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2340章 再而三

第2340章 再而三

    手机阅读
  
      “因为我们是患难与共的人,王爷若一口咬定六叔之症我是奸细,那咱们当堂对质吧”夏叶子冷冷的说,周昭南故意冷声说道:“陈五的事情先放下,那个掳劫公主的红衣女子为什么会救你?”
  
      夏叶子听到这句话面色一变,心中暗道:如果是这样,幕后主使这次刺杀的就不一定是大夫人了,很可能是那位德妃娘娘,若非如此,这位睿王不会按兵不动的。冷声问:“王爷怎么知道这件事,拿到王爷派人跟着我,却故意见死不救?难道王爷知道是谁要杀我,可又不敢得罪她。”
  
      周昭南脸色一变,心中有些懊悔说这件事,也许就这一句话,就能够让夏叶子知道那背后要杀她的人是他的母妃,这会让他们的关系更加紧张,但如今已经是骑虎难下只好继续下去,如是冷声说:“不要跟我东扯西扯,本王问你那红衣女子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们姑娘也救过那位姑娘一次,就跟王爷救我们姑娘是一个原因,在这之前我们姑娘并不知道那女子是盗匪,就像不知道王爷是王爷一般。”姜红定定的说。
  
      “我在问她,你多说什么,你一个丫头老是抢主子的话,不知道规矩吗?”周昭南冷声说。
  
      “三弟,成了,你们俩都不要再闹下去了,叶子,方才他不过是逗你玩,你切莫当真了,自小他最是精怪,就喜欢捉弄小姑娘,他若真有证据,早通知官府拿人了。”夜千寻一笑道。
  
      “太子哥怎么来了?”周昭南沉声问,就见夜千寻淡淡的说:“还不是给你们闹的。”
  
      “三弟,你怎的知道那红衣女子和那伙强盗不是一路。”夜千寻冷声问。
  
      “因为我的暗卫亲眼看见那红衣女子救她……”周昭南冷声说。夏叶子苦笑道:“我不过是救了她一次,并不知道她的身份。”
  
      “你是怎么救她的,据暗卫所说那女子武功极高。”周昭南很好奇这件事。
  
      “我是在一年前救的她,那次我和姜红出去采药,就见她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还中了毒,我急忙给她解毒,尔后把她带回药王谷医治,第二天她醒来以后就不辞而别了,药王说江湖人物大多这样,要我不要再管她的去向,如是我就没有再想这件事。”夏叶子沉声说。
  
      “原来是这样,叶子你先回去休息,我和三弟再去查一下那些盗匪的来历,三弟我们走吧?”夜千寻一笑道,拉着周昭南离开,心中暗笑:如今三弟跟她有了矛盾,我正好乘虚而入。
  
      ***
  
      夏日最明媚的上午,七姑娘扶着夏逸风去给老太太请安,自从吸了那晚的白烟,夏逸风就觉的身体不适,骨头似乎都要散架了。
  
      夏逸风进了万寿阁,躬身道:“给母亲请安。”
  
      “起来吧,你是怎么了?这么没精神。”老夫人低声问,如是沉声说:“让叶子过来看看。”大丫鬟锦绣应了,便去紫薇阁请了夏叶子。
  
      夏叶子从紫薇阁匆匆赶来,因为姜红说要报仇,夏叶子知道姜红是个有恩必报,有仇也必报的女子,她本来想要阻止这件事,但是姜红说:如果不收拾他们,日后的麻烦还很多。于是夏叶子也只能默认了,等待着日后的风雨。
  
      夏逸风但见一身月牙色薄衫的夏叶子匆匆而来,云鬓上只带了几朵新摘得白莲,却显得格外的美丽。
  
      “给祖母请安,不知道祖母找我过来何事?”夏叶子低声说,就听老夫人沉声道:“你父亲近日身体不太好,我让你过来便是看看是否得了病?”
  
      “父亲身体速来健康怕是中了邪。”夏叶子低声道,这是姜红一早安排好的,这场戏不管她多不愿意演下去,她都必须演下去,因为姜红是她的人,而且夏荷知也太过分了。
  
      “什么?那可怎么办?”老夫人惊恐的说,中邪这种事她心里虽然不是很信,但心中也不禁担心。
  
      “如今只有把全部的人都叫过来,好好地查一查。”夏叶子低声说,姜红已经安插了暗流的人进入夏荷知的芙蓉阁,这已经是两个月的事情。这步暗棋夏叶子本来不想用,可是夏荷知一直一而再再而三的生事,所以夏叶子就决定让姜红教训她一次。
  
      “好,就按你的意思,把府里的姨娘姑娘们全都请出来。”老夫人低声说。
  
      夏逸风点了点头,不多时万寿阁内灯火通明,二姨娘,二姑母,四姨娘,五姨娘,七姑娘和大夫人均到了万寿阁。众人给老夫人请安以后,老夫人派身边的徐妈妈带着大丫鬟香菱,润玉,蝴蝶以及十几个丫鬟婆子去各房搜查。
  
      不久这徐妈妈神色慌张的带着一个小丫鬟赶了过来。她一进门就扑倒在地,却不敢说话。
  
      “老太太你看,是老爷的生辰八字做成的小木人,上面还有针头。”徐妈妈低声说。
  
      “从哪里搜到的?”老太太一怒站了起来,一拍桌子问道。就听徐妈妈说:“在二姑娘的闺房中。”
  
      “叶子怎么回事?”老夫人冷冰冰的问,就听夏叶子面色微沉道:“我也不知道。”
  
      “老太太,不是三姑娘做的,是二姑娘吩咐这个丫头做的。”徐妈妈冷声说:“还不老实交代。”
  
      “是二姑娘妒忌三姑娘得宠,才让奴婢分三次把小木人埋在地里,今天是最后一次,二姑娘吩咐奴婢放了以后,就诬陷三姑娘,岂知被徐妈妈逮住了,奴婢真的不是情愿这样做的,是二姑娘逼我做的。”那小丫鬟哭着说。
  
      夏荷知冷声道:“你说我诅咒爹爹,你不觉得可笑吗?是谁让你诬陷我。”这件事是她几天前吩咐人做的,不过并不是让人埋小木人到夏叶子那里诅咒她,而是让人在自己园子里埋下小木人,写上她的生辰八字,之后找机会诬陷夏叶子把她置于死地,怎么会变成父亲的,这小丫鬟她根本,估摸是夏叶子捣的鬼,父亲分明就是中了毒。
  
      本书来自