
      在独孤文被震得气血翻涌,喷出一大口鲜血的时候,刚回过神来,便看到段凌天将那一条条藤蔓斩断。
  
      顿时,他的脸色一沉,寒光四射的眸子盯着段凌天,厉喝出声,“小子,你阴我!”
  
      现在,他要是还反应不过来,那他也就白活那么多年了。
  
      嗖!
  
      在厉喝出声的同时,独孤文身形一晃,躲开了两头狞龙再次发动的攻势。
  
      只是,他身形刚动,松柳神树神相法身脱去束缚的柳条,却又是如影随形而至,转眼化作一个囚笼,将独孤文整个人笼罩在内。
  
      “收!”
  
      段凌天目光一冷之间,松柳神树神相法身的柳条,猛然收拢,直接将独孤文缠住,并且不断发力拉扯独孤文。
  
      最后,独孤文立在空中原地,一动不动,松柳神树的神相法身拉扯到极致,直接自己连根拔起,飞向独孤文。
  
      “动手!”
  
      净世神水的声音,几乎在同时,传入段凌天和两头狞龙的耳中,令得一人二龙的身体都下意识的微微一震。
  
      紧跟着,两头狞龙以最快的速度飞出,再次联手,全力发动攻势,可怕的力量席卷而出,直掠被困在松柳神树柳条里面的独孤文。
  
      “不”
  
      独孤文立在原地,蓄势而起,刚准备冲破松柳神树无数柳条的围困,便又是硬生生迎下来两头狞龙的全力一击。
  
      轰!!
  
      轰隆隆!!
  
      ……
  
      伴随着阵阵巨响,没来得及冲破束缚的独孤文,在重伤之际,又一次接了两头狞龙的一击,口中鲜血狂喷,一张脸都被鲜血染遍,看起来略显狰狞。
  
      “该死!”
  
      “一个小小的仙皇,竟然将我独孤文逼到这等地步……”
  
      “不可饶恕!不可饶恕!”
  
      独孤文怒了,彻底怒了。
  
      转瞬之间,独孤文整个人身形一晃,继而竟是化作了一道丝线,直接在松柳神树的柳条束缚中穿梭,轻松脱困而出。
  
      这,也是独孤文作为百色花的一百种变化之一。
  
      “终于出来了吗?”
  
      而在独孤文化作一道丝线脱困而出,以为自己顺利逃出生天的同时,独孤文却又是看到段凌天就等在外面。
  
      “小子,没有松柳神树,即便我重伤,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虚空之中,那一道丝线一晃之间,化作了一个少年,目光冰冷的盯着段凌天,同时手中帝品仙器长枪一抖,直接掠杀向段凌天。
  
      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干掉眼前的段凌天,否则,等那松柳神树的柳条扫过来,等那两头狞龙过来,以他现在的重伤之躯,几乎必死无疑!
  
      独孤文感觉自己很耻辱。
  
      堂堂封号仙帝,竟然被一个仙皇逼迫到这等境地。
  
      当然,他也知道,眼前的仙皇,不是普通仙皇,且不说他凝聚的松柳神树神相法身,便是那两头狞龙联手,便能施展出堪比封号仙帝的攻击。
  
      他的伤,也是那两头狞龙留下的。
  
      “段凌天,我倒是要看看,没了那两头狞龙,没了松柳神树神相法身作为凭借……你如何与我一战!”
  
      独孤文踏空而出,手中长枪一阵,萎靡的仙元力缠绕枪身,领悟的木系法则奥义,尽数席卷而出。
  
      木系法则的三大奥义融合的手段,首当其冲,如同化作一条条疾驰的蟒蛇,呼啸掠杀向段凌天。
  
      同时,木系法则的其他奥义,在独孤文手里,也一样信手拈来。
  
      “重伤至此,你的仙元力强度,最多也就堪比寻常仙皇……想杀我,可还不够。”
  
      面对来势汹汹的独孤文,段凌天不避不闪,嘴角泛着冷意,直接迎了上去,手中七窍玲珑剑一动,直接融入他的体内。
  
      下一刻,当七窍玲珑剑再次出现之时,却又是被他张嘴吐出,一口七彩剑芒,带着五股强大至极的力量,席卷向独孤文。
  
      “这是……”
  
      这一刻,段凌天的攻势近在眼前,独孤文可以清晰的察觉到其中蕴含的浓郁的五行法则的气息。
  
      轰!!
  
      轰隆隆!!
  
      ……
  
      然而,独孤文还没完全反应过来,段凌天的那一口七彩剑芒,已是摧枯拉朽的破灭了他的接连两波攻势。
  
      独孤文领悟的木系法则很强,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法则奥义再强,却也需要仙元力去催动,现在的独孤文,仙元力之萎靡,仙元力的威力,最多也就和段凌天的仙元力相当。
  
      这种情况下,哪怕段凌天领悟了空间法则的所有奥义到大成之境,也不可能是独孤文的对手。
  
      仙元力相当,领悟的法则奥义,独孤文完爆段凌天。
  
      这种情况下,谁强谁弱,可想而知。
  
      而独孤文,也正是这样想,所以才会在重伤的情况下,想要奋力杀死段凌天……在他看来,只要杀死段凌天,他便有机会活下来。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段凌天的实力,远非领悟了空间法则所有奥义到大成之境那么简单。
  
      “他……他竟然……竟然有五种五行神灵!”
  
      这,也是独孤文临死之前仅有的一个念头。
  
      段凌天的攻势,在摧毁独孤文的攻势的瞬间,独孤文便彻底确认,段凌天剑上除了空间力量以外,还蕴含着五行神灵的力量。
  
      而且,是五种五行神灵的力量,且那五种五行神灵的形态都不低。
  
      “呼”
  
      杀死独孤文以后,段凌天终究是长长的松了口气,“刚才,最后关头才在他面前暴露五行神灵……想来,在那雷光电闪之间,他不可能将消息传出去。”
  
      而段凌天,也确实猜对了。
  
      独孤文,临死前才发现他有五行神灵,没有将消息传出去。
  
      但,在独孤文化作那一道丝线,逃离松柳神树的柳条束缚的同时,却又是发了几道传讯给独孤武。
  
      “武哥,我可能会栽在这小子的手里……我大意了,没想到他不只拥有一件强大的蕴含器魂的神器,而且还拥有两头联手实力堪比封号仙帝的狞龙。”
  
      “我被狞龙偷袭重伤,只有杀死他,才有一线生机……如果不杀死他,我必死无疑!”
  
      “杀死他,我可能也会被狞龙杀死。”
  
      “你尽快过来。”
  
      在独孤文最后对段凌天出手之前,却又是连续给独孤武发了几道传讯。
  
      “走!”
  
      而在杀死独孤文以后,段凌天收取了他的纳戒,随后让两头狞龙回到他的体内小世界,再然后直接几个大瞬移离开了原地。
  
      虽然,他可以肯定独孤文最后不可能传讯泄露他拥有五行神灵一事。
  
      但,那个独孤武,肯定知道独孤文在这里对他出手,现在十之**在赶来的路上……他的那个老师徐朗,就算有意拖延时间,也拖延不了多长时间。
  
      所以,杀死了独孤文,他第一个念头就是逃得远远的。
  
      当然,瞬移离开的同时,段凌天没有忘记发出几道传讯给幻儿和徐朗等人,告诉他们自己平安无事。
  
      “我已经没事了……你们先回天池宫,我自己一人回去。”
  
      段凌天对幻儿几人说道。
  
      而幻儿几人,正在回天池宫的路上,收到段凌天的传讯以后,一时又是纷纷忍不住松了口气。
  
      要知道,在此之前,他们一路沉默,心情都非常沉重。
  
      现在,得知段凌天脱困,他们都只觉得压在胸口的巨石移开了,一阵神清气爽。
  
      “小师弟,你是如何脱困的?”
  
      胡湄好奇问道。
  
      “杀了他,自然就脱困了。”
  
      现在,段凌天不只是在回应胡湄,同时也在回应徐朗和温婉儿,因为他们两人也问了同样的问题。
  
      只有幻儿,没有多问。
  
      顿时,不管是胡湄,还是徐朗,乃至温婉儿,都被段凌天的话吓懵了。
  
      段凌天说,他杀了独孤文?
  
      可能吗?
  
      与此同时。
  
      那正在往独孤文和段凌天交手知道赶的独孤武,突然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猛然顿住身形,看着手中凭空出现的魂珠碎片,脸色骤然大变:
  
      “文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