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抗日之特战兵王 > 第829章 作战部署

第829章 作战部署

    秋风凌乱了,梁一笑却听明白了。
  
      梁一笑又羞又气又喜又急,嗔12道:“书崖你胡说什么呢?秋大哥他是过来找雯雯的,又不是来找我的。”
  
      这一下,秋风也反应过来,笑道:“小何团长,你还真是错怪我了,我是你的友军,不是你的敌人。”
  
      “嘎?”何书崖立刻闹了个大红脸。
  
      “松手啊。”梁一笑再次使劲一挣,何书崖的胆气已泄,便只能睁睁睁的看着梁一笑挣脱他的臂弯,弯下腰端起脸盆走了,一时间,何书崖追不是,不追更不是,整个人一下就傻在那里。
  
      宣传处的那几个女干事却越发的掩嘴轻笑起来。
  
      秋风也笑道:“小何团长,山头就剩下最后一道工事了,突破这道工事,就大获全胜了,还不赶紧上?”
  
      何书崖红着脸跟秋风点点头,然后忝着脸追进了屋里。
  
      屋里,梁一笑正在整理铺位,看到何书崖进来,一张俏脸便立刻羞红了,语气中除了三分薄怒,却有七分娇嗔:“你要死啊,当着这么多人面乱来,今后我还怎么管她们?我这个处长都要威信扫地了。”
  
      何书崖臊眉耷眼的走过来,说道:“反正事情已经出了,影响也造成了,要不然你打我一顿出出气吧。”
  
      “打你一顿有用吗?”梁一笑说,“你就气我吧。”
  
      何书崖低着着,小声说道:“等打完这一仗,我就向政治部打结婚报告。”
  
      梁一笑便呸了一声,嗔道:“谁要嫁给你了?再说你有十八了吗?你都还没有成年呢,就想着娶媳妇了,也不嫌害臊。”
  
      “谁说的?”何书崖急道,“我已经十八周岁零俩月了,虚岁都二十了!”
  
      “哟哟哟,原来我们小何团长已经成年了呢。”梁一笑的一对美目已经弯成了一对月牙儿,又轻笑说,“既然已经成年,那是可以结婚了,你说说,你相中我们宣传队哪个小姑娘了,姐姐帮你拉线。”
  
      何书崖抬起头,直视着梁一笑很光棍的说道:“我相中你了。”
  
      梁一笑没有回避何书崖的眼神,而是含情脉脉的跟何书崖对视。
  
      何书崖从梁一笑满是柔情的目光中得到了鼓励,鼓起勇气再次迫近梁一笑,再次探出臂弯搂住了梁一笑那纤细柔软的腰肢,这一次,梁一笑没有挣扎,而是顺从的依偎进了何书崖的怀抱中,还将她的螓首靠在了何书崖肩膀上。
  
      何书崖的臂弯并不算强壮,甚至还有些单薄,可是梁一笑却感到很安全,这个小青年就像是一缕阳光,让她感觉到温暖、舒心,以至于她都忽略了自己要比他大上好几岁的事实。
  
      “你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野了?”梁一笑抿了抿嘴问。
  
      何书崖一颗心怦怦的乱跳,嘴上却说:“还有更野的呢。”
  
      梁一笑闻言不由得愣了下,仰起俏脸问道:“什么更野的?”
  
      何书崖便立刻伸手捧住梁一笑的俏脸,然后低头重重吻下去。
  
      梁一笑立刻嘤咛一声,本能的闭上眼睛,何书崖明显还是初吻,动作笨拙,不过,从这一刻开始,他才真的算是从徐锐那里出师了,他不仅从徐锐那里学到了打鬼子的本事,也学到了追女人、抢媳妇的本领。
  
      (分割线)
  
      傍晚时分,肖雁月亲自押运的两百门没良心炮到达了大王村,跟随两百门没良心炮一并到达的,还有两千个十斤装的**包,这些**包的形状跟普通**包明显不一样,而是捆成了圆筒状,口径要比油桶略小。
  
      而且,这两千个十斤装的**包并不是黑火药包,而是黄色**包!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两万斤黄色**并不是大梅山兵工厂生产的,大梅山兵工厂的火药车间目前仍然还在筹备中,这两万斤黄色**一部分是库存的**,一部分是通过地下渠道从上海采购的。
  
      两百门没良心炮已经运到,所有的参战部队也已经全部到齐,徐锐便立刻召集各参战部队的主官开会。
  
      徐锐让雷响和徐野把参谋部刚刚做好的作战部署图贴到墙上,然后指着地图对十几个营团长说:“你们看地图,饭田支队的整个防御体系分为三层,最核心的防御圈是原鬼子黄泥铺据点,昨天晚上我已经带着豹子侦察过了,工事十分坚固,还有大量的明暗地堡,强攻的话难度十分之大,而且部队的伤亡也将会超乎想象。”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说道:“好在,黄泥铺据点纵深并不大,也就方圆百十来米的大小,所以我们没必要强攻,因为老子给小鬼子准备了整整两百门没良心炮,两百门没良心炮,五分钟内就可以将两千捆十斤装的黄色**扔进黄泥铺据点,绝对够鬼子喝一壶的。”
  
      徐锐对没良心炮信心十足,与会的十几个营团长却信心不足。
  
      何光明说道:“我说团长,这没良心炮能行不?油桶铁皮那么薄,万一炸膛了可怎么办?”
  
      牛大壮说道:“炸膛倒是不至于,因为没良心炮的气密性非常差,根本不会有炸膛之虑,但是我所担心的是,气密性太差,弹道就很难控制,可别把**扔在自家阵地上才好,真要是把上千个十斤装的黄色**包扔到了自家阵地上,那乐子可就大了。”
  
      徐锐便把目光转向肖雁月。
  
      肖雁月会意,立刻起身说:“这个大家不用担心,造出没良心炮之后,兵工厂的郑厂长就已经带着技术人员反复的试验过了,总共试射了一百次,没发生一次炸膛,十斤装的摸拟**包最近被送到两百米,最远达五百米,所以也不用担心会炸着自己人,不过,没良心炮也存在着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弹着点没办法精确控制。”
  
      “这个没事。”徐锐说道,“只要能把炸弹包送进鬼子据点,弹道点的偏差完全可以通过覆盖密度加以弥补!因为根据概率统计学知识,两千个**包扔进据点里,基本是平均分布的。”
  
      说到这份上,与会的十几个主官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心想,既便这个没良心炮不管用,大不了到时候再组织强攻,四大主力团外加三个直属营,就不信拿不下一个小小的黄泥铺据点。
  
      徐锐又说道:“所以黄泥铺之战,最后的总攻不是问题,问题的关键,还是外围的清扫,以及对蚌埠、淮南方向来援的鬼子的阻击!其中尤以阻击蚌埠以及淮南方向来援鬼子最为要紧。”
  
      一听到这话,刚刚还昂着头的何光明立刻低垂下了脑袋。
  
      坐在何光明对面的高楚也是侧头看向窗外,仿佛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
  
      相比打主攻,打阻击往往是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何光明和高楚都不乐意干这样的苦差事。
  
      万重山犹豫了一下,刚想要起身,何书崖却已经抢先起身,肃然说道:“团长,阻击的任务交给我们三团吧,我向你保证,只要我何书崖还有一口气在,只要我们三团还有一个人在,蚌埠、淮南方向过来的鬼子援军就别想靠近黄泥铺据点半步!”
  
      “好,那就由你们三团负责阻击。”徐锐点点头,又说道,“何书崖还有黄守信,你们俩记住了,一定不能跟小鬼子硬拼,我不仅要求你们挡住蚌埠、淮南方向来援的鬼子,还要尽可能的保存三团的有生力量。”
  
      “是!”黄守信也跟着站起身,跟何书崖一起立正敬礼。
  
      徐锐挥手示意两人落座,又说:“至于黄泥铺据点外围工事的清扫作战,由一团、二团及警备团同时负责,三个团不分主攻、辅攻,从东、西、南三个方向同时展开进攻,但有一点,推进到黄泥铺据点核心区外围后,就不许再往前攻,谁要是抗命,军法处置!”
  
      “是!”何光明、万重山和高楚同时起身,又轰然应喏。
  
      看到别的部队都有了作战任务,只有警卫营和骑兵营没有任务,秋风和铁钢立刻争了,尤其是铁钢,急忙站起身问道:“团长,我们骑兵营可是你手里的最锋利的钢刀,你怎么可以忘了我们呢?”
  
      秋风也起身说道:“团长,还有我们警卫营。”
  
      “忘不了你们俩。”徐锐嘿嘿一笑,又说道,“没见刚才我只安排了三个方向的进攻,却单单留下北面没派兵?我这是故意要给饭田支队留个缺口,逼着他们向北突围。”
  
      秋风和铁钢闻言顿时眼前一亮。
  
      徐锐嘿嘿一笑,又说:“你们警卫营还有骑兵营的任务,就是埋伏在黄泥铺据点北边的公路两侧,等小鬼子从北边突围之后,杀他们一个猝手不及,一定不要放过一个鬼子!”
  
      “团长放心!”秋风森然说道,“小鬼子跑不了!”
  
      铁钢更杀气腾腾的说:“小鬼子想逃跑,恐怕还得问问老子手中的这把马刀答应不答应。”
  
      徐锐点头说:“还有别的什么问题没有?”
  
      与会的十几个主官纷纷摇头,徐锐又说:“现在请政委讲话。”
  
      王沪生便起身说道:“我没什么多说的,就只跟大伙说一句,我会让大王村的民兵队和妇救会准备好热腾腾的猪肉白菜炖粉条,只等你们打完鬼子回来,就他娘的给老子敞开了可劲的造。”
  
      众人闻言顿时哄然大笑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